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母亲

● 杨小明

  父亲真正熟悉的并不是清华园的每一条曲径,而是园中的儿子;而母亲所关心的,也总是整个家庭的希望。

  父亲虽然只来过几次清华,但对清华却十分熟悉,就像在我们的小县城里一样。母亲则对此并不关心,只是跟着父亲,关心着身边的我。

  每次和父亲去荷塘,或是去西门时路过荷塘,父亲总会带我们走不同的路线,从不同的角度观赏荷塘,似乎他经常在清华一样,对此了如指掌,而我却是来看望他的。母亲虽然是中学语文教师,酷爱文学,也曾倾倒于朱自清先生笔下的荷塘,可这会儿,荷塘却远不及她的儿子,种种月色荷塘叶子是过眼云烟。

  父亲是工程师, 从前就喜欢设计,整天在图纸上画个没完没了,但也许是这几年倦了,他近来很少去翻图纸,或是偶尔在图纸上签个字,然后看看电视,去公园散散步,等到晚上便躺在床上等待那令他欢心的短信或熟悉的电话铃声……母亲头上的皱纹也渐渐增多了,现在也很少去她一生所热爱的讲台,只是偶尔翻翻报纸,整理一下家务,忙碌到晚上,陪父亲等那熟悉的铃声,然后对远方的儿子“唠叨”个没完……

  “五一”的时候,父母来北京看望我,母亲一见到我,就拉着我的手不放,对我嘘寒问暖,而父亲还像往常一样,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嘴角微带一丝笑意。而我呢,也许是太过激动,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傻愣了一会儿,然后挽着父亲母亲,开始了我们愉快的“五一”……

  记得那天从圆明园回来,天还早,父亲提议去荷塘那边散散步、休息一下,顺便去一个地方看看,母亲只是看看我说:“我听儿子的!”于是,我跟着父亲,母亲跟着我,一起踱步在荷塘边的小径上。不一会儿,我们便从莲桥上喧闹的人群中穿过,漫步在荷塘旁小山丘北边一条寂静的小山路上。也许是山丘的另一边太过喧闹,才显得这里如此宁静,再加上一树树桃花,还有水面上一缕缕微波,一簇簇浮萍,更让人觉得酣畅自然,飘飘乎似天地一沙鸥。谈笑中,我们来到一块纪念碑前,我顿时才想起这北山丘上还有一块“清华英雄儿女”的纪念碑,而父亲母亲则不像刚才那么轻松愉悦,只是默默注视着碑前的鲜花,久久地立在那里。我还记得父亲问我那天是什么日子时,我的回答是多么的幼稚:“ 你们来的第四天, 还有三天要走。” 而母亲则微微一笑,对我说:“今天是‘五•四’!”“这些不正是你崇拜的英雄吗”父亲又补充道。我这才醒悟过来,望着灿烂的鲜花,缓缓举起相机,悄悄拍下这幽静的景色,还有其中两个默默的身影,以及身影中那双凝重的眼神,也许只是为了一份怀念。那天黄昏,我们在那儿聊了很久。夕阳的余晖从父亲母亲的双鬓穿过,反射出几条平静的皱纹,平静中充满了无尽的期待和关怀,是那么的给人以鼓舞。顷刻间,父亲的博大,母亲的慈祥,涌入了我的心田……

  离别的那天,父亲显得很平静,母亲也总是微笑着,虽然分别对我们来说意味着难煞的痛苦,但此刻间我们还是分享着快乐。也许,当离别的钟声敲痛分别的人们,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化作深深的祝福,但此刻间,欢乐才是我们最大的祝福。当火车缓缓驶离月台,含着泪水,凝望着那渐渐远去的火车,回想起默默的父亲,依恋起慈爱的母亲,我才真正明白,父亲真正熟悉的并不是清华园的每一条曲径,而是园中的儿子;而母亲所关心的,也总是整个家庭的希望。

(文章选自工物系系刊《核心》第35期)

2008年04月02日 11:10:2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