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有责任感的新闻人—记新闻与传播学院实践教学活动

●新闻中心实习记者 张莞昀

文西楼的二层有一面墙,墙上挂着三张合影。这是每年院庆的时候,新闻与传播学院老师们的庆祝仪式。

三年了,墙上的“全家福”每年都会增加新的面孔,和那些依然留守的微笑一样灿烂。也许是因为这里的每一个学生都值得他们骄傲,也许是因为学生们从内心肯定了老师的努力——短短三年,毕业生对学院教学的满意度评估已经连续两年名列全校第一。


课堂,学会“战争”的“战场”

图片说明:实践教学课

很多时候,新闻与传播学院的课程更像是“战场”,老师们用各种方式让学生体验着“新闻人”的快乐。

没有踏入新闻界的学子总会对媒体现状有着这样那样的不满,但年逾70、身经百战的范敬宜院长却没有一丝的责备。课上,他与学生一起讨论,用平易生动的“新鲜话”答疑解惑,按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放下架子,先当学生,陪着他们一起成长”。

范院长的亲身经历,成为学生最好的教材。但他并没有满足于此,不仅讲自己的故事,还请来业界的重量级人物为大家做讲座、评文章。

而李希光教授的《新闻采访写作》则更像新闻采访现场。李老师喜欢用记者的方式不住地追问学生问题,直到学生难以招架,他将自己形容成“知识的助产婆”。

在课上,他与学生平等对话,互相问诘;他从不提只有唯一答案的问题,挑战型的学生才会获得满堂喝彩。他就是要让学生自己发现困惑,体验课堂上的“了悟之乐”。

他指挥的“战场”不仅在校园里,还延伸到广阔的社会天地中。串北京胡同,与老北京聊遛鸟;走长征路,听掉队的老红军讲故事;进科尔沁草原,探访牧民们的生活……学生这样评价这门课程:

在这个北京寒冷的夜晚里,二十多个清华师生就这样,其乐融融的像坐在一个火炉边上一般,一起在这不大的饭店里度过了这门课的最后一课——用身边的细节描写真实,用文字的画面展示生活,“走在路上的叙事艺术”教会了我一种真正的写作方式。

“走在路上”,学生们第一次鼓足勇气和陌生人主动搭讪,发掘他背后的故事,看到了“生活在我们半径之外”的人群。“学在路上”,学生们第一次用另一种眼光“且听、且行、且看、且思”。2004年,李希光老师的《新闻采访写作》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

不仅是亲身示范、“大篷车”教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每一位老师都努力架设着连通知识与实践的桥——参与报社编前会讨论、为“中法文化年”做绩效评估、参加凤凰卫视的DV展播……

在一个个“战场”上,学生们拥有了十八般武器。在“战争”中,学生们学会了“战争”。老师做的,只是提供给他们适当的条件和照料,促使有生命的种子很好地生长。


作业,“教练”与“运动员”的互动

新闻传播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很多知识不仅需要讲授,还要通过老师的一步步指导才能掌握。

金兼斌副教授开设的《传播学研究方法》就是这样一门课。金老师的名言是“研究方法课是不能自学的”。学生在享受动画形式演绎的抽象概念时,也必须面对大量的作业和文科生几乎没有接触过的习题课。每次习题课,金老师都出现在同学身旁,每一次作业的批改都那么及时、认真。

在这门课上,方法论不再是单纯的理论灌输,“方法”在练习中摆脱了“论”的约束,变成了学生们的一项能力。

詹正茂副教授讲授的《媒介经营与管理》也是如此。詹老师这位“教练”以实战的方式训练着他的“运动员”。课程的设计与媒介岗位所需的知识、能力挂钩。从资料查找到文档写作,每一项都以媒体实战的标准要求着。

当学生为拿到一份数据给几十个媒体单位打电话、发E-mail时,学生说自己真的快“崩溃”了。讨论作业的时候,还要面对评分上的硬性排序。在这门课中,学生们必须掌握获得信息的基本能力,理解合作的重要,面对竞争的残酷。而这些,都是一个媒介经营者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必须面对的。

作业是强化课堂知识的最直接路径。大量的训练让学生们在校园中逐渐适应了紧张的媒体工作,也在最短时间内掌握了工作的基本技能。

这样的训练,让学生面对今后的工作时不再忧心忡忡。也许,学生们就业后仍需用人单位的“回炉”再培养,但这样的训练至少可以缩短重新“锻造”的时间。而且,一些基础性的技能和方法是不能到工作岗位上再培养的。


实践,了解媒体、了解社会

新闻与传播学带有很强的实务性与意识形态性,单纯的学院教育很容易造成“回炉”现象;而对国情缺乏了解,又是新一代象牙塔中学子的通病。

为解决这些问题,实践成为新闻与传播学院学生们的必修课。翻看本科生教学计划,大一学生必须参加暑期社会实践,大四第一学期安排为专业实习。

一级级的新闻学子走出去,带回了沉甸甸的感受,也带回了对这个世界的重新思考。

一位同学在总结中写到:“做《人民日报》的记者,心里时时得装着‘宏观形势’;哪怕是采访一个极小的议题,也得清楚与之有关的纵向、横向情况。只有心怀大局、保持深厚的责任感、使命感,才能做一个合格的记者,记录和见证历史。”

有些同学对主流媒体的模糊认识,被强烈的主流媒体认同感所取代;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代替了言必称西方的逻辑。2004年,毕业生到主流媒体和相关国家机关工作的数量达到了毕业生总数的72%。

在学校的时候,《清新时报》、“媒介观察室”等实践平台成为一个个填满新闻学子心血的“五味瓶”。《南华早报》、路透社北京分社、韩国放送公社(KBS)的实习机会扩大了同学们的国际视野。

假期里,学生们到条件艰苦的地方进行社会实践。黑龙江知青农场、内蒙古军营、民族自治地区的中学、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当学生们拿出与支教地区孩子们的574封通信,字里行间的纯朴真情感染着每一个人。而大二学生李强的《乡村八记》更引起了校内外的广泛关注。

在新闻与传播学院,实践不再是单纯的必修环节,而变成了一座宽阔的“桥”,将理论与实际、专业训练与素质提高、献身社会与择业就业紧密结合起来,拉近了学生与媒体的距离,也加速了学生个体社会化的过程。

在这个学院里,实践不再是狭隘意义上的外出或者访问。不论是上课、作业还是实习,都经过了专业设计,根据条件、目的有层次地进行。这种实践不只是一两个假期的活动,而成为贯穿学生大学四年学习的主线,串起了学生的知识,串起了学生的能力,也串起了学生的社会责任感,更串起了学生美好的未来。

(编辑 文清)

2005年06月11日 11:44:4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