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我是大运彩虹志愿者

无论是在大运村,还是在大运会比赛的各个场馆里,你都可以见到一些身穿天蓝色上衣的学生在默默地工作着,他们就是大运会的彩虹志愿者。无论是礼仪接待,公布成绩,还是存包,翻牌等琐碎的工作,大运会处处有他们的身影,就像一位负责升旗控制的志愿者说的那样,"如果说大运会整体的运转是一台精密的仪器,我们就是仪器上那些螺丝钉,看来不起眼,却是非常重要。"

我是大运会的半个“警察”

刚刚走进清华大学跳水馆,我就遇到了两位坐在门口的志愿者,聊着聊着却发现他们是大运会不穿警服的半个"警察"。他们是陪同澳大利亚跳水运动员来训练的中国公安大学的志愿者,其中一位个子比较高的同学告诉我,为了大运会很多同学暑假都没有回家。运动员刚刚来的时候他们负责接机,等到运动员开始训练的时候,他们就成了"警察",专门负责运动员从上车到下车这期间的安全保卫,比如检查有没有危险品和爆炸物,解答运动员的一些问题,处理如交通事故等意外事件。另外一个个子稍矮的同学插话道,现在还没有发现车上有什么安全的问题,倒是有一些粗心的运动员把手机、钱包、钥匙等物品忘在车上,往往能看到"警察"满头大汗地拿着失物到处寻找失主,等到把失物交到那些运动员的手里时,他们自己还没发现丢了东西!话还没有说完,外面突然有人喊:澳大利亚的走啦!两个"警察"忙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我为大运拖地板

方立晟,在清华综合体育馆拖地板的志愿者很为自己那天瑞典和荷兰女篮比赛的时候的表现感到自豪。中场休息,他们几个志愿者拖着拖把在场内勤勤恳恳劳动的时候,场内的观众为他们好好的鼓了几回掌。

方立晟是清华材料系的学生,因为要为大运会拖地板,连家教也不做了,不过拖地板这个活不象人们想象的那样枯燥无聊,用方立晟的话说,拖地板也是有兼职的。有时候国外的篮球队来清华综合体育馆训练,组委会的意图让外国人不能马上明白,就要不断地协调和解释。外国人想坐到观众席上,其实他们应该去运动员席;运动员们想让志愿者帮他们摄像,但是还要临时安排人手。一次一个外国队的训练时间到了,组委会让他去提醒,方立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用了一句"I'm sorry to say, but your time is up."(很抱歉,你们的时间到了。)说完他就后悔了。自己心里一个劲儿的责备自己,怎么能这么不委婉呢?几天下来懂一些英语,又懂一点法语的方立晟几乎成了翻译,自己也感到外语的水平日日看涨,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有时候做志愿者,往往可以看到外国运动员在训练时的"出色表现"。一天下午,瑞典男队和女队的训练。瑞典男队那边倒是打得热火朝天,女队这边可好,大家分成了两组,一组在场地,一组在座位上,不是训练,而是聊天!先是分开聊,然后又合起来,接着又分开!几个拖地板的志愿者只好看着他们聊,有的人就打趣说,呵呵,她们一定是没有OICQ。

巴西女篮热情奔放,训练休息的时候,大家往地上一坐,各种各样的姿势,喝着水,打打闹闹的。很多运动员都拿了照相机,不停地咔嚓咔嚓。照相的姿势也是很随意,地上躺着的,椅子上坐着的。好开心哪!干活的时候一不小心,方立晟在他们面前摔了一跤,引起了他们一阵善意的笑声。临走的时候,一位姑娘还专门冲他模仿了一遍,弄得他很不好意思。

为外国运动员加油的清华啦啦队

无论是在清华的跳水馆,还是在综合体育馆,你都可以看到身着统一紫色T恤的清华啦啦队,这个紫色方阵在场馆里一坐显得格外醒目。在综合体育馆第一场篮球比赛--瑞典女篮对荷兰女篮的比赛中,啦啦队为营造比赛气氛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啦啦队是真喊呦!他们分成两个阵营,一边为瑞典喝彩,一边为瑞典加油。这边喊"Sweden,Come on",那边就喊"Holland",还是英语加油哪!。偌大的体育馆热闹非凡,那场面感觉就是中国队在比赛似的。好有激情!

一次荷兰队比分落后,在看台上的一位荷兰男篮的队员着急了,拿了一面荷兰国旗干脆走到清华的"荷兰方阵"前面,挥着旗子指挥着啦啦队一起喊口号,终于把"瑞典方阵"的气势压下去了,后来荷兰队以3分的优势战胜了瑞典队,这里面还有清华啦啦队的功劳呢!

比赛完毕,一位刚刚参加过军训的清华啦啦队的成员告诉我,他们宿舍六名同学都报名参加了大运志愿者,本来以为当啦啦队队员可以好好看比赛,但是一场下来真是喉咙也哑了,手掌也麻了,赛场上在拚搏,啦啦队也在拚搏奋战啊! (周襄楠)

■为了给中国跳水运动员加油,清华啦啦队的队员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图为清华啦啦队整装待发。(周襄楠摄)

2001年08月24日 08:37:3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