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发布清华简最新整理成果

清华简再次挑战史上学术公案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1-02-20 杨桂青

  古老的历史,照样能让现代人激情澎湃。

  在近日召开的《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成果发布暨出版座谈会上,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主任李学勤教授和他的团队发布了清华简最新整理成果,个中惊喜感染了与会者。

  秦朝大火引发的学术公案

  2008年7月,清华大学入藏了约2500枚(含残片)流散境外的战国竹简,目前,李学勤和他的团队已整理出60余篇文献。本次面世的《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共包括《尹至》、《尹诰》、《程窹》、《保训》、《耆夜》、《金縢》、《皇门》、《祭公》和《楚居》9篇文献。李学勤说:“上述9篇,前8篇都属于《尚书》或类似《尚书》的文献。”

  《尚书》是研究先秦历史最重要的典籍之一,是古代历史文献的汇编,传说孔子选编的《尚书》有百篇之多,但经秦代焚书,大多失传。汉初济南伏生只传28篇,称《今文尚书》。汉景帝末(或说武帝时)曲阜孔壁发现《古文尚书》,比伏生所传多了16篇,后又佚失。又有杜林在西州得到的“漆书”本,也已亡失。李学勤说:“两千年来,清华简首次发现了《尚书》以及类似的典籍。”

  现存《十三经注疏》中的《尚书》里有据说是出自孔壁的《古文尚书》,经过宋代以来许多学者的研究,已论定为后人伪本,但直到现在还有学者为之翻案。清华简中真古文《尚书》的出现,除本身有极高价值外,还有助于解决这方面的纠纷。

  “清华简中与《古文尚书》有关的有《尹诰》一篇,《尹诰》又名《咸有一德》。我们可以证明,这篇就是《古文尚书》中的《咸有一德》,因为在上博简和郭店简中也引用了《尹诰》,所引的另外一句和传世本不同,可是从用字看,和汉代郑玄所引的相关引文有密切关系。而这篇与《十三经注疏》中的《咸有一德》、《尚书正义》中的完全不同。”李学勤说。《尹至》和《尹诰》是有关伊尹和商汤的重要文献,涉及商汤灭夏的史实,极为重要。其中的《尹诰》曾在孔壁发现,后来失传,是《古文尚书》中的重要篇章。

  “清华简中还有《说命》三篇,目前我们还没有整理出来。但现在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它们和孔传本《尚书》中的《说命》三篇是不同的。”李学勤说。

  “清华简中还有性质类似于《尚书》的前人未见的文献,如本辑所收《保训》一篇,是焚书以后从来没有人知道的。公开发表的有关《保训》的论文已有100多篇,在学术界已引起热烈讨论。”李学勤说。《保训》讲述周文王临终前对其子武王的遗言,提到尧舜和商朝祖先上甲微的传说。篇中所包含的中道思想,很有哲学意义。

  也有学者质疑《保训》的真伪。简文面世不久,疑窦重重在所难免,这更加吸引了学界的关注。

  关于《尚书》的真伪,历代学者争讼不已。清代经学家皮锡瑞说:“孔子所定之经,唯《尚书》真伪难分明”,“《尚书》伪中作伪,屡出不已,其故有二:一则因秦燔亡失而篇名多伪,一则因秦燔亡失而文字多伪”。

  安徽大学党委书记、中国文字学会会长黄德宽教授说:“清华简公布的这批与《尚书》相关的资料,至少反映了战国时期的文本面貌,这必然促进传世《尚书》等文本的校读研究。”

  借以研究周初历史

  “清华简的简文与传世本比较,有许多重要的异文,对于研究周初史事至为重要。”李学勤说。

  他以清华简中的《金縢》等篇目为例来说明了这一点。《金縢》见于伏生所传的《今文尚书》,清华简中也有《金縢》,简上标题为“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武王之志”,“金縢”一题是何人何时加上的,并不清楚。《金縢》是《尚书》中的重要一篇,记载周武王灭商后不久即卧病不起,武王之弟周公为武王祈祷,愿代之生病,表示对武王的忠诚。文中记载,周武王在“既克殷三年”后生病,与今本作“二年”不同;简文作“周公居东三年”,与今本作“周公居东二年”不同,等等。“差别只有一年,但是意义重大,这影响到了武王伐纣的时间,也影响到周公摄政的时间。”李学勤说。

  “这篇简文还有一点特别之处,那就是,简文中没有写到占卜的内容,只有关于祈祷的内容。这怎么解释?我们还不清楚。”李学勤说。

  “清华简还证实了,传世《逸周书》中的若干篇是可与《尚书》比肩的重要文献。”李学勤说,“汉代学者认为,《逸周书》是孔子‘删书之余’。究竟性质如何,也是争论不休的问题。清代有学者认为,《皇门》、《祭公》可能是西周作品,可是,传世本错漏太多,很多地方几乎是读不了的。清华简中的《皇门》、《祭公》两篇,保存完整。”据李学勤介绍,《皇门》记载了周公训诫群臣献言荐贤、助己治国的相关内容,《祭公》是周穆王时大臣祭公谋父临终前的嘱托。这两篇均有非常重要的历史价值,文字古奥,很多地方可以与青铜器上的文字相对照。将其与传世本对读,可以纠正传世本中的许多问题。李学勤说:“比如,汲冢书中的《穆天子传》是战国时代的小说,里面有真实的人物,比如毛公后人毛班。后世很多学者提到毛班时,只能引《穆天子传》,但它是小说,不是历史。清华简《祭公》一篇提到了毛班,而且说他是三公之一。但传世本中毛班并不存在。”

  清华简中有《程窹》一篇,汉代人曾收进《逸周书》,王符在《潜夫论》中曾引用过,但唐宋以后失传,现在仅有部分佚文传世。“清华简的《程窹》非常完整,详细记述周文王‘受命’(称王代商)的传说,对于了解‘文王受命’有重大帮助,弥补了千年来的遗憾。”李学勤说。清华简《程寤》中记载,周文王夫人太娰做了一个梦,商代朝廷中长满了荆棘,她的儿子姬发也就是后来的周武王把松柏这些常青植物移植到商廷中,代替了荆棘,这被解释为“周将代商之兆”。

  清华简中还发现了前所未有的周代诗篇。

  《耆夜》一篇,记载周武王八年征伐耆国(即黎国)得胜回到周都后,在文王宗庙举行“饮至”典礼,参加者有武王、周公、毕公、召公、大夫辛甲、作册逸、师尚父(即姜太公)等人。典礼中饮酒赋诗,诗的内容均见于简文。该篇与《尚书•商书》的《西伯勘黎》相关,并纠正了《尚书大传》、《史记》以为伐黎为文王时事的说法。这篇竹简既有历史价值,又有文学意义。“其中周公的一首诗竟然与现在《诗经•唐风》中的《蟋蟀》一诗有密切关系,更是出人意料。至于什么关系,在文学史上会起什么作用,有待于大家讨论。”李学勤说。

  楚文化研究或有大突破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收有《楚居》一篇。李学勤说:“《楚居》简是清华简中最长的简,长度有48厘米多,全部用楚文字书写。它复原了楚国历史及地理。”

  据介绍,《楚居》体例类似于传世古书《世本》(《世本》已佚,只有辑本)中的《居篇》,非常详细地叙述了历代楚君的世系及居处建都之地,从传说中楚的始祖季连开始,一直讲到战国中期的楚悼王(公元前401-公元前381年),列举历代建都的地点以及迁徙的原因。其中许多地名可与已发现的楚简联系对照,为楚国的历史地理研究及文物考古工作提供了大量线索。

  李学勤说:“我特别要向大家推荐的是《楚居》简开头的三段传说故事,它们带有浓厚的神话色彩。第一个传说讲楚国的先祖季连娶妻的故事。季连是祝融的后人。故事中讲了季连降生的地点,以及在什么地方从事什么活动。季连顺着汌水,也就是今天的淅川,逆流而上,在一个叫方山的地方见到盘庚之子。故事中提到‘盘庚之子有女’,她就是盘庚之子,还是盘庚之子的女儿?这个大家可以讨论。季连见到这个女儿,而她已经有聘了,季连追上她之后就娶了她,楚人的后人从此繁衍。这告诉我们一个线索,楚人的祖先和商人的祖先有关系。”

  《楚居》的另外两个传说讲了楚人为什么称为楚人,楚人为什么在晚上祭祀,楚国与鄀国的关系等。

  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赵平安教授说:“楚文化受商文化的深刻影响,清华简再次印证了这一点。”简中讲到楚武王的时候,都城因为地方小,不能适应人口增长,于是对紧邻水域疆浧进行改造,扩大居住面积。改造的方法是把疆浧的水围起来,向水域借空间,也就是后世的“筑圩子”。经这种方法改造的地方叫做郢,疆浧改造后称作疆郢。赵平安解释说,简中关于楚国都城郢的起源的传说,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当时的历史真实。

  清华简为古文字特别是楚文字研究提供了珍贵的资料。“收入《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的9篇竹简,都是以楚国文字书写的,具有特殊的结构风格,对进一步推进楚文字的研究,会起重要作用。”李学勤说,“在战国文字中,楚文字是占有材料最多的。所以,关于战国文字的研究,很多是以楚文字的研究为基础的。对楚文字的研究,包括整个战国文字的研究,推动了对先秦古文字的研究。”

  清华简中的《金縢》、《皇门》、《祭公》等均有传世本可相对照,对于推进楚文字研究有很大便利,可以新解出一系列楚文字。对于识别楚文字的结构规律,亦有帮助。

  《系年》释读年内有望完成

  自入藏以来,清华简的研究与保护工作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热情关怀,以及国家发改委、教育部、科技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等部委的大力支持。教育部、科技部以及国家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先后设立专项予以资助,国家发改委已决定拨专款彻底改善清华简的保护条件,使国宝长留人间。清华简的研究和保护工作是中国历史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清华大学把清华简的研究和保护看作人文社会科学建设与发展的突破口和引擎。

  在成果发布会上,李学勤透露,他们正在着手《系年》简的整理、释读工作。

  “《系年》是编年体史书,比较接近于《竹书纪年》。《竹书纪年》记录的是从夏代到战国时期的历史,《系年》从周初开始写起,一直写到战国中期。从目前能找到的材料看,《系年》的写作年代应该是在战国中期的楚肃王、楚宣王时期。”李学勤说,“《系年》共有138支简,简上有编号,共23章。”

  曾有学者问李学勤,《系年》是不是楚人所编的历史。李学勤说,这还不能确定。“《系年》不为楚人遮丑,带着一种全国的眼光,历史涉及各个方面。《系年》中所记历史主要集中在春秋和战国时期,西周的历史相对很简单,但可以帮助我们澄清今天西周研究中很多不清楚的地方。”

2011年02月21日 12:47:24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