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前沿科学:中国进程非常快
——访杨振宁

来源:四川日报 2010-09-14

  9月10日,著名科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先生,在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演讲。慕名而来的有大学生,也有小学生,礼堂过道挤满听众。近两个半小时的时间,88岁的杨振宁围绕求学、研究经历娓娓道来,中气十足,声音洪亮,中途未喝一口水,现场不时报以热烈掌声。

  杨振宁接受采访时称,中国追求前沿科学的进程非常快,最快10年内将问鼎诺贝尔奖。

  《神秘的宇宙》:

  67年前,这本书引导他走上“物理之路”

  ☆与专业无关的讲座,也许一次听不懂,两次就能懂一点,这就是渗透学习法

  ☆今天的研究的价值,或许只有历史能回答

  记者:在学习和研究中,您为什么一直强调 “兴趣”的重要性?

  杨振宁:一本叫做《神秘的宇宙》的书,对我钻研物理学产生了绝对影响。它讲的是20世纪初发现的一些物理学新现象,1933年我在初中图书馆一看到,就产生了浓厚兴趣,1938年考入西南联大,依然乐此不疲。读大学阶段,我从研究统计力学的归国博士王竹溪先生那里,了解到“相变”概念,尽管数学知识不够,听不太懂,但觉得值得钻研。哪知,我未来1/3的工作时间用在了这个领域,近两年也是如此。

  兴趣是出发点,还需要充分准备。我在国外接触过一些留学生,他们不喜欢与专业无关的讲座,认为听不懂。但是,一次听不懂,两次就能懂一点,这就是渗透学习法。“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传统观念,容易排斥这种方法。1947年,为了完成博士论文,我在芝加哥大学找了4个感兴趣的实验研究题目,每个都是研究一两个月就放弃了,实在感到力不从心,这是我一生的低潮期,甚至有段时间我给朋友写信,用了“想象毁灭”这些词句。但谁能预料,这些曾被放弃的题目,不少日后竟出了大成果。这就是准备,也是对兴趣的培养。

  记者:年轻人在学习中容易遭遇挫折,兴趣点来去都快,如何培养兴趣?

  杨振宁需要坚持,有好想法,不要轻易放弃。今天的研究的价值,或许只有历史能回答。上世纪50年代,我与李政道在理论上否定了宇称守恒,大多数物理学家都知道这个实验很关键,却都不想做,因为太困难太麻烦。只有吴健雄女士愿意尝试,1956年的实验可谓震惊世界,能够坚持,这是她的过人之处。

  记者:您怎么看待同学之间的切磋呢?

  杨振宁:这也是一种学习方法。大学时代,我与黄昆、张守廉人称“三剑客”,我们白天一起上课,课余就泡茶馆讨论各种问题,晚上又在宿舍继续争论。记得有一次,我们争论量子力学中“测量”的意义,关了电灯上了床,辩论仍然没有停止。我现在记不清争论的确切细节了,只记得我们三人最后都从床上爬起来点亮了蜡烛,翻着海森堡的《量子理论的物理原理》来调解我们的辩论。

  教育理念:
  训导与启发相结合理论与现象关注并重

  ☆历史地看,中国追求前沿科学研究的进程,不是慢,而是非常快

  ☆建议学生们多注意现象研究,多学习新的研究方法

  记者:我们一直期待着中国产生诺贝尔奖得主,时至今日,仍没有突破。

  杨振宁:不要太着急。历史地看,中国追求前沿科学研究的进程,不是慢,而是非常快。中国教育的成果是显著的,向前推几十年,我读初中时,大街上95%的人是文盲,现在可能只有5%,这种成就史无前例,值得所有人骄傲。有人预言20年内我们有人将获得诺贝尔奖,不算乐观,我认为10年之内就会出现。

  记者:国外的哪些教育理念值得中国学习?

  杨振宁:中美两国有着不同的教育哲学理念,中国强调的是训导,美国强调的是启发,至于哪个更好,不易作答,但取长补短的态度,是必须的。2005年我在清华教大一物理,有个学生想出国读书,找到我写推荐信。我建议他想清楚几个问题再做决定,一是如果面临国外学生的 “学术欺压”,你会如何反应,是否适合竞争的氛围?二是国外强调引导,教授不会管学生,你是否有自学的能力,是否不惧怕“孤独”?其实是希望他了解自己受教育经历的偏重,期望他弥补过去方法经验的不足,学会吸取新的经验。

  此外,中国大学的课程相对深奥,如每个物理学专业学生,都要花很长时间念所谓的“四大力学”骨干理论课程,这些自然重要,只不过物理学不单只是骨干,有骨,也要有血肉。这种现状正在发生转变,我建议学生们多注重现象研究,多学习新的研究方法。(张守帅)

 

2010年09月14日 10:51:52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