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清华园里访单红(配图)

解放军报 2003年03月31日

  ■本报记者 柴华  

  初春的傍晚,在清华大学的校园里会看到一个慢悠悠骑着自行车的身影。沿着校园里的那条小河,她不时的四处看看,目光落在发着嫩芽的大树上,泛着青绿的草地上,还有身旁那些充满活力的大学生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她脸上那丝转瞬即逝的满足感。

  她也是清华大学的一名学生,今年读大二。

  她叫单红,36岁,步枪射击世界冠军。

  ……

  记者在清华大学射击馆里见到了正在训练的单红。虽然在清华求学,训练却不能耽误,今年还要争取明年奥运会的入场券,所以单红每天是上午上课,下午训练。

  “高中时我参加学校的射击队,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射击,高中毕业时就面临着是继续训练还是考大学的抉择。后来虽然被广州军区特招为步枪射击运动员,也拿了几个世界冠军,但没有能够继续求学,总觉得有一丝遗憾。2000年随国家队参加清华大学射击馆的奠基仪式,当时觉得这所大学的环境、氛围特别好,看到那些骑着自行车、满脸憧憬的大学生,心里真的很羡慕。”

  正巧那时清华大学要成立射击队,经过军区的批准,一年后34岁的单红就成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工商管理专业的一名新生,并在九运会结束后正式开始了她 “迟来”的大学生活。

  上午要上四个小时的课,下午有时会训练到晚上7点,周末还要到国家射击中心去训练,单红的大学生活显得格外忙碌。“但我喜欢现在的这种生活,这是我很久以来最好的一段生活状态,让我觉得心里很安静,很踏实。以前虽然专门训练,但不可能所有的时间自己都能定下心来练习,总感觉有些时间被浪费掉了。现在好了,学习和训练互相调剂,我过得很充实。而且通过正规的学习,可以开阔自己的思路,改变一些思维方式,对训练也会很有帮助。”

  空闲的时候,单红喜欢骑着自行车在校园里到处转一转。清华校园比较大,为了上课方便,单红来到清华后才学会了骑自行车。“看到身边那些热情可爱的同学,看到这么美的校园,而我就生活在这里,是其中的一员,我就会突然有种满足感,那是在射击场上感受不到的。”有时在海报栏里看到要举办一些讲座、论坛,单红也会抽出时间去听一听。“听他们讲讲自己的成功经验,自己会受到启发,也可以了解许多以前没接触过的东西。”

  “那其他学生有没有注意到你世界冠军的身份?”

  “没有吧。也许是我没把自己射击方面的成绩看得很高,就算以后拿到奥运冠军也没什么了不起。我觉得清华的学生都很优秀,很有思想和头脑,和他们一起上课,就会觉得他们考虑问题的思路很清晰,自己还是和他们有差距。而且现在是在学校,看重的应该是学业。”

  清华校园里的单红,每天都是宿舍、教室、射击馆三点一线,没办法像其他学生一样拥有更多的课余生活。“我觉得现在时间很宝贵,有时想着出去玩一下,就觉得浪费了时光。自己的年龄也大了,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我就是想抓紧时间多学点东西。射击我也想一直练下去,觉得自己还能打得更好。所以现在,射击和学习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

  采访结束,记者想问单红要一张她在清华校园的生活照。“到现在还没空去照过相,我就想着留到毕业时穿着学位服照一张。”“学校宣传处有没有?”“ 好像也没有。也没做过什么宣传,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

2003年03月31日 09:23:1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