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我与清华

清新俊逸清华园

季羡林

(光明日报 2001年3月23日)

  清华园,简单淳朴的三个字;但却似乎具有极大的启示性,极深 邃的内涵。谁见了会不油然从内心深处漾起一缕诗情画意呢?人们眼 前晃动的一定会是水木明瑟,花草葳蕤,宛如人间的桃源,天上的净 土。

  记得在七十一年前,在1930年夏天,我从山东到北京来投考大学。 当时我年少气盛,不知天高地厚,幼稚到可爱的程度,别的同学都报 六七个大学,我却只报了清华和北大。这是中国最顶尖的两所大学, 一直到今天,八九十年来,始终是千千万万青年学子向往的地方。当 年我的狂妄居然得逞,两所大学都录取了我。我为了梦想留洋镀金, 终于选中了清华,成了清华的学生,校友。我生平值得骄傲的事情不 多,这是其中之一。

  闲话少说,我想讲的是当年入学考试的国文作文题目。清华出的 是“梦游清华园记”。因为清华离城远,所以借了北大北河沿三院作 考场,学生基本上都没有到过清华园,仅仅凭借“清华园”这三个字, 让自己的幻想腾飞驰骋,写出了妙或不妙的文章。我的幻想能力自谓 差堪自慰,大概分数不低,最终把我送进了清华园。在这里,我还想 顺便补充几句:那一年,北大出的国文作文题是“何谓科学方法,试 分析详论之”。两校对照,差别昭然。去年,我曾根据我在清华四年, 在北大五十六年的观察与反思,写了一篇谈两校校格不同的文章,我 认为北大是深厚凝重,清华是清新俊逸。例证当然是很多的。仅仅从 上面谈到的入学考试国文题目上不也就能参透其中的消息吗?

  一走进清华园,我立刻对照我那一场人造的梦来检验梦中的清华 园和现实的清华园有多大的差距。差距当然会有的,而且会极大。在 梦中只能有一团团模糊的影像;但是,在现实中却有巍峨壮丽的校门, 古色古香的清华学堂的匾额,美轮美奂的欧洲古典式的大礼堂,绿荫 满窗的大图书馆等等,等等。在自然景观方面又有水木清华,荷塘月 色,西山紫气,三秋红叶。这一切都是在梦中决不可能见到的。但是, 梦中的水木明瑟,花草葳蕤,却是一点也不差的。这颇给了自己一点 慰藉。

  星换斗移,时移事迁,与我同寿的母校到今年整整九十岁了。这 是清华校史上的一件大事,热烈庆祝是义不容辞的。庆祝的方式多种 多样,自在意中。我认为,其中最能别开生面的一种就是清华同方集 团邀请国内外著名画家描绘清华的自然风光,新老建筑,兼及著名学 者和行政领导,并选出其中优秀作品,编纂成册,名之曰《名家绘清 华》,出版问世。这实在可以说是一件心裁别出意义深远的举措。这 样的画册,对向往清华想投考清华的青年学子来说,他们看了一定会 狂喜不已,更增强了报考的决心。他们用不着再写“梦游清华园记” 那样的文章了,他们梦想的人间仙境就历历摆在眼前。对新老校友来 说,他们毕业有先后,术业有专精,现在遍布全国、全世界,看到了 绘画,一定会唤起思古之幽情,望母校之风光,感平生于畴昔,一定 增强对母校的热爱,加深对母校的向心力。这一点是完全可以肯定的, 用不着丝毫怀疑的。看了这些绘画,我自己的感受怎样呢?在这方面, 我可以说是有独特的优势。我曾梦游过清华园,又曾在长达四年的时 间内,亲自把梦境与现实对照过。而今,在七十一年以后,又看到这 样一些优秀艺术家的绘画,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在艺术家的生花妙 笔下,清华园活脱脱地站在我眼前。艺术家的本领在于,出于自然, 而又高于自然,他们画出了清华园的形,又画出了她的神,歌德在他 的《谈话录》中曾有一个绝妙的说法,说艺术家能改变自然。眼前的 这一本画册,就是艺术家改变清华园的结集。在这里,我忍不住要引 徐葆耕教授的话,给自己脸上贴点金。他说,相当多的艺术家同我所 说的清新俊逸有近似的感觉,绘画的色彩洋溢着春天的生命气息。听 到这些话,我不禁颇有一点手舞足蹈洋洋得意了。

  文章写到这里,本来可以打住了。但是我意犹未尽,想再引申一 下,写了下去。这个关键的灵感是清华同方集团带给我的。这个集团 所从事的业务是高科技的应用和发展。用一般人的通俗的说法来表示 就是理工科,就是科技。这是目前最走俏的大潮。不少的人认为,建 设一个国家,只要有科技就行了。其实这是一种短见。建国不能没有 科技;但是只有科技也还不够全面。科技必须辅之以与之并提的人文 社会科学,在一些人的口中就是文科。二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人 类社会才能前进,人类文化才能发展。可惜的是,这一正确的观点并 不为所有人所共有。同方文化公司的领导们具有远见卓识,同意这个 观点,并且身体力行,《名家绘清华》这样的书于焉产生,这一个并 没有大肆宣扬的行动,实有极其深远的意义,定能受到全体清华人以 及整个学术界和企业界的欢迎与赞美。

  综观清华九十年的历史,走的并不是一条平坦的阳关大道。 1952年以前,清华是一所具有文、理、法、工、农的综合大学。院系 调整以后,清华成了单一的工科大学,连理科都被排挤出来。这个决 定当时是否正确,我不敢说。但是,经过了以后三四十年的实践,却 证明了它是缺乏远见的。清华大学当局于是当机立断,决定恢复人文 社会科学院系。锲而不舍,勇往直前,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成绩已灿 然可见,斐然可观,一个新的充满了活力的清华正在腾飞。最近又与 工艺美术学院合并,清华万象,更加更新。这引起了一个大科学家李 政道教授和一个大艺术家吴冠中教授联袂携手共辟新的教学和科研的 途径的做法。他们想把科学与艺术融会贯通,培养完全新型的艺术科 学家和科学艺术家。这是一条文理结合的具体的新途径,前途未可限 量。

  我在上面讲到的我对清华园的印象:清新俊逸,这不仅仅指的是 清华园的自然风光,而更重要的指的是清华精神。什么叫“清华精神” 呢?我的理解就是:永葆青春,永远充满了生命活力,永远走向上的 道路。缅怀过去九十年的历史,审视当前发展的情况和动向,我不能 不得到这样的印象。我离开清华已经六十七年了。最近半个多世纪, 我在北大工作。但是,燕园与清华园相距咫尺,弦歌之声可以相闻。 特别是最近若干年以来,清华在努力恢复人文社会科学的院系,我到 清华参加会议的机会就多了起来。作为清华的老校友,我十分关心母 校的发展,只要有可尽力之处,我一定会尽上我的绵薄。这里面难免 搀杂上了一点报恩思想:没有清华,就没有我的今天,清华园毕竟是 我的学术生涯起步之处,我虽然身不在清华,但心却从未离开那里。 我想,现在遍布五湖四海的清华校友也无不如此。清华的一切成就我 都感同身受。眼前清华蒸蒸日上的局面,我老汉看了也不禁“漫卷诗 书喜欲狂”了。我相信,清华将同像北大这样的友校一起,永葆青春, 永远充满了活力,阔步向前,巍然立于世界名校之林,为我们伟大祖 国增添无量光辉。

  2001年2月18日

2001年03月23日 14:12:0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