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记

来源:光明日报 2014-12-1 邓晖

  11月28日13点30分,清华长庚医院正式开诊。适逢我的鼻炎发作了,头昏脑涨中决心去体验一把。

  下午2点抵达门诊大厅,一进门,穿黄色马甲的志愿者迎上来,告诉我第一次来看病得先填个人信息表作为自己的身份证明,上面包括姓名、电话、身份证号等,然后凭表在自动取号机上取号,再凭号挂号,以后每次来看病,只要凭身份证就可以刷出之前所有的就诊记录。大厅里有十几台自助挂号、查询一体机,除了人工挂号外,还可以通过医院官网、手机APP等多种形式挂号,此外还有各门诊科室详细分布图和一些常用药品的价格。一侧开放了13个挂号、缴费、医保开放式窗口,另一侧是取药窗口。

  我拿到的是“119号”,取号大概两分钟后,就有广播叫号让去柜台办理手续。和其他医院不同的是,为了减少患者的临柜次数,我可以“先看诊后缴挂号费”,只要出示身份证“验明正身”即可。得知要挂耳鼻喉科后,挂号人员告诉我,提前经过数据测算,今天下午只开放一个耳鼻喉门诊,看诊时间大约在15点。征得我的同意后,她递出来一个病历本和一张挂号单,看诊时间在下午3点。此外还有一句备注:“预定时间可能因病患病情不同而有所差异,敬请谅解。”直接挂号到看诊医生、具体诊室和精确看诊时间,这能分流就诊人群,患者无须坐在诊室外傻等。

  14点50分,按照挂号单上的路线指示,我来到就诊室门口。门口的护士提醒我把挂号单从诊室门口的一个小窗口投进去,这样里面的跟诊护士就可以根据系统挂号顺序核实患者到位情况,方便叫号;一个诊室配备一个跟诊护士,既有利于分担医生工作,也有利于护理人员的培养。等待中,有护士提前来登记了解病情,建议我如果想确诊,可以做个鼻咽镜检查。每个诊室门口有一块电子显示牌,上面写着就诊序号、医生及跟诊护士的姓名,还有一些看诊须知。

  15点30分轮到我进入诊室,要向跟诊护士出示身份证才能就医。医生听完我的主诉和此前的就诊记录,有了一个基本判断,接着把我请上了检查台……整个过程,有两个让我印象很深的细节:一是开药后我需要在门口等一两分钟才能拿到处方,而这一两分钟是“药房通过系统即时看到处方后的再把关时间”,防止医生开错药或出现剂量疏漏;二是相关科室的检查室就分布在诊室旁边,排在我后边的一位老大爷需要做外耳道检查,出了诊室转弯就是,用他的话说就是“不用再跑上颠下了”。护士还告诉我“Attending医师负责制”,如果病情严重到需要住院,从接诊、治疗,再到出院后的随访工作,都由主诊医师所带领的诊疗组完成,不用再被不同部门“移交”。

  最后是交钱取药。药房确认后,跟诊护士把门诊记录单和处方交给我,提醒我到一楼交钱取药后就能离开——一共花费25元,20元的药费,4元诊察费,5毛钱挂号费,5毛钱病历本。

  取药依旧凭号,还要出示身份证。为啥要看这么多次身份证?工作人员解释说:“实名看病一是为了建立个人终身的健康档案,二是为了避免药贩借用医保卡骗药倒卖。”治疗鼻炎的药剂被装在一个纸药袋里,上面除了就诊信息、医师及药剂师信息外,还详细地标注了药品名称、使用方法、临床用途和副作用等。

 

2014年12月01日 17:26:02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