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融合创新拓展文化产业空间

●熊澄宇

  从合到分,从分到合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共同的发展规律。21世纪头几十年在科学技术领域所表现的融合创新将给人类社会的发展带来巨大的思考空间。古希腊文明是多学科融合的结果,文艺复兴是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融合的结果。今天我们又站在了学科融合的门槛上,面对这个历史的机遇和挑战,我们是否已经看到文化产业跨学科、跨领域、跨行业综合发展的必然?

  融合创新成当代科技发展趋势   

  目前,在国际学术界有一个讨论得非常热烈的新名词,叫“融合技术”或“会聚技术”(Converging Technologies)。融合技术是指当前四个迅速发展的科学技术领域的协同和融合。这四个领域分别是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信息技术、认知科学。其简化英文的联式为( Nano -Bio -Info –Car),缩写为NBIC。   

  专家们认为:以上四个领域的技术当前都在迅速发展,每一个领域都潜力巨大。目前,人类认知组计划、人类基因组计划、超级计算技术、新兴材料研究都取得了明显的进展;而其中任何技术的两两融合、三种会聚或者四者集成,都将产生难以估量的效能。

  文化产业获巨大发展空间   

  以纳米科学与信息科学结合为例。据2004年7月媒体报道,由台湾大学物理研究所研发的纳米光盘一片可容纳20部电影,容量是传统光盘的150倍,高达100GB以上,将使光盘市场出现革命性的变化。   

  这项发明的技术核心是利用纳米技术,突破绕射极限,在远小于光波波长的距离下,进行“近场光盘”的纪录读写。使用现有的红光镭射读写技术,将纪录点缩小到100纳米以下,远小于目前DVD上的400纳米与CD上的900纳米的纪录点尺寸。   

  最近几个月,在广东已经有一种号称音像SRAS的压缩DVD碟片问世。这种碟片还不是纳米光盘,它的容量已是现有DVD的8至10倍,对按盘片论价的音像产业冲击极大。据了解,广东有关企业和行业管理部门正在联手采取措施,从反盗版入手,力图控制事态发展。但我们还必须看到,即使盗版得到控制,技术的发展趋势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还要从技术发展和人的发展的角度考虑积极的应对思路。   

  信息科学的发展主要是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生物科学的目标要发现生命的起源和突破存活的极限,认知科学探求人类精神世界的奥秘,材料科学则研究人类生存的物质世界。四大科学互为依存,其聚合点都是人和人类社会。

  以人的综合发展为前提   

  从科学技术的融合创新中我们想到:如果说,四大技术融合的基础是纳米水平上的材料统一和技术整合,那么,文化产业综合发展的基础就是人以及人的社会需求。以人为最小的核心单元,以人群为中心的行为模式和以社会为中心的文化形态,构成了我们讨论的文化产业的全部内容。   

  按国家统计局对文化产业的最新界定,我国文化产业包含新闻报业、出版版权、广播影视、演出娱乐、网络文化、旅游休闲、广告会展等领域。从表象上看,文化产业是创意和内容,是产业和经济;而实际上文化产业反映的是人类的生存环境、交往方式和社会结构。报纸和电视提供的信息和新闻是人们行动的依据;各种表演和艺术作品是人们流露情感和表达思想的方式;娱乐是调节,传媒是沟通;当代文化产业充分体现了人与社会相互依存的复杂关系。

  文化产业的发展受多方面的影响,其中主要的有历史传承、社会需求、经济状况、科技水平、政策导向等方面。  

  历史传承指文化的历史积淀,包括语言、文字、艺术创作、科学发明等文化形态的历史延续;社会需求指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人们对全面发展、综合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需求;经济状况指国民经济发展的总体水平,及受其影响的可用于文化产业的直接投入、消费市场和广告市场;科技水平指在信息、材料、生物和认知等与文化产业关系较为密切的科学发展水平;政策导向指政府利用行政资源在一定时期内对产业的发展方向进行的宏观调控措施。   

  文化产业的发展与社会的综合发展是密不可分的。说到底,文化产业的发展就是人的综合发展,就是人和社会的协调发展。从这个角度出发来理解和设计文化产业的发展思路,可能更为清晰,更为直接。

  区分物质的存在与人的需求   

  发展文化产业的直接目的是解放文化生产力。文化生产力涉及可视的物质形态和不可视的非物质形态。我们在推动文化产业的综合发展时要区分物质的存在与人的需求。   

  以网络相关的文化产业发展为例。最近,有关部门在研究网络信息服务的管理机制问题。从科学意义上来说,所有网络信息都是数字,都是以0和1的形式存在的。从以人为中心的社会来说,所有网络信息都是围绕人的基本需求展开的;信息获取、社会沟通、知识学习、娱乐放松。   

  从传统思维出发,我们自然地按现实空间的管理模式将网络信息服务分成网络文化、网络出版、网络学术、网络新闻等概念交叉而略有区别的类型,分给不同的职能部门去进行分类管理。这种做法便利但容易造成资源浪费,交叉管理,效果欠佳。   

  如果我们换一种模式思考以网络信息存在的物质形式和以人为中心的服务内容为分类方式,将网络信息服务分成载体和内容两个部分来管理,是否更为便捷,更有效果?就像今天的电视和电信服务一样,不管是用户还是管理部门,对线路服务商和内容提供商的功能和责任是不会混淆的。

  创造新的综合协调模式   

  与人的全面发展相关的文化产业包容量极大。发展文化产业涉及行业管理、企业经营和市场研究不同领域;涉及政治、经济、法律、文化等不同方面;也涉及政府、企业和用户等不同诉求。因此,跨部门、跨领域、跨行业的综合协调尤为重要。   

  以管理为例。管理层面有引导、控制和服务三项基本功能。目前,我国实行的是小政府大社会的管理模式。文化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都有与文化产业相关的管理部门。但作为全国的行业管理机构,每个相关部委的一个只有3个工作人员编制的业务处室忙于应对繁杂的日常工作,在产业发展的综合协调方面,常常需要其他社会力量给予协助。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总统罗斯福的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范尼弗•布什带领他的团队以国家利益为最高目标,在复杂战争环境中,为科学家、企业家和政治家等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创造了一种至今仍在沿用的工作模式:政府出题、科学家解题,企业家购买答案并面向市场。原子弹、控制论和兰德公司的出现,都是这种政府、企业和学界的紧密合作的成果。

  在今天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过程中,这种为着一个同一的目标,跨行业、跨领域整合资源、分工协作的工作模式,仍然值得借鉴。在今天小政府大社会的管理模式下,跨行业的非政府组织在综合协调方面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

  (作者为清华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摘编自《嘹望新闻周刊》2005年第7-8期

2006年06月05日 10:01:5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