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里来了检察官

学历学位双证齐全,对这些脱产一年来学习的检察官们或许是个不小的吸引力,但更重要的他们是带着问题来清华读书,想解开在工作中的一些疑惑

来源:法治周末 2013-11-5 高原

■编者按

  在清华大学的校园里,有这样一群“特殊”的学生,他们带着要成长为“高端公诉人”的使命来学习。

  他们是从全国各地遴选出来的优秀检察官,通过不亚于高考的竞争,才赢得了学习机会。

  他们和其他法学硕士生有什么不同?他们在校园里学习得怎么样?他们又将如何完成自己的使命?

  法治周末为你解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公诉人培养计划。

  10月25日,周五,晴天。

  穿着碎花毛衣的谢玲,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清华大学法学院“大本营”——明理楼。

  明理楼的大厅里,摆满了各种法学教授讲座信息的海报。作为中国法学院中第一座独立的大楼,这里,每年有400多名法科生在学习和毕业。

  3个月前,谢玲有幸成为了其中的一员。样貌年轻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但其实,她本科毕业后,已工作了将近10年,是一名优秀的检察官。

  如今,她是清华法学院“高端公诉人才法学硕士班”2013级的学员。

  这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与清华大学联合开创的法学硕士班,计划每年招收培养20名高端公诉人,今年已是第二届招生。

  和谢玲一样成为2013级学员的,还有来自黑龙江、江苏、湖北等地的19名优秀检察官。

  在这里,这些平均年龄30出头,平均工作达10年的公诉人们,脱下了检察官制服,换上了休闲装和运动鞋,背着双肩包,拿着热水瓶,学生样十足。

  他们在学校里学到了什么?学到的知识怎么应用到实际工作中去?他们又和其他的法学硕士有什么不同?

入学:过五关斩六将

  入学前,谢玲就职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曾获第五届全国优秀公诉人、第五届广东省十佳公诉人等荣誉。

  实际上,“省十佳公诉人”正是报考“高端公诉人法学硕士班”的必备条件之一。此外,还要有5年以上的公诉工作经验。

  而即使符合报考条件,也还面临着考试难关。2012年,有100多人报考,录取20人;2013年,有80多人报考,录取20人。

  “我们也可谓过五关斩六将。”来自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的白森,说起来还有点激动,在2013级“高端公诉人班”的20名学生中,他年龄排行老三,工作了13年整。

  从部队转业到省检院公诉一处的白森在开始工作时很苦恼,虽然本科是学法律的,但在刚接触案子的时候,知道案子是怎么回事,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却又解释不了。

  “那时候觉得自己很差,很失落。”刚刚还很激动的白森一下子低落了下去。

  白森开始拼命读书,知识储备有了,但是看了很多书没有形成系统。“很多问题用之前的理论解决不了。”白森用既幸运又难得来形容这次学习,“以前看了很多书都没有形成系统,上了课之后,很多东西慢慢就形成系统了,把理论用到系统中才是真正掌握。”

  白森的幸运,起源于最高人民检察院与清华大学法学院的一项合作培养计划。其实,该计划在2011年就启动了。

  “考虑到清华大学为国家培养最主要最核心人才的任务,公诉部门在检察机关的重要性,同时选拔出来的检察官都是全国十佳或者省市自治区十佳公诉人,素质相当高,而清华大学在刑法和刑事诉讼法方面又很突出。这样无论从形式到内容,再到定位和基本的想法都非常契合。”清华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博士生导师黎宏说。

  2011年,黎宏是清华法学院主抓教学的副院长,他和高检院公诉厅厅长彭东开玩笑说,清华大学培养的人才就是要入主流上大舞台;彭东也表示清华的定位和高检院对高端公诉人的定位是一致的。

  同时,曾任高检院检察长的贾春旺是清华法学院的顾问,他也很支持这个做法。

  于是,双方一拍即合,一个由高检院与高校联手培养高端公诉人的方案就这样出台了。

学历学位双证齐全

  黎宏的办公室里堆满了书和资料。10月24日,谈到高端公诉人班,他从一堆书中抬起头,神情很是兴奋。

  他对法治周末记者回忆说,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清华大学对这项方案也非常支持,当时就给高端公诉人班拿出了100个名额,计划分5年招生,属于自主招生考试。

  “这足以看出学校对高端公诉人班的支持,特招名额一年只有70个,一下子给了我们20个,而全校有50多个院系。”说话时,黎宏难掩当时的骄傲。

  因为分摊到每年只有20个名额,所以竞争也很激烈。黎宏说。

  “单独命题,实务性比较强,主要侧重在司法解释、案例,还有一些最新的理论怎么和实务结合起来。”

  继黎宏之后主抓高端公诉人班的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张建伟,谈到这个班的任何一个信息,都有说不完的话,用不完的心。

  他脑子里有一个高端公诉人班的框架,因为这个计划属于起步阶段,遗憾之处也有。但很明显,他想把这个班做到更加名副其实的高端。

  开设这个班之前的检察官通常报考法律硕士,主要是学习现行的法律法规,为司法、行政执法、法律服务与法律监督部门以及社会公共管理部门等法律实务部门培养高层次的复合型、应用型法律人才。

  张建伟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高端公诉人班的学生是法学硕士,属于学术型。过去招过的在职法律硕士只有学位没有学历,而这批学生是学历证和学位证双证齐全的。

  学历学位双证齐全,对这些脱产一年来学习的检察官们或许是个不小的吸引力,但更重要的他们是带着问题来清华读书,想解开在工作中的一些疑惑。

带着问题来学习

  作为2013级为数不多的来自基层检察院的学员,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人民检察院的吴云媛心存感激。

  从毕业就直接进入检察院公诉部门工作,到今年已经10个年头,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基层办案,就像一个流水作业的机器,案子来了,开案、审案、写审查报告、开庭、起诉、审判,没有时间系统地学习新的理念和新法的知识结构、理论系统。

  而放下工作到清华法学院来学习,她希望能通过系统地学习,对案件思路有一个完整的思考,逐渐形成一个比较系统的逻辑顺序。这样面对律师,才能够容易应对和反驳。

  高端公诉人班的学生们,都是工作了十年左右的检察官,在采访中,他们都表示,在工作十年之后,一直想找个机会能够系统地学习理论知识,在实践和理论中搭上桥梁。

  张建伟副院长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他们(公诉人)读书学习和从校门到校门不同,他们的问题是有针对性的,哪些知识对他们工作中能有帮助,他们能迅速地捕捉到,能及时地与自己的经验相呼应。”

  “而其他学生,课堂上讲的东西有什么实践价值,他们没有相应的体会。公诉人班的学员,其实践经验和教学的互动要好一些。”张建伟说。

  虽然在清华法学院学习能够形成系统的理论知识体系,但目前开设的课程让学员们觉得还有所欠缺。

  吴云媛认为现在最突出的就是网络、证券、知识产权犯罪,在现实中发案率也特别高,法律关系特别混乱,这种案子的当事人经济实力比较强大,请的律师比较著名,在专业知识上觉得自己有欠缺。

  来自湖北省荆门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刘军强直接举例说:“我曾经办理一个网络犯罪的案件,专业性很强,对方请了北京两个很有名的律师,和中国人民大学的刘品新教授作为专家,开庭前一天,刘教授作为辩护人直接出现,因为他是研究证据法和网络法的,在涉及专业知识方面,我觉得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但目前高端公诉人班并没有相关专题性的开课,这是学生们认为方案中的一个欠缺。

  北京市检察院的赵鹏是2012级的学员,已经结束了在清华大学脱产一年的学习。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课程开始时,他和同学们都希望学校能够安排一些有关讯问和检察制度相关的课程,但在清华学习的一年中,所学的课程还是和其他诉讼法学专业的同学是一样的,这让他多少有些遗憾。

  不过,通过这一年的学习,他还是在理论上发现了工作中的一些问题。许多以前习以为常的做法,其实是错误的,在学习中得到了纠正。

  “在检察工作中,对经验的尊崇超乎想象,很难被人意识到是错误的,但是在理论上又找不到任何依据。”赵鹏说。

学校努力弥补不足

  学生们的遗憾,也是清华法学院接下来努力要弥补的地方。按照有关计划,从今年11月开始,会陆续有台湾的检察官和教授来给高端公诉人班开特色课程,以弥补学生们的遗憾。

  清华法学院原本的设计是,来清华读书就要达到和清华学生一样的水准,如果有特色课程担心出现对学生的要求降低。

  而优秀公诉人和十佳公诉人,一般的刑法、刑诉法这方面的知识都是具备的,自己感觉不足的是在理论方面。

  “开始设计略有不足,指导思想是和其他的法学硕士不加区别,达到其他法学硕士的水准,同样毕业同样的论文要求,从而达到理论化的提升。但是公诉人班的特色,应该学到其他地方学不到的东西,公诉理论和公诉技能能有一个明显的改善,这样才能达到教学目的。”张建伟说。

  他表示,高端的体现就是要专门安排特色课程,让他们的公诉理论和公诉技巧能够提升,所以“今年11月下旬到12月上旬,准备请台湾“高检署”的检察官张熙怀来讲8次课,共32个学分。”张建伟说。

  他介绍,现在公诉理论和公诉技能这两方面有不足,张熙怀来讲课能在公诉技能方面做明显的弥补,张熙怀曾起诉陈水扁的夫人吴淑珍,台湾媒体称他是“公诉之神”。

  让张建伟遗憾的还有同学在校期间偏短,如果3年毕业有一年半在学校,这样比较好,他设想,这样安排的课多一些,“因为每年外请老师是有指标的,比如今年就是6个指标,但不是每年都会批准,为了公诉人班请张熙怀检察官来,弥补课程不够突出的问题。”

  “真正要达到高端,目前师资的力量还远远不够,要有自己的社会经验和法庭经验,还需要从学校培养公诉的技巧技能。学习时间上再长一些,国际上请一些大师,起点应该再高一些,才能是名副其实的高端。”张建伟说。

看不见的压力

  来清华读书,对这些公诉人来说,看不见的压力也很大。

  接受采访的公诉人都表示,由于参加学习的都是各检察院中的业务骨干,现在抽出来在学校脱产一年,各检察院很为难。

  吴云媛说:“我们科室的其他同事,为我们分担了我们的工作,压力至少多了30%。”

  检察院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考核,单位有人去念书,考核中并没有加分,对单位的知识结构也没有整体提升,对单位形象并没有很明显的好处。

  白森说,来之前他和单位签了保证,所有费用自己承担。

  谢玲说,很多基层院的公诉干警并不知道高检院的这个通知,高检院把文件发到各省,省检院再把通知发到各市,有的市就把文件压下来了。

  接受采访的检察官都表示,对基层单位来说,如果一个业务骨干去读书,短期内没有任何好处,损失劳动力,没有办法办案。

  法治周末记者在2013级高端公诉人班的花名册中看到,只有4名学生是来自基层检察院。

  第一届的高端公诉人班招了20人,但最终报到时只有19人,据说其中一名学生就是单位没有同意,理由是该学生已取得法律硕士学位,没必要再攻读法学硕士。

  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检察院的刘科2007年从西南政法大学毕业时,一心想考清华大学的研究生,当年没有考上,他参加了工作。

  2011年,当听说清华大学要招收高端公诉人班的时候,刘科觉得圆梦的时候到了,可是当时的领导并没有同意刘科报名,这让他很失望。

  2012年,刘科调到江苏省太仓市检察院,他再一次报名,领导同意了,刘科顺利考上成了第一届学员。

  本单位支持与否也在面试的时候有所影响。张建伟介绍,第一届招生面试时就刷下去一个检察长。“我们的疑虑是他有没有时间来学习,如果是副职的话,脱产一年勉强可以,正职没有时间。另外,可能因为他太忙了,准备得也不是很充分。”

  除了工作上的压力,住宿问题也并没有解决。清华大学住宿紧张,这些检察官们通过中介和熟人,在清华大学的家属院或附近租了房子。

  不过,这在他们看来都是小问题,白森说:“能来学习我就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

2013年11月06日 14:57:4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