Untitled Document

非典时期:他们都在做什么

《科学时报》 2003年6月5日

  三

  李银河

  工作一点没受影响  

 李银河说也许和她的工作性质有关,非典期间她的工作一点没受影响,反倒觉得很少受打扰。因为很多的会议推迟、延期,原计划的香港之行也推迟了。而前期大量的市场调查工作又在“非典”来临之前刚好做完,所以这段时间难得清静,可以专心致志地做研究。李银河同时也很关心这次由突发的瘟疫所带来的公共卫生危机,李银河表示这次“非典”提醒了我们,国家的发展战略不应当只考虑经济,还应发展社会迎接危机时刻的准备,不注意建设环境卫生势必会拖经济的后腿。

  李强

  忙碌仅次于医生

  作为一位社会学者,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李强教授最近特别忙,他几次去中央电视台做节目,接连接受多家报纸记者的采访,还要做系里的课题研究以及完成学院的工作安排……他所在的社会学系还成立了由他领衔的“非典课题组”,一项重要的课题成果便是:《从“非典”流行看分餐制的必要性》。

  在李强看来,“祖辈沿袭下来的合餐制,是不利于健康的饮食方式,可是因文化的传承性很难改变。这场SARS灾难,有可能成为改变不良生活习俗的一个机会。”他还认为,变合餐为分餐,要旨在于“国家出台政策”,“不改,餐馆都没法活了!可是改,工作也很沉重,与之相适的一套文化乃至餐具都得改变。不过,中华民族应该抓住这次机会,甩掉陋习”。另外,李强的课题组还正在做一项《非典社会影响评估》的报告,报告结果将于近期出台。

  于光远

  住院时写下另类作品

  从4月1日星期二下午,到4月21日星期一上午。于光远因绒毛管腺瘤在医院一共住了20天,从住院开始,他便把在住院动手术到手术后出院这段经历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了下来,写成了一本《手术前后·住院日记》,副标题“我的一本另类作品”。

  因为“非典”在北京猖獗,术后于老身体比较虚弱,所以一直没有出门没有会客,每天的工作量也比手术前大大减少,身体也就在渐渐恢复中。于老说他活了快90岁第一次遇见这么大的瘟疫,全世界都在与它斗争,虽然“非典”对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但我们每个人都要积极参加防“非典”。

  于老还告诉记者,最近有好多位他的朋友去世了。他想写追思文章。今年1月走得最早的朋友是秦川。秦川是1月得的脑溢血,1月30日去世。他走了之后又有郑惠,他去世的时间是2月23日。4月21日于老出院之后,知道马成德在4月3日去世,心里很难过。只算2003年这3个多月,就有六位朋友去世。追悼文章写不过来。因此于老在自己网站的“于光远近况”栏目上,先发了一个消息,打算再一个一个地写。(采写/本报记者李增慧)

2003年06月06日 13:36:1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