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城市的日子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5-11-30 程曼祺

  在考上四川省选调生之后,毕业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王义鹏被分配到成都市的某市级机关,但他偏偏不想待在城市,而是主动申请去甘孜藏族自治州的海螺沟景区管理局。

  贵州医科大学医学法律专业的毕业生李淑,也曾有过多种选择:进入律师事务所或留在贵阳市找其他工作。但她最终参加了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来到贵州省遵义县花茂村,管理当地的“创客中心”。

  在2015年毕业的749万名高校学生中,他们的就业方式是“非主流”的——离开城市,来到乡镇基层。这意味着告别大部分留在城市的朋友和同学,远离熟悉的环境、便利的设施、密集的人口、丰富的机会、多彩的娱乐活动。

  但同时,“让生活更美好”的城市也有使人抱怨和不满的一面:快节奏的生活、巨大的工作压力、时常被雾霾污染的空气和被霓虹遮蔽的星空。

  来自农村,在城里读完大学,又回到农村的李淑说,她选择到乡镇工作,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喜欢“慢节奏的生活”。同时,她也希望自己能在基层学到更多东西。

  而从小在城市长大的王义鹏,则有了解陌生乡村的强烈愿望。“考选调生就是为了到基层工作。”王义鹏说。在得知四川省选调生第一年都被安排到市级单位工作后,他有一点小小的担心,担心自己一旦安定下来,会产生惰性,不如趁年轻,到比较偏远的地方去磨砺锻炼。

  今年年初,当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主要领导到清华大学宣讲时,王义鹏产生了一种“一拍桌子就跟您走”的冲动。

  “四川省选调生,不仅是给大城市输送人才,况且大城市也不缺人才。”王义鹏说。他认为去发达地区工作,自己仅仅是一朵“锦上花”,但他想做“雪中炭”。

  今年4月,王义鹏跟随清华大学职业发展中心的老师来到甘孜州海螺沟实地体验。到海螺沟的那天雾气很大,白雾迷茫中,可以依稀看到绿色的高山、山峰上的雪顶。“很美”,这是王义鹏对海螺沟的第一印象。

  但他选择去基层工作,并不仅仅是“一拍桌子”的热忱或对雪山风景的浪漫畅想。在研究生一年级的暑假,王义鹏就在四川省乐山市的某乡镇挂职过镇长助理;在北京的时候,他又有在中央部委机关的实习经历。两相比较,王义鹏自己的感受是:“机关就像一个大型机器,每个人在扮演一颗螺丝钉,没有基层这么充实。”

  到了研二,王义鹏又选择以“80后基层清华人的故事”作为毕业作品选题。他想搞清楚“清华人为什么选择去基层?在基层能发挥什么作用?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王义鹏最终把访谈对象集中到了新疆。这里正好也是民族区域,和四川的藏区有一定相似性。

  他一对一地采访了40名校友,跟着师兄师姐一起下地、开会、巡逻。在乌鲁木齐,有一个师兄拉他出来吃饭,苦口婆心地劝他要“慎重考虑”,如果有别的选择还是不要做基层公务员。

  但整个过程下来,王义鹏的感受是:“我一定要去基层。”

  在新疆,他去了乌鲁木齐,也去了南疆偏远的农村。根据他的观察,在省级和市级机关,年轻公务员的工作以办文办会为主,“师兄们反映做多了可能感到乏味”。而在基层工作的师兄师姐,却表现出更多做事的充实和快乐。“我倒没觉得基层多苦,有事情做就挺好。”王义鹏说。

  海螺沟的确满足了王义鹏“有事做”的愿望。他如今在“海螺沟景区管理局”(简称“海管局”)创建5A办公室工作。海管局是甘孜州的州级部门,下辖景区范围内的两个乡镇,办公地点在磨西镇。

  在整个康巴藏区,海螺沟是第一个申请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的。在一两年内,和同事们齐心协力使海螺沟达到5A标准,是王义鹏最重要的工作。

  说起5A的各项标准,他如数家珍,对各种规范、细则记忆精准。王义鹏说这套程序很像清华大学评甲级团支部的做法——他在清华大学读本科和研究生期间,有丰富的学生工作经验——就是给你一套标准评分体系,达到一定分数后就能成为5A景区。

  王义鹏的工作就是参与督促景区内各单位做好相关工作,定期到景区巡查,准备申报材料,同时参与策划海螺沟的景区宣传。在到岗的一个月内,他就走访了8个行政村,行程总计200多公里。

  在景观达标的冲刺阶段,海管局从11月以来开始实施“县级领导干部巡查制度”,领导把制作巡查表的任务交给了王义鹏。

  巡查一般从早上9点开始,虽然单位有车,但巡查时,王义鹏和同事会混在游客中坐旅游大巴车进景区,以便更真实地感受游客体验。巡查回来时,一般是下午三四点。

  景区最高的地方,海拔超过3500米。每周一次的巡查,让从小在安徽合肥长大的王义鹏已经不知不觉适应了高原环境。有一次在3号营地,他找另一个同事取材料,无意间就跑了起来。跑着跑着才想到,3号营地这么高,不应该跑步,但跑下来后,身体也并无不适。

  在景区的工作之外,他也参与到了目前全国范围内的重点工作“精准扶贫”中。在新兴乡(除磨西镇,海管局下辖的另一个乡镇)的跃进坪村,他作为村支部副书记,与村干部一起制定全村的精准扶贫计划。结合海螺沟的情况和村里的想法,王义鹏与村干部们正设想在跃进坪村搞藏香猪养殖和土鸡养殖,并继续发展牦牛养殖合作社。在种植业方面,发展适合当地特殊地理气候环境的药材种植:天麻、羊肚菌、重楼……这些当地的特色产业,对农民的增收效果好,能满足旅游业发展的需求。

  来到花茂村工作的李淑,却发现乡镇也并非总是“慢节奏”,基层的工作其实十分充实,有时候甚至充实到让她觉得“很累,难以坚持”。为了准备第二天的领导参观,她曾经加班到深夜12点。

  但另一方面,李淑也感到,能来到花茂村工作十分幸运。调到村里之前,本来她已经做好环境艰苦的准备。结果来到花茂村一看,李淑发现:“这个农村比我想象的好一百倍。这才是新农村啊!”

  今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还曾来到花茂村考察,说“在这里找到乡愁”。花茂村近年来统筹推进精准扶贫,发展现代高效农业、推动农旅一体化,有42家乡村旅馆、10个农家乐。现在又新添了在乡村地区十分罕见的“创客中心”。

  作为目前“创客中心”的唯一现场管理人员,李淑常常要身兼数职,这让她在辛苦的同时,感到自己实实在在学到很多东西。

  在贵州民族大学和遵义师范大学的师生来上课、做陶艺设计时,她要布置场地,在活动后负责对接陶艺的生产和销售。这是目前“创客中心”的主要业务:连接高校的创意资源和花茂村历史悠久的土陶工艺。

  而当有游客或领导来参观时,她又客串解说员,这锻炼了她的口才和表达能力。她还在学习泡咖啡和茶道,这是李淑之前完全不会的东西。等空下来,她又变成清洁工,拖地、洗杯子、擦桌子;或者是室内设计师,盘算这里该怎么设计,那里该怎么布置。由于专业是法学,李淑还在村里兼职纠纷调解员,这让她有了更多接触村民的机会。

  来到花茂村前,李淑也曾在枫香镇上的团县委工作过。相比在镇上的机关工作,这里可以让她接触到更多形形色色的人:村民、领导、商人、游客……

  加班到很累的时候,李淑会怀疑,自己到底收获了什么。这时她会翻开日记,看看自己记下的工作点滴和花茂村的变化。

  说起来都是些特别琐碎的事:一下午的工夫,装好了花道两边的护栏;有人偷了村上十字路口的花;污水处理器外围太高,需要进一步处理一下……但读着一行行短小的句子,她感到踏实。

  有一次进景区巡查,雾很大,王义鹏有点沮丧,今天肯定没有好景色了。一个之前在海螺沟做过十几年导游的旅游公司经理说,你等着吧,这种天气,海螺沟一定会给你惊喜。

  等到巡查结束,惊喜还是没有出现。但就在下山的大巴车转过盘山公路的一个弯道时,窗外横空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彩虹。彩虹的一头从悬崖外的树梢上伸出,另一头隐没在远处的云雾中。全车的游客都欢呼雀跃地跑下车拍照。

  “特别近,特别近,好像能抓到一样。”王义鹏说,“当时就觉得,在这个地方工作,要学会期待并坚信美好的东西总在前方等着你。”

 

编辑:苑苑

2015年11月30日 17:02:0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