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规或入俗

——由“恪”字读音引出的故事说起

来源:解放军报 2012-07-04 第8版 常生荣

  “恪”字在现代汉语中读“kè”,这没有异议。可在清华大学就不一样了,因为有陈寅恪教授。

  有一年,清华大学邀请我去给即将毕业的国防生讲一课。清华大学之所以请我讲课,是因为我在东南沿海的一线部队带过兵,也实际操作过接收地方毕业大学生的工作。那时,我还在总政群工办工作,兼任国防教育办主任。经总政领导批准,到清华大学去给他们讲了一课。讲课的主要目的是鼓励他们献身国防。当时,国防生到部队的热情都很高,他们把部队憧憬得非常美好,而忽略了实际的艰辛。我鼓励他们到作战部队工作,同时也讲了一些部队的实际情况,特别强调,部队也是社会的一部分,以使同学们在思想上有充分的准备。

  讲课时有一个小插曲,虽然已经过去了若干年,这个事情依然萦绕在我的脑海里,觉得总有一天应该作一个阐述或说明。那次讲课,我引证了清华大学早期的一些著名学者和大家的名言,其中就包括陈寅恪。我讲陈寅恪(què)时,发的是陈寅恪(kè)的音。这时,听课的学生都笑了,笑得很含蓄,算是给我点面子。我知道他们在笑什么,认为我读错音了,甚至觉得连这样的大家也读错了。面对这种情况,我并未做解释,继续讲了下去。下课之后,清华大学的老朋友祁金利请我吃饭。我对他说,同学和老师们在笑我把字读错了。他说,不应算错,出了清华大学,这个“恪”字读“kè”都是对的。我说,在清华大学这个字读“kè”也应该是对的。为什么呢?过去我也一直读陈寅恪(què)。为了慎重起见,讲课前,我又认真查了字典。在新华字典上,这个“恪”字就读“kè”,不读“què”。为了准确,我又让同事也查了,结果都是读“kè”。新华字典是我们读音的尺度和标准,所以此次讲课,我特意把它发为“kè”音。

  那么,在陈寅恪这个名字中“恪”为什么读“què”呢?因为陈寅恪是江西修水人,修水是客家人的一个主要聚集区。现在江西、福建一带有很多地方在争客家人的发源地,可以肯定的是,修水这个地方是客家人居多的。客家人是哪里来的呢?我带部队在闽赣交界的地方演习时,曾专门找来有关书籍查看,并翻阅了许多有关客家人的资料。有句话说:“客家哪里来,来自黄河边”。这就是说客家人是从中原包括西北、中原、山东等地迁徙过去的。客家人到了南方之后,语音之中保留了许多古汉语的读音。陈寅恪是客家人,他名字中的“恪”字在客家话中读“quò”,实际上是沿袭了古汉语的读音。现在,普通话中没有此音。陈到了北京之后,便被当地称为“chén yín què”,以至到后来所有人都把他的名字叫作陈寅恪(què)了。有不少严谨的人,还专门就此请教过陈寅恪,他本人对此也并不追究,认为读què或kè都是可以的。他在1940年5月致英国牛津大学的英文信中的署名是“Tschen Yin Koh”。这说明,他自己也是倾向读kè音的。

  我说这个小插曲的意思,就是说明这个“恪”字在新华字典上就是读“kè”,不读“què”。因此,在社会上一般都读陈寅恪“kè”,这也没错。至于陈寅恪在清华约定俗成读“què”,体现了清华这所高等学府对身为客家人的著名学者陈寅恪的尊重和爱戴,也不失为一段佳话。深入地想,在清华大学读“恪”字,其实是个循“俗”还是循“规”的问题。循俗则不入规,循规则不入俗。

 

2012年07月17日 13:57:0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