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之大

俞可
 
  清华奠基于“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三千年未有之强敌”(李鸿章)之际,清华屹立于“一曲悲笳吹不尽,残灰犹共晚烟飞”(李大钊)之上。
 
  应和着“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历经百年,清华从一家“赔款学校”嬗变为一所顶尖学府。
 
  成就清华百年伟业的恰恰是其国际性。大学,从诞生之日,便展露开放的、现代的、国际的态势,跨越文化、超越边境、穿越历史。
 
  这才是大学之大!
 
  大学之大,不仅大在放怀,还大在放声。
 
  陈寅恪的一言“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锻造了清华的学术精神;梅贻琦的一席“大楼大师说”为教育家办学定下基调;蒋南翔的一声“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吹起了民族独立与解放的号角;朱自清的一篇《荷塘月色》,让世代学子对“水木清华”魂牵梦萦……
 
  当然,胡敦复1911年以“自立立人,自达达人”之呼号在清华揭竿而起,并率中国教员出走清华;一句“整个清华没有一个教授有资格充当钱某人的导师”,吐露了钱钟书的狂狷;以“非人的”、“单调”、“矫揉”等词语,朱湘了断与清华的情缘;王国维1927年留下“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之遗言而纵身一跳,堪为绝响……
 
  大学,有容乃大。清华之放怀与放声彰显的是大度与大气。大度与大气之张扬,高歌猛进固然奏效,但无声或许胜有声。1920级毕业生馈赠母校的日晷,其底座镌刻铭言“行胜于言”。此“行”便无声地勾画出清华从教育救国到教育强国的百年路径。
 
  百年强国梦,百年清华魂。回眸百年清华,倾听昨日清华与明日清华之对话,激荡回响,有声抑或无声。(作者系全国高等教育学研究会学术委员会秘书长)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1-04-17

2011年04月18日 18:45:3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