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四年

工42班 孙博

  站在大四的窗子口,躺在青春的尾巴上,眺望未来,从模糊,到清楚。

  开始回忆,仍然记得录取通知书的清秀面容,素雅的淡黄色封底,点缀着一条条沉静悠然的淡紫,清华,你一生的骄傲,几个格外显眼的字彰显着她的不同。那一刻,平静,憧憬中夹杂着惶恐,不安,知道自己的大学即将在自己向往的地方开始,知道自己的人生即将在自己骄傲的地方启航,可是,一切都只是开始,不知道,也不愿去想,四年后的自己将会身在何方,心作何往。

  大一,是相识。

  忙忙碌碌的军训过后,新生活正式开始。太多的变化夹杂在潮水般汹涌的信息流中,一波接着一波拍打着找不到方向的新生们。于是,你发现,这是一个需要自己来掌舵,自己来判断,自己来生活的时刻。一些聪明的人,找到热心的老师,辅导员,学长,倾诉迷茫,寻求导航。然后,你知道了成绩在这里仍然是王道,知道了社会工作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知道了同样一门课要选择好的老师,知道了要时刻关注新信息去听名人的讲座,知道了校园爱情是被珍视的精神纪念,知道了图书馆老馆墙壁上爬山虎的传说。突然之间,你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崭新的世界,你与她初识,你发现她很美丽;只是,你没有发现,你只看到了她的一个侧面,然后,被这个妖媚的侧影迷倒,去选择你自己的生活方式。

  大二,是相知。

  经过了一个没有可以一觉睡到午后的日子的假期,另一年开始了。刚刚晋升了一级的你,最享受的是和新来的小学妹小学弟闲谈,听他们甜甜的叫着学姐学长,看他们迷茫的渴求的眼,然后,将你一年的经验一下子倾倒出去,大到人生规划,小到食堂饭菜,享受着指导者的乐趣。可是,同时你渐渐发现,自己对于这里的一切,所看到的也只是侧影抑或幻景,你只是成为了规则的履行者与习惯者,然后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选择自己的生活,或许是努力读书志在学术上有所建树,或许是努力做社会工作加强综合能力,或许是广结朋友希望庞大的社会关系带给自己惊喜,你看到有人走过,有人离去,有人在表演,有人在观看。慢慢的终于发现,这里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舞台,每个人的生活却都只局限在一个小小的维度,蓦然回首,睁开眼睛,努力看,其实那是一片浩瀚的生活海洋。

  大三,是相恋。

  如果真的对这个园子有所依恋,那一定是从大三开始。因为在那一瞬间,你突然感觉自己一下子老了好几岁,那是一种从低年级本科生到高年级本科生的跨越,你突然再也不会把自己当作可爱的需要帮助的小儿童来看待,你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高年级的大学生,你知道自己应该已经成为一个独立做事独立成事独立负担责任的完整的人,可是,你发现,你还不能。大三,或许你才会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一看荷塘里柔美的荷花,第一次到朱自清先生的墓前久久伫立,第一次平平静静的用心去体会园子里每一根小草的吮吸,而在这种珍惜背后的,是一种淡淡的你不愿去触碰的无奈。你发现,自己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自己马上就要失去这个庇护自己的园子了,你看着这里的一切,夹杂在亲情与爱情中的模糊的一切。

  大四,是相别。

  终于,大四来了,就像一场持续一年的审判,关于心灵。如果说园子里的前三个年头是一部美丽的童话,那大四就是把你带回人间的悲惨世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要在自己的选择和命运的选择之间博弈,无论结果如何,最后都会是大四的离别;而生活,则会显露出她最无情的一面。在这个时候,回首,往往是你下意识去做的事情,你渴望记下自己和这个园子发生的一切,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欢笑,那些泪水,因为你知道自己无法带走他们,即使带走了,也会慢慢消逝,从你心灵的缝隙间。其实,你真的无需烦恼,生活这个可爱的冷面天使已经给每个人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你所要做的,只是慢慢品尝这个生活给予的清晰的未来,享受并且习惯她鲜美或者不鲜美的味道,昂首阔步地走出庇护你的这个园子,奔向战场,带回骄傲的徽章。

  这就是大学四年,清华,带给我的心灵旅程,回首往昔,从模糊,到清楚。

(摘自工业工程系系刊《功业》第三期)

 

2008年04月18日 09:17:1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