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岁月的传奇 清华学子感悟〈平凡的世界〉》后记

王中忱


2015年秋季学期,因为担任新雅书院的一门课,在课堂上接触到刚入学不久的本科新生,听他们说校长赠送的入学礼物是路遥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我不禁感到心被牵动了一下。路遥,久违了的名字!我属于上个世纪80年代路遥作品刚刚在全国产生影响时期的读者,从《人生》到《平凡的世界》,路遥所塑造的坚忍地生活于西北大地的底层人物,所展现的这些人物的悲怆命运、倔强、善良而温润的心灵,曾让我深深感动,并一直留存在记忆中。当然我知道,虽然那时路遥已被视为文坛新星,但他的小说其实有些不合时宜,无法归纳到当时此起彼伏各领风骚的某一股“新潮”里,因而后来也就被习惯以“潮流”为标识的文学史叙述所长期漠视。不过这并没有影响读者对路遥作品的喜爱,《平凡的世界》首先借助广播的声音深入千家万户,随后便一印再印,至今畅销不衰,作为一种现象,最后促使文学史研究者们不得不对以往的评价标准进行反思和调整。可以说,《平凡的世界》是千千万万读者以数十年的爱心坚持推举出来的当代经典。这样一部作品,无疑是一份具有特殊分量的礼物。

但对于现在年龄不到二十岁、自小生活相对优裕且一路接受精英教育考进清华的本科新生而言,这份礼物意味着什么?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和他们是否距离过于遥远?他们能理解那个世界里那些“平凡”人物的人生际遇、心底波澜和喜怒歌哭吗?说实话,我有些担心,也不无好奇:

前不久,人文学院党委副书记解峰老师来中文系,说今年的本科新生不仅认真读了《平凡的世界》,还写了感想文,学校团委和学工部的老师们从中选出一百多篇,准备辑印成书,想请著名作家格非教授写一篇序言,请解志熙教授对同学们做些阅读指导。格非老师刚刚写完一部长篇身体透支正在静养,但一向把学生的事情视为第一重要的他此次仍然慨然允诺。解志熙老师和路遥一样出生于西北,深厚的黄土情缘让他感到义不容辞,立刻放下正在进行的学术写作来写这篇导读。而我也由此获得了一次跟随本科新生阅读路遥的机会和经验。

关于《平凡的世界》,关于同学们阅读《平凡的世界》的随感,格非和解志熙两位老师做了很好的评述,无须我赘言,在这里我只想说,读了同学们的随感,我不仅感到原来的担心已经没有必要,还从同学们对路遥小说的解读获得了很多惊喜。确实有同学写到对路遥小说所描述的年代氛围和生活情景感到陌生,但这最终并没有成为他们走进“平凡的世界”的障碍,他们很自然地亲近了少平和晓霞,也为少安、润叶和秀莲们的故事所感动,他们更关注小说里的人情之美、理想的光泽和平凡生活中的诗意,应该说,这确实接近了路遥小说的精神内蕴。很多同学都谈到路遥塑造的这些“平凡”人物历经艰难而不失向上之志、向善之心的精神品性给自己的激励,同时也有同学提到《平凡的世界》和坊间流行的那些渲染“个人成功”的“励志故事”在精神品位上的区别,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区分。我们的同学读《平凡的世界》而励志,但志向所寄,并不在一己的利害得失,而在更广大更高远的关怀,这是真正读懂了《平凡的世界》,读懂了路遥。

2016年01月18日 10:39:3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