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闲置的科学仪器设备如果能形成规模,可以通过政府搭台,将其拓展成孵化中小企业的众创空间。这是服务于技术创业实实在在的项目。

互联网 让科学实验更轻松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5-5-29 赵广立

  如果不是因为创办“易科学”,清华大学生物学博士生孙磊本可以安静地做一个学霸,然后慢慢成为少时就想当的科学家。

  “易科学”让孙磊距离成为科学家越来越远了,但“易科学”跟科学家一点都不遥远,确切地说,孙磊创办的“易科学”就是要围着科学家转。作为一个类似于“淘宝网”的科学实验设备信息服务平台,它的出现让科学家的科学实验变得更轻松。

  在位于清华科技园科技大厦的清华x-lab,孙磊跟《中国科学报》记者讲述了“易科学”的“辉煌与梦想”。

一次实验引发的跨界

  “易科学”的诞生,源于孙磊一次糟糕的实验经历。

  2012年上半年的一天,孙磊在实验中需要用到一台能分选神经干细胞的流式细胞仪,而实验室里的这种仪器已经被占用,他只能在校外寻找。

  而在百度搜索“流式细胞仪”后,前两页的几十条信息几乎全部是买卖相关仪器的信息。在与附近4家单位询价、面谈、付款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天——而这个实验只需要两个小时。

  这让孙磊很不爽。同时一个念头也在他心中萌生:如果做实验的购买服务也能像在淘宝上买件衣服那么简单该有多好?

  为此,孙磊同跟他有同样想法的同学在清华大学多个院系的老师和同学中发放了100多份调研问卷,结果正如他所预料:有51%的受访者有同样寻找仪器的需求,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47% 的受访者所在的实验室就有闲置仪器。他们还了解到,这种科技资源信息不对称的现象,广泛存在于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研发机构。

  一边是用上实验仪器难,一边却是不少科研机构反映仪器闲置、折旧费居高不下,这对矛盾刺激着他。而且,孙磊还注意到,随着各种交叉学科的出现,实验中经常会遇到超出自己专业或拥有的仪器范围,需要找合作者或者外包出去。

  此前,国内还没有一家一站式科研仪器、实验服务交易平台,市场上还是个空白。孙磊想,做一个“科技服务淘宝网”,它的市场空间应该很大。

  经过半年多的筹划和准备,2013年4月,“易科学”的试验版本就上线了。注册用户登录后可以像在淘宝网上一样搜索、预约科学仪器,也可以发布实验需求、寻求理想的实验科技服务。

  如今,“易科学”已经将全国近5万台仪器设备纳入“仪器资源库”,其所属单位、基本功能、联系方式一查便知。

唤醒更多沉睡的仪器

  经过一年的发展,2014年上半年获得了一位企业家的种子投资后开始组建全职团队,在2015年春节前拿到清控科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天使投资后,团队开始有了稳定的执行力,正式转变为商业化的初创公司。

  有过两次创业经历的孙磊,这次铆足了劲儿要把“让科学实验变得更轻松”的事业做到底。本来可以顺利毕业的他,已经确定要延期了。

  然而,孙磊觉得现在的努力还远远不够,“易科学”网站所撬动的科学仪器还只是冰山一角。“每年中国进口400亿美元的设备,但这些设备很多都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

  孙磊所言非虚。我国政府部门也注意到该问题,为此,国务院在2014年底发布《国务院关于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向社会开放的意见》(国发[2014]70号),鼓励有关部门和管理单位开放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等科技资源。

  “这对我们是个鼓舞。”孙磊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在李克强总理倡导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下,诞生了许多诸如新能源、环保、生物医药、新材料等科技企业,而在初创阶段很需要这些科技资源,而这正是“易科学”的用武之地。

  就在采访开始前,中关村管委会科技发展促进处刚刚与孙磊商谈,如何通过支持“易科学”平台,促进中关村地区的企业对接该地区的实验室资源。

  原来,以前中关村管委会科技发展促进处主要通过双向的资金支持,鼓励实验室与科技企业的对接,几年下来,效果没有得到更大的提升,而“易科学”迸发出的活力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这件事很有意义,我们就想抓住这种机会,借助政府政策和部门支持,快速地让这些仪器聚集在一个活跃的平台上,让它们动起来。”孙磊告诉记者,科研平台供需双方中间需要一个有效的服务机构,“我们的重点就在这儿”。

  孙磊认为,仪器租用在我国应该有几百亿甚至几千亿的垂直市场,然而就像携程网要去整合空闲的机票和酒店一样,要找到并唤醒这些沉睡在各地的仪器并非易事。

  孙磊告诉记者,目前,“易科学”已经与昌平区政府建立合作,帮助搭建昌平科技新城的科技生态服务平台,接下来将迎来与天津空港经济区、青岛高新区、黑龙江地区等的合作机会。

  “我们希望能将这次与昌平区的合作模式作为范例,将来在各地高新区、科技园区进行复制,把科技资源快速整合起来。”孙磊说。

“易检测”即将上线

  孙磊把科学实验分成两类,一类称作“非标准化科学实验”,主要指的是高校里做科研、企业中做研发所要进行的实验。“这一类实验个性化比较强,重复性很低,很多可能是一次性的,适合放在‘易科学’网络平台上。”

  限于积累以及科技服务的特点,目前“易科学”平台的活跃度并不像各大电商平台那样“熙攘”。对此孙磊有信心:“我们要先解决‘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目前我们的战略是先去整合资源。只要我们整合的资源足够多,我们的用户就会增加。”

  另一类是“易科学”的衍生品,叫做“标准化科学实验”,“它的另外一个名字是第三方检测”。孙磊告诉记者,许多企业对第三方检测有很大需求。他们对服务于第三方检测的业务称作“易检测”。作为季度规划,他们聘任了专门的产品经理,还为“易检测”注册了相关域名,将于近期上线。

  孙磊对“易检测”的前景很是看好,“易检测”也承载着团队构建“服务企业产生商业模式”的厚望:“企业做事追求效率,所以我们服务于企业会更容易一些。”

  孙磊希望,最终会有一天能把服务于师生和产品研发的“非标准化科学实验”的科技服务做成像腾讯的QQ、微信一样的免费模式,“把它变成公益的事情,我们获取它带来的增值效益”。

未来想象空间

  现在“易科学”的团队共有15人,包括生物医药、材料化工、环境科学、IT等专业背景,一半以上的人有硕士、博士学位。从2013年的学生兼职团队到现在14人的全职,两年的团队磨合,孙磊深有体会。

  “之前只是知道关注做事,忽略了管理。”在“易科学”还没有获得投资前,由于各种原因,三位创始人中两位选择离开,只剩下孙磊自己,为了“把事做成”,他咬牙坚持。直到2013年参加各类创业大赛为“易科学”赢得了累计10万元的奖金后,才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开始有更多的人知道“易科学”,也开始有小伙伴主动找他毛遂自荐。

  不过,孙磊现在仍觉人手不够,他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是招兵买马。“创业者遇到困难是天经地义的,解决困难没什么好说的。要说困难,我觉得招人是我最大的困难。”

  时间也不够。他经常跟孩子要三四天才能见上一面——每天回到家,孩子已经睡了,第二天早上等他醒来,孩子就上学走了。

  除了觉得亏欠孩子,孙磊并不觉得苦。他不能停下脚步。随着对行业的深入,孙磊逐渐发现了一些新的商业模式和想象空间。

  孙磊发现,一些闲置的科学仪器设备如果能够形成规模,还可以通过政府搭台,将其拓展成孵化中小企业的众创空间。“这是服务于技术创业实实在在的项目。”

  “我们服务的客户,有一部分是中小企业或者创业团队,如果只收科技服务费的话,盈利空间很小。我们可以给这些团队提供更多服务,我的价值会延伸。”孙磊想着,帮助这些团队拿到投融资也是他们的可选项。

 

2015年05月29日 14:25:1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