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景,一些人,一些事

■张格苗

  第一次站在这个曾是心目中天堂的门口胆怯的窥探时,内心满是紧张与欣喜。里面的风景还没有涉足,便已经心旷神怡,甚至忘却了身后沉重的行李。然而,风景中最重要的组成,就是那一张张陌生却拥有着自若而幸福表情的脸庞。

  或许,学校空间太过宽敞,宽敞得让人有些找不着北;或许,花木拥挤的这儿太过美丽,美丽的让人有些迷离,于是,一开始笨拙得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缥缈中游离久了,发现自己渐渐喜欢上了品味一些独特却美丽的不招摇的景色,观察一些陌生但却经常擦肩而过的人,以及那些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生活慢慢被染上了一些别样的色彩。

  每天早上,喜欢起得很早,然后怀着满心的喜悦去自己发现的秘密领地。那是一个离我们寝室不远的小树林,三面被老楼环绕,里面有一张石桌,些许石凳,还有几张木椅。木椅已然很旧,部分漆都被时光剥蚀掉了。轻轻走进去,捡一张凳子,拂掉薄薄的灰尘,再轻轻坐下,一边读着自己喜欢的文章,英语的或是中文的,一边等待阳光的到来,那于我而言,是莫大的幸福。几乎是每天,我的秘密领地里还会闯进一个陌生人。他在练习打太极。我偶尔会抬头看看他,但从没有看到过他的正面。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做一些很简单的动作,但每个动作都会保持好久好久,就那样站着,像一尊永远不知道累的雕塑。金色的太阳光一缕一缕洒向这个小小的树林,被光映得明亮的区域越来越大。仰头看,树叶几乎都是透明的。太极学长的影子总是很长很长,而他持久不动做着一个动作的形象让他成为了我心目中的英雄。看着他留下的那片阴影,我总能心平气和把一首首英文诗歌背下去。到后来,他的动作多了起来,往往还能打一段很完整的太极。我没有抬头看过,但他发功时呼呼的风声我听得很清楚,而且脚下的树叶都在随着他的一招一式移动。看来的确功力大增,而我,也能背诵大段大段的英文诗歌了。有些时候就会去想,如果没有他,没有他的太极,或许我不会坚持到最后。于是,每天早晨,也便多了一份期待。

  喜欢图书馆,更喜欢那个旧旧的老馆。据说它是由当年名震世界的美国设计师墨菲设计的,意大利风格。这些对外行的我来说,永远看不到。可是我看到了那很大很旧的圆拱形窗子,看到了被时光打磨得褪了光艳的红砖墙,看到了爬满墙甚至调皮的遮住窗子的大片的爬山虎,看到了巨大穿着浑厚色调却依旧有光泽的外衣的桌子,椅子更是相当的摩登,就连隐藏在角落的暖气管道也与桌椅是同一种调调。还有旧的但依旧可以看见曾经华丽风姿的窗帘。一切,美得让我目不暇接。那些天,北京总是烟雨蒙蒙,就像多愁善感的江南。寝室呆久了,看着窗外的雨,就突然很想去看一下这样温婉的细雨中图书馆的样子。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披着雨衣,骑车到老馆时,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那么多人披着各色的雨衣站在门口,执着的等待着开馆。雨雾中,老馆很是静穆,但似乎又很慈祥的注视这群年轻的面孔。五彩斑斓充满活力的色彩与淡雅的背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这或许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了。法学院一个学姐曾对我讲她在老馆上自习的感受。她说每次在老馆坐上一天之后,骑自行车回寝室经过那片黑暗的时候,就会莫名的笑出声来。现在想来,或许每一个身边的人都有相同的感受。所以,这里成为了所有清华人心中的至宝。

  喜欢骑自行车,且行且看。一段很长的路,往往就是一段美丽的风景。最喜欢的是秋天时候二校门过来的那条路。很多不知道名字但很好看的树温文尔雅的站在路的两旁。全身都是金黄色的叶子,美丽极了。经常会有风吹过,于是叶子全都簌簌落下,还留下了沙沙的声响。就像一排排翩翩公子一起摇动着他们的羽扇。在路上,总是可以看见好多好多人。要么他从你身边快速驶过,要么你从她身边驶过,生活就是这样。可是因为自己技术不好,所以在来来往往的旅程中总会有一些小小的插曲。我总是会撞到别人,偶尔也被人撞。但结果奇迹般一致,倒地的总是我。这时候就会有好多好多人过来关切地问长问短。然后对方就会不停的道歉,而我只能满面通红的不停重复“没事,没事”。感觉有点羞愧,但更多的是喜悦,被那么多陌生的人关心。所以,还是最爱自行车。熙熙攘攘的车流中,总会看到一些男生载着女生,那么使劲蹬着车子,脸涨得通红,眼里笑意却丝毫不少。女生在后面往往是开心地笑着,或许是闻到男生汗水的味道吧。这里纯净的眼神,美丽的笑容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似乎读出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承诺。我喜欢这样看着他们的幸福。

  看着,想着,闭上眼睛,心里的幸福就会排闼而至。这些景,这些人,这些事让我成长的路上开满了鲜花,总是闻到阵阵芬芳。

  我要的,不过就是比这更简单的生活。这于我而言,已是奢侈,还有什么理由恍惚着让时光横流?,那么,骑上自行车,努力向前行吧……

  (作者为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学生,此文获得“清华传说”征文摄影大赛征文作品三等奖)

2008年06月23日 13:45:5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