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化系列调研之《陋室铭》

清华宿舍变迁简史之二

  每一所大学都有与之相称的校园文化,而在这些文化之中,宿舍文化是最安静,也是最热闹的。没有什么比生活更平凡,也没有什么比生活更精彩。在清华这所历经百年而日新的大学里,宿舍是记录时代的胶片,变迁是折射时代进步的脚印。让我们阅读宿舍的变迁史,聆听时代的变奏音。

---前言

  早期清华女生宿舍

  现在我们清华男生经常会抱怨学校里的女生少,有的班甚至是传说中的“和尚班”。然而在以前,清华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和尚学校”。1928年,“清华学校”正式改名“清华大学”,同年开招女生。由于人数较少,女生们暂住古月堂、西北院(即怡春院)等处,一直住到了1933年。

古月堂

  古月堂是一所四合院式的建筑,早年是园主的书房,住进女生后,曾被戏称为“狐(胡)堂”。 现在我们在晚上十点前,还是可以登记进入女生楼的;然而在那时,女生宿舍是不让男生随便进入的。曾经发生一件趣事:一位竞选学生会主席的老学长,被人传授了如下的获胜“必杀技”:在施政纲领中强调要摘除女生宿舍前"男生止步"的牌子。可惜的是,竞选者最终没有鼓起勇气,做出如此激动人心的承诺,竞选的结果也可想而知了!

  古月堂的管理非常严格,除非男扮女装,否则男生们也只能“望堂兴叹”。但是人为的阻隔却使他们对"狐堂"充满好奇。那时的男生们盼校庆之心很是急切,为什么?因为只有在每年一度的校庆日,古月堂才对男生开放,供他们尽情参观,因此这一天对于男生来说实在太宝贵了。

  1933年,清华女生从古月堂搬进了新修成的宿舍---静斋。从此时开始,男生们的目光也由古月堂移到了静斋。可是尽管位置换了,男生们却仍然不能随便进入女生楼拜访,只有校庆日除外。我们的老学长对这一天有这样的回忆:“记得1934年校庆那天,上午九时,静斋的主人们都在迎候来宾,站在各自的卧室前门,最初来宾不多,他们按顺序登楼参观卧室,后来人越来越多,几乎是蜂拥而上,难以招架。来宾中除本校男同学外,不少是邻校燕京大学或是不知识的朋友,还有同学们的亲戚以及当年来校演出的话剧演员白杨和京剧票友俞珊女士。还有,意想不到来了两家报社的记者。那一天,我们各卧室除了打扫得格外干净整洁外,案头还插上迎春、丁香和榆叶梅之类的鲜花,有的在书架和墙角的小木架上方摆几尊文学和哲学名人的石膏像,别无它物,惟独墙上挂的或床前柜上摆的屋主人或她的友人的照片。”

静斋

  在清华,女生们一直被当作公主对待。在当时,不光是男生会持这种态度,就连学校为女生们提供的静斋亦是如此。静斋里设有一间30平方米的长方形会客室,就是“公主”们接见“朝拜者”的处所。会客室的装饰很是考究,典雅的紫色皮面大沙发环着整个客厅,东西的玻璃窗打开时宽敞明亮。为了让室内显得雅致,窗户上都蒙了白色的纱,光线进来后,带着梦幻的朦胧,穿过窗户两边拉开的绛紫色的厚重窗帘,淌在铺着优美图案的地毯上。不过,当时对会客的时间做了严格的规定,只有在中午和晚自习后熄灯以前,才可到此拜访,由于时间仓促,往往聊到兴头上和紧要处就被驱逐,总也言不尽意。周末的时候,时间可以长些,但时间也总是紧得很。

  对那时的男生而言,大学期间最能引起他们心驰神往地方,无疑就是女生宿舍了。曾有学长风趣地把女生宿舍比喻为“东宫”、“西宫”。一位学长曾有优美的诗句来描述女生宿舍:“女生宿舍被哥儿们称作仙宫,绿的柳丝罩着红楼,馥郁的香味有时会从宫里飘出来。夜里,月从仙宫的屋角后升起,因为是仙宫的屋角,这月,是更美了。”(供稿 百年校庆办志愿者工作部 校团委志愿服务指导中心 热能系团委 编辑 襄桦)


  参考书目:

  1.《清华逸事》黄延复著

  2.《清华八年》梁实秋著

  3.《清华园日记西行日记》浦江清著

  4.《母校清华大学与我的戏曲情结》胡芝凤著

2010年11月02日 10:06:1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