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科技唤醒春天 创新锁定未来

——全国高等院校“九五”科技攻关计划巡礼

《中国教育报》2001年6月4日第4版

本报记者 黄蔚

背景资料

  国家科技攻关计划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科技发展计划的主体之一,是面向国民经济建设主战场的一项重要科技计划。“九五"期间,全国有700多所大专院校的1.7万多名科技人员先后承担和参与了科技攻关工作,围绕农业、电子信息、自动化、能源、交通、材料、资源和环境保护方面承担了26个项目(全国251个项目),共计530多个专题(全国5100多个专题),获得国拨经费近9亿元,为解决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关键技术问题作出了贡献,同时也加快了自身的发展,提高了人才培养的质量水平。——编者

科技攻关 硕果与艰辛共存

  在日前召开的"九五攻关表彰会"上,科技部、财政部、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对“九五”期间的攻关成果和先进个人进行了表彰。其中浙江大学储健教授、华南理工大学瞿金平教授等7人(全国17人)被评为突出贡献者,并作为“九五”科技攻关计划的代表,在全国科技奖励大会上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这些获奖教授的脸上,洋溢着奋斗的艰辛和成功的快乐。同时,北京大学杨芙清院士、清华大学周兆英教授、复旦大学华中一教授、东北大学刘积仁教授、东南大学章名耀教授等93位高校的科技工作者作为“九五”科技攻关计划先进个人受到国家表彰(全国528位)。在其他单位完成的300多项成果中,有近1/7的成果均有高校参与完成。

  据不完全统计,高校参与国家科技攻关项目共取得科技成果3000多项,取得国内外专利190多项,建立了400多个试验基地、中试生产线,累计创造综合经济效益120多亿元,培养硕士、博士研究生7200多人,一批复合型的年轻学术带头人脱颖而出。对我国农村经济发展、工业产业结构调整和技术升级、社会事业发展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形成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发挥合力 攻关成败之关键

  不可否认的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经济是中心,科技是关键,教育是基础,人才是希望所在。目前全国高校理工农医学科均不同程度地参与了科技攻关工作,不少高校还承担了重要的任务,这与高校科技攻关工作直接面向经济建设,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密切相关的领域和课题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分不开。

  “九五”初期,教育部组织高校专家围绕技术发展和国家需求进行了多次研讨,并同国家的科技计划部门和行业管理部门进行了很好的信息沟通和交流,围绕国家目标,提出了多项建议,为“九五”计划的制定和发挥高校优势奠定了基础。

  校校合作,优势互补是“九五”攻关中高等学校体现出的一个特点,对完成攻关任务,为国家解决国民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具有实际意义。产学研结合,联合攻关是高校能够更好完成攻关任务的一个有效模式。高等学校在承担攻关任务中产生的多半是实用成果,应使之尽快转换为生产力。高校与企业间的联合,开展攻关研究,加快了科技成果的转化。

  在加强校际联合方面,最为典型的例子是:由清华大学等十多所高校共同承担的“计算机信息网络及其关键技术的研究”项目。此项目汇集了全国490多名科技人员,涉及单位20多个,通过专家组的设计,以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为依托,围绕全国性计算机信息网络的建设,重点针对大型计算机信息网络体系结构、组网建设、管理运行和典型应用系统开发中的关键技术和设备进行群体攻关,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在1998年验收时,取得了科研成果34项,大部分达到国内领先水平,部分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并已经应用到我国的计算机信息网络建设中。在攻关过程中,承担单位还在国内外发表相关学术论文284篇,培养博士、硕士研究生177人。

  “九五”期间,各高校坚持科学研究与人才培养相结合、产学研相结合、多学科交叉、校内联合、校际联合、校企联合,加强了同企业的联系和合作,积极为国有大中型企业服务。高等学校与国有大型企业在引进项目的消化吸收、重大技术改造项目方面联合承担国家重点攻关项目,在人员培训等方面建立了全面合作关系,取得良好的结果。许多高等学校十分注重建立组织机构和各种协调机构,建立联络员制度,沟通了信息,加快了合作。

  重庆大学成立了由企业参加的“董事会",让企业参与大学科研、开发和成果转化,推动合作。清华大学自1995年7月成立“大学与企业合作委员会”以来,已有近百家国内特大、大型企业和企业集团,国外30家跨国集团成为成员单位,该委员会采取大学与企业互设联络员的方式,使双方科技需求和科技开发相互沟通,有针对性地开展攻关项目。西安交通大学的彩色显示技术的研究在与彩虹集团公司的长期合作中,发扬了真诚合作,互谅互让,互惠互利的精神。在技术上做到了真诚合作,在成果申报及获得奖励时互谅互让,使厂校双方的各自优势得到了充分发挥。

培养队伍 小字辈挑大梁

  自古英雄出少年。在科技攻关的进程中,不少高校为年轻人才的成长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正确引导,大力扶持,促进其健康成长,脱颍而出。1963年出生的上海交通大学张文军教授,1995年被任命为国家“高清晰度电视功能样机系统研究开发工程”项目总体组组长,在项目的实施过程中发挥关键和核心作用,带领总体组专家和各核心技术的负责人,结合我国国情,用较短的时间,制定出“数字高清晰度电视功能盐基系统研究开发总体实施方案”,并组织大学、科研院所和企业共9家单位的200多名科研人员组成了联合攻关集体,突破了数字压缩和传输两项关键技术,申请了26个国家专利,研制成功了我国第一套高清晰度电视功能样机系统并进行了全系统开路广播发射和接收演示,被誉为“小字辈挑大梁”。

机制创新 突破传统模式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高等学校在不断进行科技上创新的同时,在项目的实施和管理中也体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创新”。针对项目执行中遇到的一些新的问题和深层次的矛盾,不断研究,寻求解决办法,积极探索有利于科技成果转化和高新技术产业化的分配机制、激励机制。

  按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必须理顺校企、事企间的关系。不少科研成果在小试技术取得重大突破的基础上,进一步突破传统项目运作模式,及时进行了攻关组织形式的探索。如:参照有限责任公司的运作模式,联合进行扩大试验。将科技人员的个人利益和国家、集体利益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吸纳科技人员的个人股份。

  高等学校具有学科齐全、人才和技术全面的优势,是技术创新的重要源泉。在攻关的组织过程中,教育部和高等学校十分重视和发挥这些优势,加强了创新研究。我国目前在基础研究、技术开发领域基本上是以国家投入为主,企业的投入主要在工程化阶段。大学、科研院所,其科研方向、选题等应符合市场的需要、国家和企业的需要,以提高国家科研投入的效率。

  “九五”期间,浙江大学饲料科学研究所以自身研制的“浙农1号”系列全价饲料和添加剂生产技术,带动了全国230余家饲料企业的大发展。复旦大学承担的“微电子材料和微分析技术”攻关项目,针对微电子技术发展到微米、亚微米技术阶段,其复杂的结构、极微细的线宽、上百道的工艺过程、上百种的超纯材料以及极高的单元合格率对微分析技术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将微分析中心建设在高校,充分利用高校的学科和人才技术的综合优势,为微电子技术发展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经过国家攻关和上海市近十年来的重点支持,在复旦大学重点建成了“国家微分析中心”,通过攻关,已发展成为国内首屈一指、在国外也有相当影响的的微分析技术研究和应用服务单位,成为微电子技术领域为数不多获得成功的研究单位之一。

  在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许多高等学校根据本校学科特点和科技成果的性质,积极主动地与行业部门合作,通过合作,参与企业技术开发和技术进步工作,大大加快了科技成果转化速度。

  天津大学、华东理工大学充分发挥本校学科和科研优势,与中国石化总公司、石油天然气总公司进行全面合作,除建立一批面向企业的研究开发机构外,积极承担行业的科研与开发课题,并与石化企业联合进行成果转化,使高等学校一大批与石化企业有关的科技成果能够及时在企业得到转化。

  此外,针对科技成果转化中的知识产权和利益分配问题,教育部于1999年4月以部长令颁布了《高等学校知识产权保护管理规定》,有效地保护了高等学校知识产权,推动了高校科研成果的转化和产业化。

  实践证明,高等学校在国家科技攻关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处于重要战略地位。高校不仅是知识创新与传播和创新人才培养的主力,而且是技术创新的重要支撑基础和方面军。高校可以为企业技术创新提供具有创新和创业能力的高素质人才,提供实现技术发展跨越所必须的高新技术成果和知识;而且,随着时代进步,高等学校将肩负更加重大的使命。   

2001年06月04日 12:47:4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