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建筑设计的唯一出路是创新

——访著名建筑学家、1949级校友 英若聪

(钟景雯)

  年届七旬的英若聪教授1949年入清华建筑系学习,1953年又继续攻读研究生,后长期在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工作,还多年担任北京市政协委员一职。这位研究和教授建筑史的著名建筑学家,对中国建筑设计如何创新的问题颇有见解,对如何理解著名建筑大师、我校建筑系的创始人梁思成的建筑思想也很有自己的见解。

  搞了几十年的建筑史,英先生自称酷爱古代建筑已成了职业病,但却不赞成现代建筑去复古,他认为“那样是违背历史规律的”。

  1993年,当时北京市的负责人提出了“夺回古都风貌”的口号。作为市政协常委的英先生却敢于“反潮流”,在《北京政协》上发表了一篇《古都风貌今难在》的文章。他说,“夺回古都风貌”这口号不通,不能,也不对。首先,把被别人抢走的东西再抢回来才叫夺回,而古都风貌应叫恢复;其次,即使恢复了,也是假古董。建筑形式从哲学上讲是由内容决定的,即由建筑的体量、结构、材料决定,这些东西变了是无法恢复的。英先生希望有人科学地证明一下此路不通,就像“永动机”一样。

  熟悉建筑史的英先生认为,应当保持的古都风貌,是指北京的精华。北京除了世界上独有的宫室坛庙和古典园林外,还有许多文物古迹,我们要万分珍惜,极为爱护。但是保护历史文物与现代化建筑是两码事,笼统地提保护甚至“夺回”古都风貌,容易引起误解。

  英先生说,一座活生生的城市不大可能保持不变的风貌。北京从一座封建皇朝的京城变成人民的现代化的首都,这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北京的新建筑已经超过老北京许多倍,它必然会使“古都风貌”发生根本的改变,这也是历史的必然。他强调,现代建筑一定要现代化,不能古代化。中国现代建筑设计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创新,而非复古。他说,用现代技术去满足传统,就像主张今天不发展小汽车,而要研制机器人去抬轿子一样荒谬。至于民族特色,他认为只要放手让建筑师去创造,不要干涉太多,中国的建筑师们一定会创造出无愧于时代的作品。而且只要是中国建筑师真正创作的作品,想让她不具有中国特色都是不可能的。

  在一些人的心目中,梁思成教授是主张复古的,但英先生说,其实并不尽然。他说,40年代梁思成先生去美国参加联合国大厦的设计工作,与一些现代建筑大师有了较多的交往,很受启发,认为现代建筑很好。颇为现代的北京大学地质馆,便是梁思成在这以后设计的。那时,英若聪正在清华建筑系学习,他回忆说,当时的课程也不仅学古典建筑,而且学抽象图案,学木工。只是到了50年代以后,受苏联的影响,中国建筑界才又提倡复古。苏联是搞古罗马式,梁思成因此想到要搞有中国特色的,因此提倡中国传统建筑。但梁思成本身并没有设计多少中国传统式样的建筑,只有民族宫的设计是在他的草图基础上完成的。

  英若聪先生还谈到,人们常把建筑与艺术相提并论,但建筑不等同于艺术,它有很多层次。对于建筑,外国与中国在概念上也不一样,在英语中,architecture是具有艺术性的建筑,building则是指一般的建筑;而中文的“建筑”则没有这种区别,就连街边简陋的小棚也被称为建筑──违章建筑。英先生认为,建筑的根本特点是它的实用性。也就是说建筑是实用的产品。一点用都没有的建筑是很少的。今后的建筑将百花齐放,当然也要有总的规划,不然城市就乱了。

  采访结束,英先生又送给我两篇他的文章。其中一篇的结尾引用了鲁迅的一段名言:“我们目下的当务之急,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是发展。苟有阻碍这前途者,无论是古是今,是人是鬼,是三坟五典,百宋千元,天球河图,金人玉佛,祖传丸散,秘制膏丹,全都踏倒他。”我想,这正是英先生评价建筑的出发点。

2000年09月01日 12:16:1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