徜徉水木清华

来源:长沙晚报 12-20  梁敏

  十一月的那天在清华园内徜徉,天空蓝得湛澈,没有一丝白云,不含一点杂质;太阳耀人眼目,照在人身上暖暖的,让人内心里有微微的暖意;风有些寒冽,吹得人干干的,却也有不似南方初冬的爽气;园内树木全都高大笔直,草地有些泛黄,但与枯叶倒也相安。银杏的叶子非常美丽,看过去有一幅幅油画的味道。

    学校派老师给我等一行讲着清华一处处建筑及景致的来历,同学们或颔首或沉思,好像入定了一般。同学们在二校门前集合留影,这座当年被梁实秋先生描写为“青砖砌的,涂着洁白的油质,一片缟素的颜色,反映着两扇虽设而常开的黑栅栏门,门的弯弧上镶嵌着一块大理石,石上镌刻着清那桐的‘清华园’三个擘窠大字的二校门”,在文革初期被拆除,1991年重建,在那天晴朗湛蓝天空的映衬下,洁白的大门及弯弧大理石的字依然在,黑色的栅栏门已不复存在,体现着现今清华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大礼堂坐落在校园西区的中心地带,庄严雄伟,一直被清华师生视为自己坚定、朴实、不屈不挠性格的象征,大礼堂大草坪南端立着石的古典计时器——日晷,那句经典的“行胜于言”的烫金大字镌刻于上,激励着一代代清华学子为国家为民族发奋图强,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一起构筑着清华人的灵魂,支撑着他们的理想与信念。

    著名的朱自清先生《荷塘月色》里描绘的如梦如幻的荷塘,而今一派萧瑟,既无田田的荷叶,也无脉脉的流水,时间、地点、心情全不对,当下的我颇有些惆怅和感慨,倒是杨柳的风姿有些似曾相识,却不是朗朗晴空下,没有那么梦幻缥缈。

    水木清华倒是个可爱的去处,有潺潺流水和高低错落的山石,这一称谓源自晋人谢混的诗“惠风荡繁囿,白云屯曾阿,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将其作为这个国内顶尖学府的名称,也不枉诗人的一番慧心。

    看过如此美景过一小石径,来到了闻一多先生的塑像前,这里树木苍翠葱茏,于阴凉中我看到闻先生的塑像及他亲书的一段话:“诗人主要的天赋是爱他的祖国,爱他的人民”,心中不禁油然而生敬意,一腔热血在全身沸腾着。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了,我站在塑像前遐想,仿佛被不知所名的气场给震慑住了。隔着时光隔着阴阳,我体味着闻先生的话语,突然,犹如晴天的一道霹雳,忽然顿悟了一样,在水木清华旁边肃立着闻先生的塑像和这句话不正是清华性格和精神的最好诠释吗?

  人为什么而活,因什么而爱,脱离了对国家、对民族的爱,那不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吗?水是世上最柔弱又是最强大的东西,是生命的源泉,是永不枯竭的;木是质朴的,坚强的,在水的滋润下,根植于大地,春华秋实,默默奉献,从不索取,从清华大师们的身上,我看到了不朽。

2010年12月20日 12:06:1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