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西藏》之八:体验在西藏

●樊世民

  西藏,给我的不仅是成长与经验,在这个神奇的地方,我还尝到了人生的酸甜苦辣。

  离别与相思

  要去西藏,首先遭遇的就是离别。不到18岁就来京求学的我,对于和家人的离别已经逐渐适应,虽然每次离家还是有许多不舍。但这次是要从北京到西藏,离别的是在北京的爱人、朋友和老师。这是头一遭,亦是不舍。

  离别时爱人是落了泪的,我也是偷偷落了泪的。记得登机后,仍在给兄弟们发短信告别。因为这些不舍,我初到拉萨时的心情是有些灰暗的,虽然没过多久就晴朗起来了。

  有了离别就有相思。在拉萨的日子里,对爱人、朋友和老师是想念的,尤其是一个人独处时。常常想起在北京的快乐时光,想起在北京的人。还好爱人是老师,有寒暑假。两年里的两个暑假,爱人都到拉萨陪我,减少了好多相思之苦。

  事情一多,时间过得就快多了。没想到,两年稍纵即逝,又要面临离开拉萨,离开西藏。两年里,我已经融入西藏了,这里有我的工作,也有我的朋友。两年里,和大伙儿逐渐相互了解,逐渐建立起了感情,离别时又是诸多不愿意。不仅是我,连爱人都已经喜欢上西藏了的。但是,责任和义务让我不得不选择离开。

  离别西藏前的半个月,我是非常“繁忙”的。我繁忙地和朋友们话离别,约再聚。那段时间,每天都要出去和朋友、同事们喝酒。不胜酒力的我,基本上是喝了不一会儿就晕乎了,等缓过来后又接着喝,一晚上往往要如此反复好几次。大家千万别以为我是一个酒鬼,其实我平时是基本上不喝酒的。但是,面临离别,面对朋友们,我多么不舍呀,干脆喝个痛快!

  快离开西藏前,我和已是自治区常务副书记、常务副主席胡春华的秘书联系要去向胡春华书记告别并感谢。当时,自治区正在开工作总结部署会,胡春华同志又正在主持西藏工作,非常繁忙。我也没寄太大希望,没想到胡春华同志在百忙之中还是抽空接见了我。

  厅里给我开了欢送会,所有厅领导和各处室负责人都参加了。同志们都知道我的酒量不行,不劝我酒。但,我还是醉了。年龄大我很多的处长、厅长都拉着我的手说:小弟,有机会一定要回西藏转转,来时给老哥打个电话,我到机场去接你。此时戴着满脖子哈达的我,泪水再也忍不住哗哗地流了下来。走的那天,厅里派了最好的车送我到机场。离别时,又是好多条哈达,和岗杰处长、王建东处长等建管处的同事们及厅里的同事们一一话别。告别人群,上了车的我,眼眶不禁湿润了,说再见的时候已经哽咽。

  送行前,建设厅处级以上干部合影(左九为作者)

  寂寞与孤独

  孤身一人来到西藏,没有亲戚朋友,甚至一个熟人都没有。于是寂寞、孤独往往就时时不经意地袭来。这种体验第一年的时候尤其深刻,第二年就好多了。

  在西藏,很多时候一天几乎从早到晚都是在工作或学习和工作有关的资料、文件等。一忙起来,寂寞、孤独也就离得远远的。可是,每当晚上十一、二点加完班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冷冷清清的一个人,没有暖气的房间有些阴冷,这个时候寂寞、孤独不期而至,体验是那么的深刻。很想拿起电话拨通爱人的电话,诉诉衷肠。可时间已很晚,爱人已入睡。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热水泡个脚,上床睡觉。

  在北京的时候我还算是比较能够找到合适方式打发时光的人,不至于觉得寂寞。可是在西藏,没有什么合适的休闲娱乐和运动方式可以选择。没有事情忙的时候也总会有的,这种时候,也就是寂寞感觉容易袭来的时候了。

  在北京的时候,自己很多时候觉得在享受孤独,享受寂寞。但在西藏,这绝不是享受!

  委屈与难受

  没去西藏前,我也受过委屈,但独自一人在西藏,这种体验格外让人难受——因为你没有办法将自己的委屈跟家里人说,苦水只有往自己肚子里面倒了。 

  工作在建管处,很多时候要进行行政执法,对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处罚。对于处罚违法违规行为,从而整治建筑市场秩序,我是坚决主张和坚持的。每当辛辛苦苦,收集齐证据,信誓旦旦地要对有关责任者进行处罚的时候,有时候会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够实现,这个时候,自己是委屈的,虽然这种委屈好像不是那么特别深刻。

   和上面那种工作中的委屈相比,来自清欠工作中的委屈则是深刻的。对于帮助农牧民工讨要被拖欠的工资工作,我是相当投入的,也是带着感情去做的。但是往往当事情得不到很快解决的时候,农民工难免要误解我。 

  “你们知不知道我中午没有时间吃午饭,晚上还要加班加点为你们写材料到很晚”,我想对这些人大喊。“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当我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委屈是到了极点的。

  记得2004年底有一个案件,不仅涉及到民工组长、包工头、建筑公司,还涉及到业主建设单位,甚至还涉及到诈骗、纠纷在里面,相当复杂,协调起来非常困难。那段时间,我带着工人跑这里、那里,有时中午也得不到休息要向有关当事人了解情况,晚上则要写信息通报,虽花费了相当大的劲也没有解决问题。

  因为处理的时间比较长,农民工们就不干了,相约到单位门口堵住大门不让车辆通过,阻碍了机关正常办公秩序。门卫、办公室的人处理不了了,于是来叫我。正在开会的我得知,急忙去看情况。一看是这些人,我那个委屈带着气愤就爆发了:“我这么辛苦地帮你们跑了那么多天,难道你们没看见?!中午吃不上饭,晚上工作到12点,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你们知不知道?我可以打110报警,处置你们,但是我不愿意这么做。堵住建设厅的门只会让我挨批评,对解决你们的问题没有一点帮助,你们知道吗?又没有说不管你们,这不还在继续努力协调过程中吗。有问题到清欠办里去谈,不要堵门。”在我的一番言辞下,民工一会儿就散去不再堵门了。

  后来,又经过一段时间努力,终于使得他们拿到了工资。其实,我是理解民工的心情的。辛苦血汗钱拿不到手,多么恼火呀。一急,难免会有过激行为。但是,我又是委屈的,问题不是说解决就解决的,我可是费了很大劲的,非常努力地在工作呀。

  随着处理接触事情越来越多,慢慢地对于这些也就开始不再那么觉得委屈了。应该是我的心态更加成熟了吧。但回想当初,可是体验深刻哟,有时好几天都为之睡不好觉。

  缺氧与失眠

  每个人去西藏都要面对同一个问题,那就是缺氧。海拔高,空气稀薄,氧气含量只有内地的50~60%,即使是夏天也不过70%左右。七百多个日夜我都要体验缺氧的滋味,甚至有些时候因缺氧而失眠睡不着觉。

  相对来讲,我的高原反应算轻的,可能和我身体瘦可能有一定关系——氧气需求量相对较少吧!在北京,上楼梯都是三步并作两步,一溜烟似的。在西藏就不行了,必须跟老太太似的,爬个三楼中间还要歇个一两回。

  工作一忙起来,很多时候在办公楼里穿梭,我甚至带小跑的。田国民副厅长非常关心地提醒过我好多次,让我不要跑,对身体不好。可是,有时候我一急就慢不下来了。于是,一跑心脏又要难受,自己也告诫过自己很多回要注意,可是一旦忙起来就是忘了记不住。

  白天有很多事情分散注意力,晚上就更要专注地体验缺氧了。最难受的是有点感冒、鼻子堵塞的时候,没法用语言详细形容那种感觉,似乎有点苟延残喘的意味似的——鼻子使劲地呼吸着,每次吸气都是深深一口,然后快速呼气后再吸下一次。每每这时候,嘴是要用上的,光靠鼻子的话,心脏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必须用嘴快速呼吸几次才好些。

  连呼吸都这么费劲了,觉是没法睡着的了。于是,又添了失眠的难受。因此,援藏干部里面流传着在西藏“睡没睡着不知道”的顺口溜。

  在西藏感受缺氧还有一次特别经历,这次不是缺氧而导致心脏难受的经历,而是因为在缺氧条件下剧烈运动而致身体痛苦的经历。2005年5月份,建设厅在侯哥的牵头下,成立了足球队,酷爱踢球的我毅然报了名。接着就是第一次训练。因是来西藏后第一次运动,我非常注意。早早到场,准备活动很是充分的了,踢球的时候也是不敢跑得太多。可还是没踢多久,嗓子就要冒烟似的,同时腰部脊椎处有些疼。

  本来以为睡一觉休息休息就会恢复。没想到,晚上半夜想起来上厕所,醒来后一起身脊椎疼的一下子又躺下了。好不容易用手支撑坐了起来,可是想站起来的时候腰部就跟针刺似的疼,不得不又坐下。试了好几次都居然站不起来了,最后只好放弃了。此时,躺在床上的我有点被吓着了——不会就一辈子瘫痪在床了吧?好在那天非常的累,不一会我又迷迷糊糊睡着了。幸运的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没那么疼了。(编辑 襄桦)

2006年03月01日 09:14:4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