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航】

无非铁马金戈志,总是碧海寻梦人

——访电子系签约中国舰船研究院硕士研究生姜典杰

研通社记者 龚维幂

  连续多少天来,忙着电话汇报和沟通情况,当父母终于对他的选择表示理解和接受的时候,姜典杰一下子觉得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签约中国船舶重工集团中国舰船研究院(第七研究院)的事算是定下来了。


喜欢,从了解开始

  初见姜典杰,没想到这个来自山东的男生很“江南”的样子,一头飘逸的头发四六开偏分,秀气的眼镜、斯文的谈吐更是显得十足的书生意气,依稀透出些许水乡的气息。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婉约派”的电子系硕士毕业生,已经签约中国舰船研究院,准备从事舰船通信系统总体设计方面的工作。小桥流水之与“铁板铜琵琶歌大江东去”,这种反差与反差背后的故事很快引起了笔者的兴趣。

  05年初的某一天,BBS水木清华站DEE版,有人发布了一条中国舰船研究院的招聘信息,硕士期间跟海军有过项目合作的姜典杰暗暗留心记下了这个消息,…..后来也就是这个BBS为媒的巧合带着姜典杰走进了七院的大门。

  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这次签约到跟海军相关的企业,从联系方面看是比较偶然的机会,但是平时课题组就和他们有合作项目,对海军有一些了解,而且自己对部队的发展比较认同,偶然中其实是有必然的”。看起来很沉静的姜典杰觉得自己比较适合国企的发展,一方面他是自己性格中比较稳定扎实的成分多,另一方面通过同学、朋友等渠道,对国企的情况也比较了解,心里有些底,尤其是“周围也有一些同学去航天或者船舶部门的,互相也会有影响,而且更重要的是从他们那里了解到这些部门其实最近几年发展也不错”。

  也许正像最近温家宝总理给我校范敬宜院长来信中说的,“责任心之来源在于对国家和人民深切的了解和深深的热爱”,只有了解才会有更理性更清晰的判断,只有了解才会有真正的感情,也只有了解才会有执着的选择。


别了,爱立信

  和姜典杰同实验室的高志国介绍说,他其实拿到了三个offers,两个是国企,还有一个是爱立信,对此姜典杰自己微微一笑,觉得“国企和外企各有各的好处,在国企一样可以干好,选择适合自己的最重要。”关于“找工作”与“做事业”,姜典杰认为做事业的感觉,主要来源自己通过感受和体验获得的成就感,而不是其它的判断,“就我个人来说,还是觉得在国企更容易获得这样的感受。”提到启航计划,说到国家和学校鼓励个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姜典杰认为自己在客观的判断之外,可能潜意识里也受到了一些感染吧。

  “去七院主要是从事光电通信系统方面的工作,偏通信建设和总体设计,工程跟实验室做研究区别其实还是挺大的,在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挑战一下,也让自己有一个积累的过程。”姜典杰言谈之中不时流露出对舰船行业、对七院,当然更多还有对国防发展和强盛的信心,这种平实的执着和这些丝毫不见豪言的“壮语”,屡屡让人动容。不得不说,姜典杰其实是个非常有心的人,“就三军来看,可以说目前海军是最薄弱的,中国海军要实现从‘黄水’到‘绿水’并最终走向‘蓝水’,随着国家战略需要和投入的增长,海军方面的发展机会肯定是越来越多的,尤其是跟装备有关的”,而且“中国目前的民用造船业发展也很快,现在也已经稳居世界第三了”。

  对于工作的选择,姜典杰有自己的一套说法,他觉得是否合适是关键,但合适与否和个人兴趣的匹配更重要。

  当记者问及“你现在的决定,是既适合你而且你也比较感兴趣的选择吗?”,他很坦然地一笑“至少现在是”,“那万一以后觉得不是了呢?我们知道军工企业由于涉密等方面的原因人员流动比地方应该是要困难的。”“进入的时候就要想清楚,我自己就是打算一辈子或者至少要长期在那里干下去,我觉得自己是可以耐得住寂寞,扎扎实实走好自己的路的人”。那种坦然中透出的,分明是只有深思熟虑后才会有的从容。


一个正直的人,同学如是说

  说到这几年的实验室生活,姜典杰认为“学术方面一个人做是肯定不行的,平时跟大家合作得比较多,相处得也挺好”,这份踏实与合作也让他在学业方面硕果累累。在硕士期间他曾经参加过一个863项目,申请中国专利一项、发表SCI论文一篇;后来又从事的973项目子课题,也相继申请中国专利一项,发表SCI论文两篇以及EI论文一篇。姜典杰还特意提到了自己的导师,电子系信息光电子研究所的陈向飞老师,“导师在科研方面特别投入,他强调的创新和严谨,对我务实的态度和踏实的作风产生了很好的影响”。而且从读研开始,虽然自己没怎么做社会工作,但是在课题组和实验室的范围内,学术方面的交流和合作也真正让他懂得了合作和团队的重要。

  同实验室的博士生高志国觉得“外企和国企提供的发展空间不一样,真正为国家做贡献的还是国有企业,象典杰去的七院,就可以直接为国防效力”,正如杨振斌老师说的那样,在国企的成长开始要由零度的冰慢慢积累吸热,变成零度的水,然后才可能有比较快的成长。之前等待和积累的时间不仅是必须的,而且往往比较长,所以开始“要耐得住寂寞,但是对年轻人,有追求还是好的,我非常支持他的选择,通过几年在一个实验室工作,我觉得他在国企会有很好的发展”。

  高志国还补充说,其实从清华历届校友的发展来看,那些真正扎根基层的清华人在服务祖国和人民的发展道路上常常后来居上,一个人最后的发展空间和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和预期目标密不可分,5年或者10年以后就能看出来了,找一个好单位比一个好的工作更重要,而且发展的环境、观念要和自己的性格比较匹配。“典杰做出这样的选择,我感到不太意外,他的有些想法从平时的接触和聊天就能感觉出来”。

  现在研一的姚宇,本科毕业设计就是跟着姜典杰一起做的,她觉得姜典杰“特别细心认真,做工程比较合适,没有像我这样太多不合实际的想法,有一篇PTL文章,挺牛的”,“平时接触中觉得他人很正直,这些从他的言行和处理事情都能看出来,象国防军工这些关键岗位我觉得个人的品格很重要”。姚宇还告诉我们,姜典杰做实验很会节省,不仅仅考虑设备的先进和实验的完整,还很会为实验室打算,比如试验要用到什么仪器,也许导师都已经同意购买了,但他又觉得那个东西很贵,试试用其他的方法也可以得到同样的结果,就可以把这笔钱省下来了。“对发paper来说,设备和仪器尽量先进也许有必要,但是对做工程做设计来说,我觉得有姜典杰这样的想法很可贵”。当记者就这件事向他本人求证的时候,他憨厚地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实验室的钱也是国家的钱啊”,而且“自己做事就是这种风格,会从比较多的方面来考虑”。踏实之外的姜典杰,其实非常“注意协调,考虑比较周到”,以这样的“优势”选择了自己钟情的海防事业,选择了适合自己的单位做适合自己的事业―――总体设计和技术管理,这一切让人在感动之外更多的是佩服,包括对祖国的满腔热情,以及他选择的眼光和决断。


统一战线:父母、女友一个都不能少

  “找工作不是一个人的事,必须考虑家里的意见”,这一点姜典杰旗帜鲜明,“父母开始是希望自己去外企工作的,但是自己觉得对海军项目有感情,而且比较适合那样的发展环境,找工作不要觉得别人比你找得好,工作也不在这几年,要长远来看,觉得适合、觉得喜欢就行。”于是再一次发挥了协调和游说的“做总体设计”的长处以后,父母接受了他的选择。实际上,姜典杰觉得父亲对自己影响是很大的,包括做事的风格和方法,对他做人方面没有提过什么明确的要求的父亲默默选择了以身作则的方式,“他为人非常正直,周围的人对他都是这种评价”,“正不正直不是由我自己来评价的,但是我自认为做事比较有原则”。

  有原则的姜典杰也有碰到麻烦的时候,从大学就开始谈的女友也曾经不是特别理解他的选择,女友现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找工作的时候两人也一直在商量,最终当他决心选择舰船研究院的时候,“自己不喜欢太多的变动,比较适合踏踏实实的把一件事做下去,这一点性格有很大的影响,一定要考虑清楚,不合适霸王硬上弓的话也会处处被动”,也许是基于深深的了解而默契,也许是因为多年如一日的深情而迁就,当女友终于表示这个选择“还行”的时候,姜典杰笑了,那么坦然而且开心。

  说矢志不渝,或是自小迷恋,也许都无法准确描述姜典杰对国防对国企的感情,是的,他不是最张扬的,但短短几个小时的访谈下来,已经让人觉得他一定是最冷静、也最坚定而且执著的一个,有了父母和女友的支持,我们几乎没有理由怀疑他会在自己和祖国同时选择的这条道路上越走越好,就让我们默默祝福他和他的事业一起“长风破浪会有时,只挂云帆济沧海”吧!

(编辑 文清)

2005年07月01日 08:18:0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