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井冈山精神在新时期发扬光大

——北京市研究生党员骨干培训班首期学员井冈山考察学习侧记

●研通社记者 曾维康

  接到要去井冈山实地考察学习的通知,培训班三班学员孟博特别兴奋。从小爱看战争故事片的孟博对井冈山有一种特别的感情,随着年龄渐长,他越发体会到了井冈山作为中国共产党革命事业源头的重要意义。这次可以身临其境,他早已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悦。10月15日,他和培训班的100多名学员一起,踏上了由北京西站开往井冈山的火车。

  洗涤心灵,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的寻访

  对井冈山充满期待和想象的不止孟博一个,所有的学员都急切渴盼早日踏上这片充满传奇色彩的红色革命沃土。

  刚上火车不久,二班的几个学员就在一起热闹起来:他们举手表决要求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的袁世琨讲一讲井冈山的革命历史。袁世琨也不客气,从毛主席创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井冈山上的著名战役、井冈山的历史地位等方面娓娓道来,给大家留下了第一手印象。到了大伙给他提问时,他也有了答不上来的时候。北京理工大学的李天辉笑言,“要是他全部都知道并且告诉了我们,我们还用去吗?我们就是带着问题、带着满腔的期待去井冈山!”火车上的讨论让这几位学员早早地进入了状态,心中的疑问等待实践的回答。

  第二天一早火车到达井冈山。放好行李,学员们没顾得上休息便集中到井冈山革命烈士纪念碑给烈士敬献花圈。在巍巍耸立的墓碑下,100多名研究生党员举起右手、紧握拳头,举行了一场特别的入党仪式,重温了入党誓词。特别的宣誓仪式让五班学员漆兵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情,“在革命烈士纪念碑下,当念出每一句誓词之后,我都会反省自己,我哪些做到了,我哪些还没有做到?如果我没有做到,我会有一种深深的愧疚,觉得对不起这些烈士。我一定要做得更好!”

  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的每一个小展厅里,来自北京理工大学的肖雄和自己的带队老师肖文英都要驻足良久,仰着头一看就是五六分钟。约半个小时过后,两个人不禁高兴地跳起来,“找到了!找到了!”四周的同学被异常激动的声音所吸引,纷纷上来围观。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到了一个名字——陈毅安。肖雄告诉围上来的同学,“陈毅安是黄埔四期学员,毛主席早期革命的得力助手,在黄洋界保卫战中,他率领不足一个营的兵力战胜了十倍以上的敌人,保卫了井冈山大本营;后在长沙牺牲,年仅26岁。建国后他被奉为‘共和国第九烈士’,其子后在我校任教,现在已经退休了。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就常听说陈毅安烈士的光辉事迹,这次我们算是找到了。”当多数学员驻足在长达约15米、宽5米左右的“井冈山根据地革命烈士英名录”下时,导游告诉学员们:“为支持革命事业,井冈山人民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里留下的都是有名有姓的革命先烈;更多的先烈我们都无法查找他们的名字,只能为他们立下一块无名英雄纪念碑。”导游的话语虽淡,但感情至深;不少学员感慨道,“井冈山人民真伟大,他们心中有信念,相信革命事业必将成功,就算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惜!”

  上到井冈山的第一天,学员们始终被一种勇于奉献、勇于牺牲、信念坚定的精神感染着,无形之中引发了他们的深思。

  次日,学员们来到当年红军和敌军交锋的大战场——黄洋界。黄洋界山顶海拔1343米,这里峰峦叠嶂,地势险峻,山路崎岖。1928年8月30日,著名的黄洋界保卫战就发生在这里,至今保留着当年的哨口工事、红军营房以及毛泽东、朱德和红军战士从宁冈挑粮走过的小路及路边的荷树。往返回来的学员们一个个都累坏了,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之时也不忘感慨,“红军战士真伟大!这么长、这么陡的山路都是挑着粮食步行,特别是毛主席朱德军长身为领导、事务繁重,还身先士卒挑粮食,真让我们这些人汗颜!”

  在毛主席故居,学员们参观了当年毛主席和党的其他领导人住过的房间、红军战士煮饭用的水桶和铁锅。极其艰苦的环境和现实的伟大革命成就让学员们亲眼感受到“艰苦奋斗、信念坚定、众志成城”的伟大力量。在毛主席的书桌上,陈列着他当年写下《井冈山的斗争》的部分手稿和笔墨纸砚,导游告诉学员们,“井冈山根据地建立之后,由于左倾盲动主义思想的影响和干扰,使根据地曾遭到了三月和八月两次失败,给根据地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因此有些同志提出了‘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为了从理论上阐明中国革命发展的规律,排除‘左’‘右’倾思想的干扰,引导党和人民朝着胜利的道路前进,毛泽东在艰苦的岁月里,深入调查研究,写下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和《井冈山的斗争》这两篇著作。”

  实践考察出真知,红色经典育后人。两天的实际调研结束后,三班学员付相波在自己的日记中写到,“这两天的参观,让我们走出了课本,仿佛重新回到那个革命的时代,留存下来的革命文物向我们诉说着当年井冈山革命时期的一幕又一幕。不经意间,我的心灵接受了洗礼和净化,没有了尘埃,没有了杂念,只有更加坚定的信念,那就是为了国家的富强和人民的幸福努力奋斗!”

  理解信念,感动于一场催人泪下的报告

  作为中国革命的发源地,井冈山历经风雨的淘洗和时间的积淀,渐渐形成了独具中国共产党优良传统的井冈山精神。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四代领导人曾先后亲临井冈山,强调井冈山精神不能丢,使之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放射出新的光芒。

  党和国家领导人为什么如此重视井冈山?井冈山干部学院黄仲芳研究员的一场报告回答了学员们的疑问:井冈山斗争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开篇之作,是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起点,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奠基石;而井冈山精神是中国革命精神的历史源头,没有井冈山精神就没有后来的苏区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和西柏坡精神,就没有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和与时俱进的思想路线。

  在新的历史时期,黄老师将井冈山精神的精髓定位在八个字上:坚定信念,敢闯新路;并寄语在做的各位学员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做一个无私奉献的共产党人。

  那么什么是信念?黄老师讲了两个催人泪下的故事。

  第一个是关于中国共产党人的领袖——毛泽东。革命初期,毛泽东毅然放弃了在城市的安逸生活,积极深入农村,靠一双脚走遍了湖南大大小小的农村,连脚都走烂了。秋收起义过后,几年没有回家的他抽空回到了家中,短暂的两天过后又匆匆作别。没有想到的是,这竟是与妻儿的诀别。只身在家的妻子杨开慧在遭到反动派的迫害后,深知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还念念不忘主席的脚伤,一首遗诗《偶感》写得格外悲怆。诗曰:“天阴起朔风,浓寒入肌骨。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备?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兹人不得见,惆怅无已时。”遗憾的是,直到毛主席逝世六年后,1982年在修葺杨开慧烈士故居时,才从旧墙的壁缝中发现杨开慧烈士的遗墨。我们在悲叹这种革命爱情的陨落之时,也充分体会到了毛主席一生戎马倥偬、几失亲人,坚信中国革命必将胜利所付出的惨重代价。

  第二个是关于红军初期将领张子清。1928年 4月上旬,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部队和湘南农军向井冈山转移。张子清奉命率领第1团担任后卫掩护任务。不幸的是,张子清在这次战斗中左脚骨被打断。1929年1月,湘赣国民党军大举围攻井冈山,红4军主力向赣南初级,张子清被隐蔽到深山区。时值大雪封山,交通断绝,粮食吃尽,张子清被饿得奄奄一息;加之反动派封锁,医药奇缺,嵌在踝骨里的子弹未能取出,以致左腿发炎,一直红肿到小腹。在这样严重伤痛面前,他仍关心着别人,把组织上分给他食用和洗伤口的盐全部留下来给了别的伤员。他自己伤势越来越重,但仍带重伤坚持工作。1930年5月,张子清在永新县与世长辞,时年仅28岁。当战友把这个消息带给他的妻子时,他的妻子坚决认为自己的丈夫没有死,一等就是20多年。解放战争结束后,妻子和女儿辗转到了武汉,因为年龄的缘故,老人一直想回井冈山寻亲的愿望终究没有实现。2003年,当女儿告诉老人井冈山来人了解父亲的相关事迹时,老人含了几十年的泪水不禁倾盆而出,和女儿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黄老师高声的说,“他们为什么能够在那样艰苦恶劣的条件下坚持革命道路?他们为什么能够用自己最宝贵的生命换取革命的胜利?他们靠得是什么?答案就是:坚定的信念!”

  此时,台下的学员已经泣不成声。

  集体反思,我们开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班会

  实地的接触给学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种极具冲击力的思想占据着他们的大脑,甚至改变了他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我们应该怎样来看待井冈山精神?在今天我们应该怎样来践行井冈山精神?三班的学员们为此自发召开了一次班会。

  蔡志鹏同学第一个发言。他说,“井冈山让我重拾人生理想,我们的思想不能停留在物质生活层面,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更应该带头提高自己的要求,为国家、为民族、为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孟博同学认为,“我们首先应该思考的是我们有没有确立过一种信念,这种信念是什么,确立之后又是否坚持了?特别是在学习了井冈山精神之后,我们的理想信念是否需要修正?”他还认为,一个人只有把个人的发展与社会、国家的发展紧密结合在一起,才更具有意义。

  吴迪同学举了爷爷的例子来说明信念的伟大力量。她的爷爷是抗美援朝的老兵,为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积极奔赴前线,差点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退伍回来后,国家每年补助300元钱。在她们家人看来,这是很少的,但爷爷一点怨言都没有。爷爷说,“连命都不在乎了,还在乎这点钱。”吴迪觉得,“这就是信念的力量,因为他们坚信革命一定会胜利!”

  何雪冰同学把对理想信念的理解总结为,“我们在临终的时候能不能拍着胸脯说,我这一生对得起党和国家对我的培养。”

  更多的同学对如何在发扬井冈山精神上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付相博同学引用了毛主席的一句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肖雄同学则认为,井冈山精神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精神动力和智慧源泉,与后来的长征精神、延安精神等具有一脉相承的关系,特别是其中蕴含的“勇闯新路”的精神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所以在社会主义的今天,我们更要发扬坚定信念、勇闯新路的井冈山精神,来解决当下的三农问题、经济体制改革等问题,真正做到与时俱进。”

  刘冠甲同学说,“青年强则国家强,中国发展的关键在于青年。把青年教育好、培养好对民族的未来至关重要。”他还建议井冈山等革命老区以本地为中心,积极整合周边资源,促成革命老区由红色旅游中心向红色文化中心转型。

  孙世强同学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共产党人用他们的鲜血和牺牲换来了我们今天幸福的生活,那么我们首先加倍珍惜,接下来则是为社会、为国家创造更多的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

  当最后一名同学发言结束时,同学们忘我的讨论让这次班会格外延长了半个小时。直到时钟指向了晚间十点,同学们才肯散场离去。学员黄冠群说,“我特别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我们来自不同的学校、不同的专业,每个人也有自己不同的想法,这样交流起来我们更有收获,对于井冈山精神的理解也进一步加深了。”

  转瞬间就要离开井冈山了,这让二班的学员李天辉有许多不舍。虽然来时的问题已经解决,也该回去了,但她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篇热土。临行前,他和所有的同学在井冈山火车站合了一张影。她说,“我必须得回去,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我要把井冈山精神带到学习中去、带到同学当中!”

  这也是所有学员共同的愿望。

2008年10月21日 14:38:0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