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果拉:我满怀敬畏仰望你

——追踪清华学子吴毅恒的赴藏从军之路(下)

来源:解放军报 2012-03-24 郭丰宽

  在记者看来,这是一双像鹰一样敏锐的眼睛。

  3月18日晚21时,天高月冷。走上海拔4900米塔克逊二连哨位的吴毅恒,没有被高原寒冷的夜风折服,而是若有所思地仰望着右前方那座最高的雪山。

  第一天站哨,班长颜红林告诉他,那座雪山就是他日思夜想的查果拉哨所所在地,海拔5318米。 

  到二连十几天了,吴毅恒听到不少关于查果拉哨所的故事。

  那晚,他和五班长冯朋乐聊天,得知查果拉的生态环境和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别说不长树,就连最耐寒的高山草每年也只能冒出几根象征性的细芽,山上几乎见不到绿色。

  山,永远是秃的。有一年老兵退伍到山下,不知谁喊了声:“树!”大伙儿迅速把目光投向远方。那是一棵挺立在高原上的孤树。半晌,大家齐声喊道:“我们看见树了!”霎时,老兵们一齐朝树跑去,抱着大树摇呀喊呀,继而哭成一团。

  老兵刘晓峰清楚地记得,由于饮用的雪水矿物质少,再加上缺乏维生素,哨所60%的官兵不同程度地出现指甲凹陷、脱发掉发等病症,有的官兵还患有心脏、血管和消化系统疾病。

  查果拉哨所现任哨长五斤多杰四上查果拉,由于长时间在缺氧状态下工作生活,患上了严重的高原病,住进西藏军区总医院接受治疗已经好几个月了,战友们无时不在牵挂惦念他。

  营长胡光军翻开《岗巴故事》,有段记录让他永生难忘——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级考虑到查果拉哨所官兵运送生活物资的需要,编制了几十头骡马和牦牛。没想到,这些身强力壮的“战友”上哨所不久,便一匹匹悲壮地倒在凛冽风雪中。

  上世纪八十年代,哨所官兵高兴地迎来了性能良好的高原型汽车,这些钢铁制成的现代化交通工具,夏天还可在山上缓慢行驶,到天寒地冻的冬季就趴窝了。惟有战士们顽强地在那里生活、战斗着。

  “风雪、缺氧、没有绿色、高原病综合症,你将面对这一切,后悔吗?”“有什么后悔的?不当兵才会后悔一辈子。”吴毅恒爽快地对记者说:“那些老兵班长的经历,就是我的人生航标;他们的生活,就是我最想要的。这些故事更加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在这里,高铁、高速公路、宽带、校园、时尚……都只是一些词语,相比之下,在清华园读书多舒服呀?”记者故意问他。

  他沉思后说:“若干年后,当那些有识之士面对我们的墓碑时,他们会说,我们所从事的职业是崇高的、伟大的。”

  记者抬头,久久望着吴毅恒那双鹰一样敏锐的眼睛。

  后记:目前,查果拉哨所大雪封山,要到5月左右开山后,吴毅恒才能和战友们进驻哨所,追逐他的军旅梦想。到时,记者将继续追踪这位清华学子的从军路。

2012年03月26日 15:01:3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