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学术坐标

   清华的学术坐标在哪?
  也许有人回答,是那大国重器的科研成果,是那几千篇的SCI论文,又或是那研经铸史的学术专著……
  然而,这些背后不仅仅是那些大师学者璨若星辰的名字,更有曾投身于学术的数十万清华研究生们年轻的面孔。
  大礼堂前日晷上静静流淌的光阴,试验台前与导师叨陪鲤对时的春风,深夜走出图书馆时满载收获的回望 ,实验室里和小伙伴一起创造的激情……学术的故事发生在每时每刻。

 

满是色彩与光线的建馆专教和美院画室里,穿梭往来一群“胸中有块垒,手上有功夫”的学子,他们是未来的建筑师和艺术家,他们不分昼夜地输出创意。静物前的画笔一根一根地清洗,模型前的美工刀一块一块地切割,电脑前的鼠标一次一次地敲击,屏幕上的图形一面一面地着色。寥寥1尺天地,8600笔描摹。这是构筑世界的学术坐标,这是描摹理想的五光十色。

在理学院下沉广场的西南一隅,从日上竿头到夜半阑珊,数学系众研究生在一沓沓演算纸上推演计算,微分积分、指数对数、与非或非、次方开方、公理定理、切线法线……1年的演算纸铺开,1个篮球场那么大。这是数学人逻辑与思维的学术坐标。他们描绘着定理的深刻与方程的隽永,述说着抽象现实的迷雾与理性推演的灵光。

 

学校的东侧曾经人迹罕至,自罗姆楼前去“拓荒”,人头渐渐攒动。遍地尽是转瞬即逝的信号波形:由一尺见方的示波器电子屏日夜相继地捕捉着,任环境纷繁复杂,冷静的线条无终无始。每1次功耗分析,都要连续200小时的数据采集。这里是电子人解析自然的学术坐标,一道道波形化作高技术的行空天马。

在同方部和新水利馆之间,坐落着一座号称“颜值”最高的宏盟楼,现在却很少人知道这里曾经是老电机系的地盘。这里的“闻见家”们习惯于深夜开始工作,二楼剪辑室的电脑便是他们离不开的伙伴。为了那一秒钟的精彩,他们甘愿在万千帧素材间反复切剪,夜不能寐。这里是新闻人守望的学术坐标,更是新闻人的心中的铁肩道义。

 

文图以西30米,不起眼的泥沙实验室大厅里面有一条常年不歇的“河”。有人常常24小时守在“河床”边,静静地观察和记录着水流的运动形态。砾石每一厘米的位移,需要每秒300张照片的推演。这是水利人治水的学术坐标,这是水利人心中的天下江湖。 

在西北门内的"E"字红楼里,在人体系统般错综复杂的实验室内,一群白衣人守在96孔板的方寸间,专注地盯着移液枪在换枪头、吸样、混匀的动作里疯狂舞蹈,4000次这样的精确移动可“兑换”一次完整检测。他们等着ELISA显色,等着抗体的答案。他们在这里,甘心做人类健康的无名哨兵。这是医学人研发的学术坐标,这是医学人梦中的“健康工作不止50年”。

东北门以南50米的小街中,传出刺耳的撞击声。一群人站在撞毁的试验车前仔细地测量各个位置的变形情况,观察车内假人的实验状态,若有所思。电光火石的1秒需要180次的仿真。为让每一辆汽车多一分安全,他们愿意付出多一百倍的努力。这是汽车人务实的学术坐标,是车轮滚滚大工业时代的奋勇争先。

 

六教以南,新清紧邻,一个质朴的小楼里,一群智慧的头脑用科技的力量演绎着现代化的压、切、磨、削……4300行代码的严格设计,才能保证0.1毫米的精确加工。这是机械人精益求精的学术坐标,这是机械人心中的大国重器。

四教南边有个文南楼。这里不只是来领四六级和水平一二成绩单的地方。语言与文化在走廊里“热闹”地交汇,思想与历史在书桌旁“冷静”地沉淀。为了让中国了解世界,更为了让世界了解中国,译者们披星戴月,年复一年默默无闻地考证和注解。一分钟查阅,十年的编纂。外文人用时间书写语言的坐标,架起沟通的桥梁。

 

东门进去左手边,是传说中清华最热的系馆。这里不仅有最先进的服务器在轰鸣,更有最严谨的大脑在运转。人与机器用二进制对话,需要的不仅仅是智慧和逻辑,更需要严格的“语言”。每调一个BUG,是平均一万次键盘的敲击。

(清华新闻网6月10日电)

图文提供:校研究生会 学生编辑:舒元

 

2015年06月10日 14:03:0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