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毕业的边缘

王铭

  时间总是走得飞快,一如深夜里嘀嗒嘀嗒运行不息的秒针。每天早晨把你我从睡梦中吵醒的闹钟无声地告诉我们,又一个毕业的边缘。

  记忆中的毕业是甜的呵,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对前途的设计,兴奋中流露着激情。

  小学的毕业是一桌座谈会。懵懂的孩子,聆听着师长们谆谆的教诲,他们说:" 你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未来的二十一世纪将是你们的世纪。" 大步奔向二十一世纪吧,梦想要有多美好就有多美好。于是,肩负起沉甸甸的担子,谨记着"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的真理,我们欢呼着毕业了,红领巾飞扬在胸前,叙述着红红的年纪。

  初中的毕业是一晚联欢会。初识人间烟火的少年,望着老师的半头白发,学会了说:" 老师,您辛苦了。" 老师感叹说:" 小娃儿长大了,长成大孩子了!" 是啊,长大,小时候做梦盼望着的词,突然间竟离我们那么近。我们用自己的双眼观察着身边这个缤纷多彩的世界,我们用自己的双手开拓着我们的人生旅程,我们用自己的微笑谱写着明天和理想的曲子。于是,在交换留念的灿烂的相片里,在涂满天真的祝福的纪念册里,毕业写上了我们的笑脸。

  高中的毕业是一曲卡拉OK,那是生平第一次通宵为解放而欢唱。饱经了风霜考验后依然意气风发的书生,大有挥斥方遒的抱负与指点江山的壮志。" 拍拍身上的灰尘,振作疲惫的精神" ,仿佛大家都是天生的乐天派。" 嘿呦嘿嘿嘿呦嘿,管那山高水也深,也不能阻挡我奔前程,嘿呦嘿嘿嘿呦嘿,茫茫未知的旅程,我要认真面对我的人生" 于是,放声高歌着《壮志在我胸》,年轻无畏的" 真心英雄" 就这样毕业在风雨过后那个流火的夏天。那天是热的,那心也是热的。

  然而,这一次,即将来临的又一次毕业,记忆里还找不出踪影,我们却已经在开始纪念它了。" 毕业班" 这个名字,总是透着些许伤感,些许依恋。

  一种感觉泛上心头,酸酸的。是的,等待中的毕业是酸的呃。

  我们可以在闲暇中细细地品尝着陈年的老酒,在忙碌中偷偷地回味着酸甜和苦辣,然而,在清清醒醒与浑浑噩噩之间用心等待着最后的告别,那滋味,绝对不会是幸福。

  徐志摩说,悄悄是别离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或许,不经意的作别是最好的方式,因为我们轻轻的走了,正如我们轻轻的来;因为他悄悄告诉我们,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案头的闹钟依然走得不紧不慢,时间在这一刻显得如此吝啬,又如此慷慨。我们还可以有时间发发牢骚,诉说四年的漫漫长路,或是悼念着四年的岁月苦短。因为漫长,所以等待;又因为苦短,所以无奈。

  时光会把发黄的相片渐渐漂白,记忆会把流逝的故事慢慢剪裁。就让这等待的心酸,这无奈的伤怀,都交付给这分分秒秒嘀嗒着的闹钟吧,只有它会告诉我们:什么是我们的将来。

2007年07月05日 12:05:4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