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名学子、20个院系、80个小时不间断挑战极限任务,清华大学尝试课程创新

教改突破,还需大空间

来源:人民日报 2013-1-18 赵婀娜 刘岱

核心阅读

  商业竞标式的课程设计,80多个小时连轴转的极限要求,清华大学的一项课程改革走出了截然不同的创新印迹。这样的颠覆,来得并不早,高等教育理念的突破、现代大学制度的建立,在一次次冲锋中,总是受到积弊巨大惯性的牵制、观念墨守成规的桎梏。

  教育兴,则国家兴,期待各校的教育改革由点及面,各地的破局突围星火燎原。改革需要加码,需要加速,需要更大空间。

  “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使我国南海海域板块抬升,出现一座新无人岛A,你们的任务就是合作开发物资运输投放系统及制作商业勘探开发计划,以取得风险投资赢得竞标。”4天前,一份特殊的课堂任务摆在了清华大学78名学生的面前。尽管他们还没完全弄清要做什么,但倒计时已经开始,接下来的80多个小时里,他们只能从零开始、边学边干。

  这是一堂创新型课程,名叫“跨学科系统集成设计挑战”,于1月14日至17日在清华举行,参加学生以清华大学本科一年级新生为主,来自工业工程系、精密仪器系、新闻传播学院和美术学院等20个不同院系,并被打乱分在8个小组。据了解,该课程的目的是让在校本科生广泛接触不同的学科知识,同时培养学生跨学科团队协作、项目控制与时间管理的能力。

目的

培养管理协作能力才是重点

  “跨学科系统集成设计挑战”的参与者分为“挑战方”和“任务方”。教师和经选拔参与准备教学内容的学生是“挑战方”,他们的共同任务是设计一系列具有挑战性的学习任务,交给“任务方”,也就是实际参与学习活动的78名学员,让他们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学习新知识。

  为了打动“风投人”获取资金,在17日的整体方案展示中,经历了80多个小时不间断极限挑战的学生完成了许多作品:有商业开发方面的,如石油矿物等资源勘探开发、智能捕鱼等;有军事应用方面的,如全自动海面监测防御系统;还有环境保护方面,如海空协同智能油污清理系统。

  但解决技术难题并非课程的关键,课程负责人、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副教授顾学雍称:“在真实世界里,处理技术以外的困难,是比解决技术本身更难、更重要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整个课程项目除了要求学生自己去理解掌握自动机器人的组装控制、航拍摄像等“技术活”外,还要做点儿“艺术活”、“控制活”和“人文活”。比如课程要求他们完成极限学习的记录工作,要拍照片、写博客、剪视频;当事件和任务复杂交织在一起时,时间管理、事件管理、组内合作、组间竞争等难题个个棘手,他们都要能够妥善安排和解决。

  此外,法学专业同学还成立了“专利局”和“法院”,受理知识产权的申请、授权和起诉。课程期间,“专利局”受理批准了共计30余项专利,“法院”也成功调解了一起知识产权纠纷。

  “我们着重培养的是学生的时间管理能力、团队协作能力,以及公民意识和法律意识。”顾学雍介绍道。

反思

灌输式教育无法培育出真正的人才

  为了完成任务,好几个小组采用轮休方式24小时不间断进行“车轮战”研发,但这正是80小时不间断极限学习过程的精髓:在极限的、复杂的任务过程中,不仅完成技术的学习,也要完成时间管理、团队协作和人生体验的学习。

  从河南郑州赶来参加“挑战方”的薛源虽然还是名高中生,却已经是机器人“小专家”,他说:“对于清华学生而言,要想出色完成任务,不仅要在技术上下功夫,更要成功处理好时间、人、事情的关系。”

  清华大学基础工业训练中心卢达溶教授称:“如果学生进入大学后接受的仍然是灌输式教育,那就是将大一念成了高四、将大二念成了高五,对学生的真正成长毫无意义。”

  卢达溶的话,戳中了中国大学向世界一流大学迈进的核心难题——并不是办学规模或师资力量的大小强弱,而是急需扭转的办学理念。

  有着多年国外教学经历的顾学雍认为,我国大学生与国外大学生相比,在接触社会、自主学习方面有着非常大的差距。许多专家学者也认为,我国高校现有办学模式和教学方法必须改革,要从灌输式教学法转向启发式、开放式教学;要从学生个人学习,转向提倡团队合作学习;要从某一学科单打独斗,转到跨学科合作解决问题。

  “在原来的师生关系中,学生基本是观众和听众,只是被动接受,这样无法培养出真正人才。”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产学合作教席主持人查建中表示,“要建设世界一流的高校,先要培养出世界一流的学生,清华这次创新就非常好。”

探索

转变过时评价体系才能让创新持续

  “中国的大学现在就必须设计未来100年的发展方向。”顾学雍说。其实我国高校从未停止创新教育模式的探索。

  2010年,北京大学与美国南加州大学的24名学生利用网络视频共上一堂课,他们基于校园现实需求,先后展示了校园节水计划、节能省电等方面的创新方法和措施。

  而清华大学每年也拿出100个核心实验室作为实验室科研探究课程,供全校的本科生选择“进驻”,这门选修课以个人兴趣为导向,完全打破专业壁垒。每学期在8个实验室“见习”后,就可以获得1学分,每学年可以选修一次。如此算来,一名本科生在毕业前最多可以接触到32位国内顶尖学者,其科研能力也将因见多识广而获得增长。

  不过这些颇具革命性的创新教学方法,一直只是小范围试点或实验,还没能大规模地在北大或清华的全校本科生中得到应用,更谈不上全国推广。

  “这类创造性的课程对教师而言是个挑战,一时观念转变不过来也很正常,但这是大势所趋。”查建中说,“我认为当越来越多的学生、老师和高校认识到启发性、开放性学习的益处后,推广只是时间问题。”

  但在高校中,创新课程的可持续发展不仅需要参与人观念的转变,更需要高校评价系统的转变。

  “现在高校评价教师的体系标准已经过时,许多优秀教师被这些过时的教书匠标准牵扯精力,大部分教学考核只看是否满足了教学的学时,对教学质量的评价根本无从谈起。”查建中称,“要用校外产业的评价、毕业生的表现评价教师,才能激励更多教师转变教学方法,创新型的教学法才能真正可持续发展。”

2013年02月21日 16:52:5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