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晔:清华园 清华人

来源:科学时报 2011-04-27

  2000年进入清华园,2009年博士毕业,我在蕴藏古典质朴气息和现代科研氛围的园子里生活学习了9年。人生能和清华有如此长时间的交集,要感谢命运的厚爱。

  9年,“清华”两个字已烙在心底。有谁会忘记那“水清木华”的园子?又有谁会忘记那一园子“心清气华”的人呢?

  清华园水清木华。园子里的水是澄清的,蜿蜒流淌的万泉河,锦鲤戏水的荷塘,给园子增添了无穷的活力。

  园子里的树是挺拔的,杨柳拂岸,银杏添色。园子里有北京最早的春天,骑着自行车飞奔在南北主干道,满园春色,柳絮飞舞,生机盎然。夏天从西操场踱步到荷塘,垂柳披拂,荷花掩映,神清气爽。秋天从西门漫步到主楼,一夜西风萧瑟,银杏叶飘落漫道,如一袭皇袍横披在主干道,一层灿烂,留恋在树上的银杏叶却依旧黄得透彻,让人荡气回肠。冬天,一场大雪,园子里满眼都是琼枝玉树,银装素裹,让人顿生彻骨的清凉,灵魂被荡涤到不藏一点尘埃。

  园子里的草是繁茂的,下过雨的草坪绿得流油,几只松鼠从草坪上的树间来回穿梭,偶有游人扔点坚果,便精灵般快奔过去,吃完后再可怜楚楚地瞅着你。

  正是在这样一个草木葳蕤、碧水点缀的地儿,母校已年到百岁,书写了百年辉煌。

  若来清华,从西门进入,沿东西主干道走,约一半路程,便会发现路北那以灰白色调为主的牌坊,其弯弧上镶嵌一块大理石,石上镌刻着清代重臣、“旗下三才子”之一的那桐所书“清华园”三个大字,这便是传说中的“二校门”。

  从二校门往里走,便走进了母校的百年历史。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礼堂,典型的罗马式与希腊式混合风格建筑,据说它身上一砖一石都是从国外运来的。看到它,便能忆起母校的渊源。礼堂四周分布着清华学堂、同方部、科学馆、图书馆等早期建筑。

  若沿着东西主干道一直往前走,快到尽头时便会看到主楼。主楼由“西主楼”“东主楼”和“中央主楼”组成,由四个“过街楼”联成整体。主楼的整个体态像是一位展开臂膀的母亲,在迎接自己的孩子。百年来,清华正是以这样的心胸得天下英才而育之。

  如果说,从二校门往里走,看到的是母校的底蕴,那么从主楼往南北看,见到的便是母校的活力。综合体育馆、跳水馆、信息科学院的FIT楼、经管学院的伟伦楼以及法学院的明理楼等昭示着清华正以更加开放的姿态走向世界。

  清华人心清气华。在园子里的人身上,你看不到浮躁。清华的校训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校风是“行胜于言”,学风是“严谨,勤奋,求实,创新”。

  园子里的人信奉努力付出,实业兴国。于是,你在主干道上看到的常常是川流不息的自行车,来往于宿舍、食堂和教室。哪怕是周末,自习室里一样人满为患。有时候为了占一个自习座位,园子里的人就会一大早奔到教室门口排队。园子里的人努力是因为身上流淌着“耻不如人”的血液,时刻铭记“落后就要挨打”的教训。

  园子里的人追求完美,眼里放不进沙子,即使追女朋友也要做好每个细节,浪漫到极致。

  在园子里的人身上看不到庸俗,只有朴实。记得骑着一辆旧自行车的大中校长,他会在下班路上倚着自行车听教师反映情况,会因为自己的自行车被撞倒而向学生道歉。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校长,园子里的人才不会去攀比物质享受。

  也许有一天,你会惊讶地发现经常和你一起上自习、穿戴普通的室友竟然有着显赫的家世背景。园子里的人低调内敛,不会主动告诉别人自己是清华的学生,直到有一天你发现身边那个家伙工作拼命、水平了得,千方百计打探才得知是清华毕业的。

  园子里的人做事脚踏实地,因为他们有着坚定的信念和追求。园子里的人不会高谈阔论,但是也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事情和言论,会自己去辨别、去分析,理性至极。园子里的人信奉的永远都是“爱国,奉献”“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努力地充盈思想,强健体魄,誓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水清木华的园子里养育着心清气华的人。而园子里那些曾经心清气华的人无论走到了哪里,却早已将精神留在园里,凝结成清华独有的风骨。

  每一方土,每一池水,每一棵树,每一株草,睹园内物如见园内人。怀念中秋节的荷塘月色,怀念清华男生的三千米测试,怀念曾经挥洒过汗水的实验室,怀念曾携手共度这段人生最美时光的老师和同学。时刻告诉自己,要努力做一个清华人。(作者系清华大学电子系2000级学生)

2011年04月27日 16:04:14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