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摘“跳一跳才可以摘到的果子”

——记中国科学院院士温诗铸教授

●戴志新

听说温诗铸教授是个勤奋工作、学风严谨的人,看着他和学生们亲密的样子,我不禁想:这个新当选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看来还是个平易近人的人!可他的学生却出乎意料地对我说:他对我们要求很高,有两三个学生被他辞退了呢!我真想不出与学生像朋友一样交往的他是怎样严厉起来的。

温诗铸是我校50年代倡导培养全面发展“双肩挑”式学生中的代表之一,1951年考入我校。由于学习成绩优异,曾获优秀毕业生金质奖章。他担任过班长,在学生会文艺部工作过。社会工作的锻炼,使他在组织工作、分析能力等方面得到了提高。为筹建机械系起重运输机专业,学校让他提前毕业,从机械制造专业转向了起重运输机专业。由于他勤奋好学,深入调查研究,善于思考,很快就成为教研组“淌水过河”的领路人,有新任务总是让他去试点。毕业后,他一直担任机械设计教研组的行政领导职务。50年代中期,他响应党中央关于青年要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在教研组里一边探索如何提高教学质量,一边着手建立教学基地,积极开展科学研究。没有经费,没有课题,就到工厂跑来课题,利用校外的设备做试验;没有实验室,就去各个工厂搜集材料,先建模型室。

1979年他成为我校第一批派往国外的学者,在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从事摩擦学研究。1981年回国后,他率领教研组的同志,自力更生,积极争取资助,终于建起了摩擦学实验室。现在摩擦学实验室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拥有一千多万元资产、在国际上有较高影响的摩擦学研究中心和国家重点实验室。温诗铸感慨地说:这一切都得益于这个时代!国家有前途,我们个人才能发展。“文革”期间,他被当成修正主义的苗子和代理人来批,甚至因为他能阅读四种外语文献也成为了罪状之一,搞科研更是无从谈起,是改革开放给他带来了发展机遇。

1981年,他参与主持国家科委“六五”基础研究项目“摩擦学机理研究”,1984年晋升为教授和博士生导师,1985年被任命为摩擦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筹建负责人,1988年被任命为实验室主任至今,先后主持各部委“七五”攻关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八五”和“九五”重点项目中的有关课题,以及其他基金、工业部门与国际合作研究,在润滑理论与磨损控制领域作出了系统的、创造性的重大贡献,提出了分别考虑热效应、非稳态工况、润滑剂非牛顿性和表面粗糙度的弹流润滑理论,被认为是当今完备的弹流润滑理论;提出以纳米膜厚为特征的薄膜润滑状态,采用干涉光强实现纳米量级润滑膜厚动态测量,揭示了纳米润滑膜形态及其形成机理;针对现代油品呈强烈非牛顿性,提出粘塑性和粘弹性流体润滑模型,揭示了润滑膜因非牛顿性导致的屈服行为和产生润滑磨损的条件,为高速重载机械润滑失效分析和安全设计提供了依据等。

温诗铸认为,搞科学研究作出成绩并不完全取决于书本上的知识,有很多是在创造性的工作锻炼中得来的。青年人可塑性比较大,关键在于科学实践的锻炼。那些光会读书,不会思考,缺乏工作锻炼的人,在组织、分析问题能力和抓主要矛盾方面会有一些欠缺的。他选人才的标准是善于思考,有过技术实践的学生。他现在有14位博士生,在生活上和他们是朋友,但在学术上要求很高很严,一丝不苟,为的是让他们有一个更高的目标。

温诗铸在学术上有着很强的敏锐性,善于抓住超前发展趋势,从不满足现状。1991年他摒弃那些有眼前利益课题的诱惑,提出要搞具有前瞻性、开拓性的纳米摩擦学研究,当时国内反对的人很多,他经过深思熟虑,把握住了这一研究方向。10年后的今天,该研究已成为重要的主流发展方向。他们的多项研究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温诗铸教授告诉记者,老校长蒋南翔曾经说过,我们搞科学研究的就是要去摘“跳一跳才可以摘下的果子”!他认为目前摩擦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研究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创新不够,有许多课题还是跟踪研究比较多,在技术路线上没有太多的创新;二是对本学科的前沿问题分析和了解不够。一个学科的发展跟一个国家的发展是有很大关系的,尤其是与高技术科学的结合十分重要。中国的可持续发展要求我们密切关注保护资源和环境问题,这方面摩擦学研究大有可为。为了总结我国摩擦学的发展,已67岁的温诗铸筹划写一本能够代表我国水平的现代摩擦学科技书籍,并且准备在微机电系统机械设计基础研究方面开展工作。

2000年11月24日 14:56:1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