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绛全集》出版:揭人之恶的作品皆被删弃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4-9-23 张黎姣

  翻译家、文学家杨绛先生创作的长篇小说《洗澡》结尾是这样的:姚太太为许彦成、杜丽琳送行,请吃晚饭。饭桌是普通的方桌。姚太太和宛英相对独坐一面,姚宓和杜丽琳并坐一面,许彦成和罗厚并坐一面。

  曾有读者就这一结尾写信问杨绛先生:那次宴会是否是“乌龟宴”。杨绛先生莫名其妙,请教朋友。朋友笑说:“那人心地肮脏,认为姚宓和许彦成在姚家那间小书房里有私情。”这让杨绛先生感到嫌恶,“我特意要写姚宓和许彦成之间那份纯洁的友情,却被人这般糟蹋”。

  近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洗澡之后》(单行本)正式给《洗澡》做了续写。用杨绛先生的话说:“人物依旧,事情却完全不同。我把故事结束了,谁也别想再写什么续集了。”

  《洗澡》中有纯洁感情的男女主角,在《洗澡之后》终于有了一个称心如意的结局。许彦成的妻子杜丽琳因在鸣放中积极表态,被打成“右派”,下放劳动过程中与同为“右派”的叶丹产生了感情。回京后她主动提出与许彦成分手,使两个人的精神都得到了解脱,各自找到了称心的感情归宿。

  据悉,杨绛大概是从2009年98岁时开始动笔写《洗澡之后》的,当中写写停停,修修改改,初稿写成后还交给朋友提意见。这部续作,被认为是作者对自己喜爱的角色一个“敲钉转脚”的命运交代和分配。不仅出版单行本,该作品也收录在新近重新编辑、修订出版的《杨绛全集》(九卷本)中。

  据介绍,人民文学出版社曾于2004年5月出版了《杨绛文集》(八卷本),当时,杨绛先生已93岁。

  此后10年中,杨绛先生又创作多篇(部)新作,被收入《杨绛全集》中,包括:《魔鬼夜访杨绛》,《俭为共德》,体现出杨绛先生对现实的关怀,《汉文》推崇文字传承的重要性,《锺书习字》以及《忆孩时》中“五四运动”、“张勋复辟”等5篇。尤为重要的是,《杨绛全集》还收入了作者于20世纪40年代创作的剧本《风絮》和翻译的理论专著《一九三九年以来英国散文作品》两个孤本。

  此外,原《文集》中的散文卷和文论卷的相关篇目这次也做了调整,序文归入散文卷,研究论文归入文论卷。排序上,全部作品按文体分类,在相同文体内,又以发表时间为序,创作部分具体分为“小说卷”、“散文卷”(三卷)和“戏剧•文论卷”;“译文卷”(四卷)则在原格局不动的情况下,直接在最后一卷加上《一九三九年以来英国散文作品》的译文单行本。

  回忆自己的创作之路,杨绛先生说:“早年的几篇散文和小说,是我在清华上学时课堂上的作业,或在牛津进修时的读书偶得。回国后在沦陷的上海生活,迫于生计,为家中柴米油盐,写了几个剧本。解放战争胜利后,我在清华大学当教师,业余写短篇小说和散文,偶尔翻译。‘洗澡’(知识分子改造)运动后,我调入文学研究所做研究工作,就写学术论文;写论文屡犯错误,就做翻译工作,附带写少量必要的论文。翻译工作勤查字典,伤目力,我为了保养眼睛,就‘闭着眼睛工作’,写短篇小说……”在《杨绛全集》的作者自序中,杨绛先生这样写道,她的一生几乎不曾停笔。

  对《杨绛全集》的选文标准,杨绛先生也极为严苛。“不及格的作品、改不好的作品,全部删弃。文章扬人之恶,也删。因为 可恶的行为固然应该‘鸣鼓而攻’,但一经揭发,当事者反复掩饰,足证‘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我待人还当谨守忠恕之道。被逼而写的文章,尽管句句都是大实话,也删。有一得可取,虽属小文,我也留下了。”

  在《杨绛全集》中,除了杨绛先生的作品外,还在卷末附上她亲自写就的“杨绛生平与创作大事记”,记述日期直至该书发印之际,是研究作者文学创作和实践活动不可或缺的第一手资料。

 

2014年09月23日 11:53:0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