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在红旗下成长

2001-07-27 光明日报

本报记者刘敬智采访整理 素描作者:霍然

  马颂德,上海人,自动化领域专家,196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飞行器控制专业。1978年考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学习,1979年公派法国留学,1983年5月取得法国第六大学博士学位,1986年又获得法国国家博士学位。同年返回祖国,主持国家模试识别实验室,任实验室主任、研究员。1996年11月任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所长。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2000年任科技部副部长。

  我出生在上海,虽然解放时我还很小,但由于父母兄长们的影响,对半殖民地色彩非常浓厚的旧上海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国民党腐败透顶,外国租界到处都是,而且立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污辱中国人的招牌。是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才使我们扬眉吐气,在世界上挺直腰杆做人了,这在所有上海人的心中都是刻骨铭心的。所以,上学以后,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听党的话,读好书,将来建设好我们的国家。

  1963年,我考进了清华大学,心里十分高兴,也非常感谢党的培养。但大学3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课停了,打起了派仗。我没卷进派性斗争里去,当时心里很惘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坚信这是暂时的。学校不能读书,我就经常一清早从清华步行到北京图书馆去看书。后来,也去过农村、工厂,到了当时引进很多日本设备的燕山石化,我的所学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四人帮”被打倒了,我们这一代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候,受益匪浅。不久,恢复了考研,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当时小平同志说,要更大胆一些,把一些优秀的研究生派到国外去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所以,我在研究生院没上几天课,就又被派到法国去学习了。

  我上的是法国第六大学,法国的大学易进难出,淘汰率很高,我作为国家公派的第一批留学生压力很大。去之前,对法语一点不懂,先是上了一期速成培训班,而后就是自己努力自学。在法国的头一年很困难,但是通过刻苦的努力终于闯过去了,第一年的考试全部过关。考试后的第二天,我就累得胃出血,住了两个月的医院。当时,我们这些留法学生的吃苦努力精神,在国际上都是很有名的。因为我们知道,祖国需要我们。

  1983年5月,我通过了论文答辩,获得了法国巴黎第六大学的博士学位。获博士学位后,我作为访问学者在美国马里兰大学计算机视觉实验室工作了9个月,之后,又回到法国,攻读法国国家博士学位。我们这些学子在外留学时始终惦念着祖国。那是一年的春天,有人从国内带回来一盘春节联欢晚会的录像带,当张明敏唱“我的中国心”这首歌的时候,留学生们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听,听得大家热泪盈眶。

  当时我们的国家比起国外还有不小的差距,然而作为一个中国人,每当听到国外对祖国落后情况的议论时就感到受不了,很希望把我们的国家赶快建设好。有一件事情在我的印象中是很深刻的。我在法国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的是中国要花一百亿法郎买法国的核电站设备,在大亚湾建核电站,但文章的作者说,中国提出了不适当的要求,要求法国也应买中国的东西。写到这里,作者发问道:法国能向中国买什么呢?这句话当时对我的刺激非常大,它甚至成了激励我奋发向上的一种动力。15年过去了,现在的法国要讨论的已经不是能买中国什么东西了,而是如何解决他们与中国的贸易逆差问题了。

  使馆的党组织非常关心对我们的培养。1985年,在留法期间,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也就是在这一年,我在欧洲的一次国际会议上获得了最佳论文奖和最佳技术奖。这时,我向大使馆表示准备学成后回国,建设我们的国家。

  1986年7月我获得了法国国家博士学位。这时我接到中科院胡启恒副院长的一封信,告诉我,国家投资1000万元,准备建设自己的模试识别实验室,希望我能回来。尽管我知道,回来后我的工资要比在法国下降100倍,但我和爱人商量之后,毫不犹豫地回到了祖国。1986年7月,我返回中科院开始主持国家模试识别实验室的工作。我当时的理想就是要向外国人说明,我们中国人自己也可以办好先进的研究实验室。10多年来,我们的模试识别实验室工作得不错,国外同行公认,中国的模试识别研究在国际上已有了相当的知名度,在世界上占有了一席之地。

  我回国后的第2年,也就是1987年初,被任命为国家863计划自动化领域的第一批专家委员会委员。不久,在北戴河受到了邓小平同志的亲切接见,受到了很大的鼓舞。4年前,我所在的中科院自动化所与法国专家在北京共同创办了中法信息、自动化与应用数学实验室。4年来,许多法国专家在北京与中国专家一起工作。为表彰我在促进中法科技合作中的贡献,我获得了以法国总统名义颁发的法国国家勋章。

  从1996年开始,我的生活又发生了重大变化,当上了自动化所的所长,从纯科学研究转为主要从事科学管理工作。2000年开始,我又当上了科技部的副部长,负责国家863计划与国际科技合作工作,从事科学管理的分量就更重了。地位变了,考虑事情的层次越高、问题越多,就越感到领导我们这样一个大的国家是多么的不容易,不仅要有广博的知识,还要有驾驭全局的能力。在党旗下一步步成长,我对在党的领导下,走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必胜的信心。

2001年08月20日 11:42:3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