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春夜小记

■ 春土

  像往常一样,在食堂吃过晚饭回到办公室,沏上一杯普洱,一边品着茶的香浓,一边想着,学校新开的食堂真是太方便了,好吃不贵,又省了很多时间。以前下了班要去买菜、做饭,吃完还得和老婆商量今天谁刷碗……日复一日的辛劳,埋藏了曾经的乐趣。而现在却能如此的惬意,心中不免涌上几分得意。

  处理完周一工作会议所需要的材料,又把头埋到研究课题的资料堆里洗了洗脑,也没有理出太多的头绪,甚至于多了几分迷糊。几年前开始攻读在职研究生,工作之余抓学习,现在到了准备学位论文的紧要关头了。回头想想真是自找苦吃,不过学到的东西,倒是对工作有些帮助。开弓没有回头箭,只希望在射程之内能碰到靶子,而不是呼啸地穿行之后无力地落地。常自问,靶子在哪里?仿佛在追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境界,而此前,必先经过“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锤炼。我就是这样,忙碌而充实,累并快乐着。

  长城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今天就到这吧。收拾完毕走出办公室,向校园里的住所走去。住所是学校给的周转公寓,不大,但很温馨,而且离幼儿园很近。每天早上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只有很短的距离,而这是父亲和儿子联络感情的宝贵时机。一路上谈天说地,直到看着他愉快地向老师问好,和我说再见。步行到办公室,大概也就十几分钟。现在,我沿路回去。想到夫人和孩子香甜的睡意,不由悄悄加快了一些脚步。

  初春的深夜,还有一些寒意。温和的路灯,投下婆娑的树影。经过竹林,隐约地看到她们轻轻地摇摆枝叶,含情脉脉地迎接我,然后依依不舍地目送我离开。抬头看见星星在深邃的夜空闪亮,高深而神秘。我想问,刚才那算不算是甜蜜的艳遇?然而星星依然只是一闪一闪,不语。月光下,继续在银杏大道上溜达,旁边荷塘里的蛙声已渐渐停息,看不清远处的芙蓉园是什么景象,估计里面的仙子们正在整理绚丽的衣装,等待春的绽放。

  办公楼里飘出零星的灯光,给宁静的校园增加了几分灵动。寒夜给路面铺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宽厚的大地以整洁而湿润的面庞迎接路人的脚步。不紧不慢地走着,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影向我迎面移过来。这是一个和我相似的路人,我想。这时,目光里出现了一张洁白的面巾纸,静静地躺在地上。想必是某路人无意的遗落,让这张白纸意外地享受着春夜的宁静和温煦的灯光,大地温润的按摩更是让它舒服得一动也不想动,来不及想是否应该躺在这里。随着前面的人影一顿,面巾纸揉了揉惺忪的眼,起身滑进了路边的一个箱子。它发现,里面有松松软软的褥子,而且不会有光线的刺激,不会有风霜的侵袭。于是它对着那个人影投去感激的一瞥,安然睡去。

  和前面的人影正要交错,我暗自发功,投去一个赞许的秋波,也带着几丝忌妒:那地上的瞌睡虫本来也可以感激我呀!秋波缓缓地向前,被一个会心的微笑温柔地化解,来不及缠绵,便融入了春夜。

  (作者为清华大学后勤职工,记于2010年3月16日)

2010年03月16日 13:28:0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