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笑脸”和“哭脸”说起

从“笑脸”和“哭脸”说起

“笑脸”和“哭脸”是我校对任课教师进行教学质量评估的两个图形标志。“笑脸”(J )表示此单项得分处于所有参评教师得分的Top20%之列;“哭脸”(L )表示此单项得分处于所有参评教师得分的Last 10%之列。我校“教学研究与培训中心”主任宋烈侠教授坦言:“可别小看这两张面孔,它促进了我校教学质量的提高,已经成为我校提高教学质量的监控手段和上岗的重要参考依据。”

据了解,自从我校提出创建世界一流大学以来,“一定要将最好的教师推到教学第一线,让学生能在清华受到最好的教育”成为我校教育教学改革者和探索者的一致呼声。为此,学校于1998年成立了“教学研究与培训中心”,设置了“清华大学教学评估问卷(学生篇)”、“清华大学教学评估问卷(教师篇)”、“清华大学专家听课意见表”等多种问卷,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随时了解和监控教学情况,使教师能根据反馈的信息不断改进教学水平,从而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为了使教学评估更具有公正性,我校采取了教师自我评估、学生评估、听课领导评估、专家评估等多种评估渠道,通过对当时上课的学生和应届毕业生等处于不同时期学生的问卷调查以及连续几个学期的多种评估来考核任课教师。同时不断改进评估项目,使评估内容更科学并更具有可操作性,力争与世界一流大学接轨。

我校还在全国高校首次开通了校、系和任课教师三级教学评估网上查询系统,使学校、院系和任课教师本人能及时了解和掌握教学质量评估情况,随时改进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教学态度。连续三个学期考核不合格者将不再聘用。

同时,为使新上教学岗位的青年教师快速成长,“教学研究与培训中心”积极对这些教师进行岗前培训,邀请授课经验丰富的大牌教授给首次上课的青年教师进行“怎样处理好科研和教学之间的关系?”、“怎样进行启发式教学?”、“怎样做一名好教师?”等内容的讲授,并推出了持证上岗的举措。

几年下来,尽管清华人对“哭脸”和“笑脸”这种考核方式还有不同看法,但客观上的确起到了提高教学质量的效果。

记者从“教学研究与培训中心”得知,对所有被评估院系按“哭脸”和“笑脸”多少的不同排名,引起了系主任的重视和关注。有的系主任坐不住了:为什么我们系的“哭脸”会这么多?“‘哭脸’多,‘笑脸’少的院系,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该院系对教学质量重视的状况。”宋烈侠教授一语道破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排在后面的院系积极调整本系任课教师的结构,帮助考核不合格的教师改进教学水平,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哭脸”使任课教师有了危机感。有的教师主动找到学校寻求帮助,积极想办法改进教学质量。重视教学,认真备课在我校教师中已经成为一种风气。以土木系和水电系20002001学年度教学质量评估情况为例,在36名教理论课的教师中,有17人被学生点评为“认真”;分别有15人在“引入学科前沿”和“培养学生思维方式”两项得了“笑脸”,可见任课教师在教学方面投入的力度。

事实证明,这种评估手段也的确改进了任课教师的教学质量。以经济管理学院和人文社会科学学院为例,2000年上半年经管学院共有100名教师授课(不含首次开课、实验课),评估结果是2%为很满意,36%为满意,38%为一般,24%为不满意;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有80名教师开课(不含首次开课、实验课),评估结果是5%为很满意,28.8%为满意,52.5%为一般,13.7%为不满意,一般和不满意约占三分之二。信息反馈后,两个学院都针对存在的问题采取了措施。2000年下半年这两个院的教学评估结果发生了质的变化,在经管学院授课的146名教师中,15.1%为很满意,50%为满意,25.3%为一般,9.6%为不满意;人文社会科学学院51名授课教师有25.5%为很满意,56.9%为满意,17.65为一般,不满意为零,优秀和良好占了近三分之二或三分之二以上。

化工系一位骨干讲员对这种变化也深有感触:第一次调查在22项评估项目中,我得了14个“哭脸”,经过改进第二个学期就没有了“哭脸”,第三个学期在11项评估项目中就有了7个“笑脸”。计算中心首次上岗的一位教师也经历了由“哭脸”到“笑脸”的变化,并在去年由北京市举办的高校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竞赛中获得了一等奖。他们的变化成为我校青年教师在教学岗位上不断成长的真实写照。

如今,我校还在继续加大教学改革力度,不断提升任课教师的地位,让“笑脸”充斥着自己的生活已经成为该校任课教师追求的目标。“教学研究与培训中心”希望成为教师之家,他们有苦恼会到那里倾诉,有建议会到那里提出。任课教师上岗后会经常在网上查询自己的教学评估结果,通过对“哭脸”和“笑脸”的分析来不断提高和改进自己的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教学态度已经成为该校教师中的一种“时尚”。(冬梅)

2001年04月05日 10:23:3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