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教育未来发展新特征研究”在蓉举行专题研讨会

清华大学副校长谢维和谈教育评价

《教育导报》12-1 记者 李益众

  11月27日,在成都举行的国家社科基金教育学重点课题“基础教育未来发展新特征研究”专题研讨会上,清华大学副校长、教育研究院院长谢维和作了《培养.分类.评价——学生个性化发展的若干问题》的专题讲座。

  “如果你患了感冒,是希望医生花九分的精力看病、一分的精力开药,还是用一分的精力看病、九分的精力开药?很显然,医生只有对感冒种类进行细分研究,才能更好地药到病除。”谢维和以病患关系来比喻师生关系,倡导教师关注学生个性,对学生进行精细化的分类研究。

  谢维和倡导重新认识“培养”的含义,分析教育培养的本质特征,以促进学生个性化发展。语言学家、教育家吕叔湘曾说,教育的性质类似农业,而不像工业。工业是把原料按照规定的工序,制造成为符合设计的产品。农业是把种子种到地里,给它充分合适的条件,让它自己发芽生长,自己开花结果。叶圣陶认同这一观点,进而解释说,学生跟种子一样,有自己的生命力。老师能做的,只是供给他们适当的条件和照料,让他们自己成长。

  在谈到分类时,谢维和列举了众多分类方式,有的按性格、兴趣划分;有的依据社会学、心理学划分。谢维和强调,对学生进行科学合理分类一定要坚持三大原则:美丽、平等、成就。美丽原则是指不要对学生进行美丽与丑陋这样的定性分类;平等原则强调不要对学生厚此薄彼;成就原则要求教师以帮助学生成长为出发点而非打击学生。

  谢维和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谈论评价问题。小时候,他和邻居家的小孩都喜欢养小鸭子,甚至会相互攀比。谁的鸭子长得快、长得肥,谁就会获得成就感。谢维和说,把小朋友的能力体现为鸭子的长势,这是典型的“对象化”评价。以考试分数评价学生与此类似。考试是低级的教育评价,素质是高级的教育评价;后者包含前者,两者并不矛盾。

  谢维和说,考试这种“对象化”的评价本不应该是最终评价,只是一个阶段、一种表象,可供教师参考。但是由于种种现实状况的干扰,教育评价在“考试”评价这一阶段中断了,它因而就承担了过多的社会压力。

2011年12月01日 11:52:32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