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带你走进清华附中体育特长班马约翰班

“马班模式”为何难以复制?

来源:广州日报 2013-10-23 许蓓

  高三学生马嘉莹的一天是这样安排的:清晨6时40分起床,7时40分上早自习,8时上课到12时20分下课,午休一个多小时后,到下午1时40分上课,3时15分放学后就要开始训练。马嘉莹出身于篮球世家,父母都在广东担任教练,她从小练习篮球,现在是清华附中女子篮球队的主力队员。经过下午3小时的训练,马嘉莹要在6时30分回宿舍洗澡、吃晚饭,到7时30分上晚自习,晚上9时到10时30分是自由时间。现在到了高三,她的自由时间也得全部用在学习上,学校宿舍10时30分准时熄灯,这时她累得一合眼就睡着了。

  清华附中马约翰班的学生的生活都跟马嘉莹一样教室、训练场、宿舍三点一线。1986年年底,清华附中开设了以著名体育教育家、清华大学教授马约翰先生命名的体育特长班,主要为清华大学和其他高校的高水平运动队提供优秀生源,至今“马班”仍保持着严格的招生和管理模式,马班的学生来自全国各地,有的是家长和孩子主动考来的,也有少数由体校教练推荐进来,还有清华附中到全国各地选材招生来的。马班历来不乏优秀学生代表,从马班考进清华大学的男子跳高运动员王宇就在今年的全运会上夺冠,原全国男子800米全运会冠军李翔宇也出身于此。

教育方法

体育特长生VS普通学生

两者无冲突思路要不同

  去年刚带完一届马班学生的语文老师胡静对这批特殊学生的教育和培养深有体会,“其实对他们文化课学习的要求,我们还是以扎实地做好基础知识教育为主,不是说都得以优秀的文化课成绩来考量学生是否成功,我们希望孩子都能找到并保持自己的特长。”胡静说,“其实教马班这些体育生,老师的思路是要跟教普通班学生不一样的,他们每天训练会非常疲惫,所以有时候上课还是难免开小差或者提不起精神,有时我们会让他们休息半节课,或者让他课后自己通过作业和笔记来补回这节课的内容,或者再专门补课。去年我们在高考前一天还在给一些学生上课。”

  马约翰班的学生来自全国各地,一般在初中阶段招收入校,这样一来学生们的基础文化课水平就会存在差距,不过清华附中的教学质量和学习氛围会给这些孩子很大的影响。清华附中马约翰班班主任、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田径分会秘书长罗健说,“这是一个教育理念的问题,特长生的特点就是要依靠他的专业特长去发挥自己的社会功能,我们希望培养可以为国家和集体争取荣誉的学生,体育生就是如此,他们可以在各类比赛中发挥自己的特长,而普通学生则通过文化课来找到自己的方向,两者之间并没有冲突。”

  马嘉莹和同学、王宇在跳高训练时的“师弟”陈凯威不约而同地认为数学最难的一门文化课,“不过我们就有一个同学考上了高中理科班,成绩非常好。”陈凯威说,“现在在这个关键的高三阶段,可能我们会多分配一些精力到学习上,学习和训练同等重要。”

打造人才

传统模式VS马班模式

“一条龙”培养模式更适合

  清华大学的体育老师高全也是附中马班的教练,他认为,从初中到大学这样“一条龙”的训练培养方式对打造优秀运动员的目标可能更适合,“现在从业余体校到专业队,从青年队到一线队,再到国家队,中间会有很多换教练、更改训练计划的过程,这对系统的培养运动员来说并非好事,像我们这样从孩子开始发育前就制定适合他的培养方案,根据他的成长做出调整,这种模式有时能培养出运动寿命更长的运动员。”他说。

  虽然不能规避运动员在训练和学习上肯定会分心,但高全仍然认为“马班模式”对孩子来说会更好。“他们跟普通学生一道经历中学时期,他们必须掌握一些文化课知识,即便在中学毕业后他们的体育成绩未必能进专业队,但他们还可以有其他很多可以选择的方向,他们可以到大学去学习更多的生活技能,这一点就规避了可能很多体校或者二线队的专业运动员在退役后没法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的问题。”高全说。

  马约翰班有一个特殊的综合分考量,正式学生每个学期有30分的“额度”,如果迟到、旷课、违纪等,就会被扣综合分,被扣完后就得离开学校,这让年轻的学生们对自己的行为有了更强的责任感。马班学生大多需要住校,这也让他们很早就开始体验集体生活,这是塑造孩子们的品行、品德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马班1990届的毕业生王懿现在是一家国有企业的员工,她在中学时练田径女子七项全能,从马班毕业后考进了清华大学。“马班对我人生的影响就是让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目标在哪里。体育能让你坦然面对压力、懂得调剂自己,对于一个人的意志力、专注力的锻炼,体育的作用是文化课教育可能无法比拟的。”

 

2013年10月23日 14:23:3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