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立人”的突围之路

——记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清华附小“小学语文主题教学实践研究”

记者 王 蕾

在清华大学附属小学2014年开学典礼上,五年级(4)班的黄翰林无不骄傲地从校长窦桂梅手中接过一纸金灿灿的奖状。

这项被冠以“校长奖”的荣誉,不是奖励他考试拿了第一名,或者某学科竞赛中取得了好成绩,而是源于一次别样的实践:暑假期间他在爸爸陪同下从北京骑行回山东莱州奶奶家,全程607公里,历时6天半,从采购设备到食宿规划,全部由黄翰林一手操办。沿途190多个红绿灯,他未出现一次违章,还多次提醒爸爸注意交通法规。“上学年我们的养成教育主题是‘勇于担当’,我决心自己做一次尝试。”黄翰林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这样对同学们说。

浸润式主题养成教育正是清华附小校长窦桂梅提出的“主题教学”的题中之义。在附小的教师们看来,小学教育的核心任务并不仅仅在于传授知识和能力,而是要寻求儿童的核心素养发展,为聪慧与高尚的人生奠基。这为首次纳入评选奖励范围的基础教育教学成果中,一所小学能够脱颖而出,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找到了答案。

立德树人:面向核心价值观的语文教学

“我是教语文的,我是教人学语文的,我是用语文教人的。”这是窦桂梅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她解释说,前两者是要有效率、有质量地教好语文,后者是语文教学的终极目的——教学生学会做人。而主题教学就是实现“语文立人”的重要途径。

窦桂梅在近30年的语文教学实践中发现,语文课在“思品课”与“训练课”间徘徊,人文性与工具性之争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教学内容也支离破碎,无法实现课程标准提出的语文素养的整体提高。同时,教学目标不清、教学方式僵化,导致儿童学习负担过重。这些问题既是语文教学积重难返的核心问题,又是教师教学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基于此,她提出了“三个超越”,即“基于教材,超越教材”、“立足课堂,超越课堂”、“尊重教师,超越教师”的实践。

“超越”不能没有边界,需要一个有效的“抓手”来整合内容,实现教学结构化、序列化。经过进一步的实践研究,窦桂梅选择了“主题”作为语文教学的抓手,尝试着为语文教学问题的解决提供一条路径。

什么是“主题”?学校研究团队认为,主题是围绕小学阶段儿童发展特点及生活经验、语言习得规律、优秀文化等确定的核心语词,以及由此表现出的相互联系、立体、动态的“意义”群,进而构成人发展的核心。主题与儿童的生命成长编织起来,生发语文教育的意义,旨在提高儿童的语文素养、培育与践行核心价值观。

不同于以往的思想教育或者革命口号,主题是师生一道基于教材所努力寻找的文化主题、哲学主题,是那些连接着儿童精神世界、现实生活或者与历史典故、风土人情等有关的“触发点”、“共振点”和“兴奋点”,指向自由、平等、公正、友善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及勇敢、自强、谦卑、博爱等个体成长价值观。比如《珍珠鸟》一课中的“信赖”、《三打白骨精》中的“向善”,即被作为主题贯穿始终。一旦这些语词在学生心中留下印记,其背后的哲思、情感也一并收入囊中。

“主题教学就是探究、体验和阐释主题意义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既把对语言文字的学习建构在具体的情景和理解中,使学生记忆更为深刻,运用更加灵活;又使语文摆脱了道德教化的空洞,学生不是在老师的要求下被动接受,而是在语文学习中自己去感悟。‘主题’即核心价值观的种子播撒学生心田,最终达到‘语文立人’的教学效果。”附小语文教师胡兰老师说。

礼遇童心:让儿童站在课堂正中央

每周三中午的“水木秀场”,是附小学生们唱主角的舞台。在这里,有“昆虫达人”、“小书法家”、“魔术发烧友”、“岩石爱好者”……孩子们的爱好和梦想被小心呵护着。四(6)班的张楚屏说:“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展现个人风采。”学校就好像是一位天才画家,精心地给每一位学生涂上个性鲜明的人生底色。

充满“生成感”的主题教学课堂。

在充满“生成感”的主题教学课堂上,学生同样站在了课堂正中央。经过教学团队多年研究与实践,主题教学经历了由静态到动态的过程。如果说第一阶段的主题是“语词”,常常与文章的“文眼”相关,而第二阶段的主题,更多地关注到学生学习过程中的体验,即“学眼”。通过“预学、共学、延学”三个环节,使儿童经历“我自己学会了什么,我不懂什么”和“我新学会了什么,我还要进一步学会什么”的学习过程。

动态主题教学课堂上,教师不是课堂提问的垄断者,而是学生提问的倾听者和引导者。在遇到孩子理解有误区的地方时,并不是粗暴地制止或者简单给出定论。比如,窦桂梅在执教《皇帝的新装》一课时,曾有学生站起来说:“我觉得骗子也挺聪明的。”她并没有急于否定,而是把学生的问题暂时搁置,随着学生对课文学习和理解的不断深入,她又巧妙地回到刚才学生提出的问题进行引导——“因为他的骗术,让所有的大臣们围绕着皇帝做出错决策,让整个国民围绕他演出这出闹剧,你会觉得,现在还能用‘聪明’来形容这个骗子么?”老师这样的礼遇,有效地促使孩子们拨开迷雾,重新对课文进行思考。前面的质疑在无声无息的文字和情感体验中被自己解释了。

此外,教师对文本的主题事先不做限定,而是提供课外资料,打开学生的视野,开阔学生的思路,在学生深入阅读、体会后,与学生在课堂教学的互动过程中生成多元的、有层次的主题。

在这个过程中,传统教学模式似乎被颠覆了——教师蹲下身子,把儿童当作学习成长中的伙伴,搭建教师与学生真正平等的对话平台,与学生一起去探求语文学习奥妙。这样的主题教学受到了孩子们的欢迎,在课后的问卷调查中,“你喜欢上这样的语文课吗?”一项,“很喜欢”的比例达83%。

六(5)班符思渺的爸爸在看了主题教学公开课的视频后,也被孩子们上课时的热情深深打动了:“整堂课我忘记了老师为了准备一堂课所付出的努力,忘记了是老师精心设计了剧情的发展,甚至忽略了老师对课堂秩序和进程的控制。我的眼里,除了孩子,还是孩子,孩子们真的成为课堂的中心,在老师的引导下自由地成长了。”

这正是窦桂梅题教学团队长期以来追求、践行的目标所在——以儿童生命完整成长为落脚点,尊重儿童的独特感受,张扬儿童的个性与参与意识,让儿童真正成为课堂的主人、站在课堂正中央。

撬动变革:从课程整合到育人体系建构

在对语文课堂不断改进的基础上,附小的主题教学站在语文学科课程整体构建的高度,进行了深入探索,逐渐呈现以“情感·思辨”为主线,“体验·生成”为特征的课堂样态,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目标、原则、内容、实施、评价为一体的实践模式。

 

 附小学生在丁香书院读书。

窦桂梅坚信,阅读经典改变孩子一生。以主题的方式,整合经典诵读以及整本书阅读滋养孩子精神与心灵。因此,附小语文课程内容设置方面,特别突出“阅读”和“积累”。每学期推荐背诵古诗25首,文言文10篇,经典现代诗及儿童诗10首,并引导学生积累《论语》《道德经》等中的经典格言警句。教师团队还要为每个年级研制出“清华附小推荐的阅读书单”,每学期25本,这意味着,附小的每个孩子小学六年要读超过600本书。其中,“主题”就好比一根线,将不同内容、不同文体的阅读内容“串起来”,学生学习、理解起来就会轻松许多。“那些经过一代又一代生命参与和历史证明了的诗词精品,被‘统整’之后,就如同空气一样从学生的口中进大脑,流入血液,渗透到生命深处,真正实现学生阅读的快慰。”附小语文教师王艳介绍说。

针对语文课程整合,附小还提炼出“三个一”,即“一手好汉字、一副好口才、一篇好文章”的语文素养目标,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细化完善,相继出版了每个年级一本的6册《小学语文质量目标指南》。主题单元整合学习内容,用3年多时间出版一个学期一本的12册《小学语文乐学手册》,并用该手册作为载体改革课堂教学方式。

语文主题教学所倡导的“立人观念、整合思维和儿童中心”也从理念和实践双重层面对其他学科产生了巨大冲击。音乐课上,看到孩子们无精打采,抱怨“来回地唱呀唱呀,太没劲了”,音乐教师张叶决心从传统的教学中跳出来,把快乐还给音乐课。以主题串联,讲故事、做游戏、演戏剧,开展单元教学,许多丰富、鲜活的样式让音乐课大变身,她惊喜地发现,孩子们的声音甜了,耳朵灵了,思维活跃了,积极了,自信了,大胆了……

这些改变,促使窦桂梅在主题·整合思维引领下,开始探索基于学生核心素养的学校课程整合,以及整体育人体系的重新建构。2011年,她带领全校教师都建了“1+X课程”系统,“1”是指整合后的国家基础性课程,“X” 指实现个性化发展的特色化课程。

在学校的课表中,可以看出课程整合的力度。不仅学科内整合、学科间整合、超学科整合。例如,学科间整合,学校把国家规定的9门学科整合为五大板块:品格与社会、体育与健康、语言与人文、数学与科技、艺术与审美。举例来说,三年级《科学》中的“温度变化”与四年级《数学》中的“折线统计图”,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课程内容,被科学老师与数学老师“水乳交融”地整合在一起。而整合的契合点就放在“统计”上,尽管学科研究的重点不一样,但在收集、整理、分析数据、解决问题的本质上是一致的。

附小“1+X课程”系列图书。

课程优化后,由于不同课型要求的课长不一样,课时整合提上了日程,从原来40分钟一节课,调整为90、60、35、10分钟不等的长、中、短、微课时。正是在这样充满活力的课程表中,孩子们的创造力、教师的生产力全部被激发与再造了。

“1+X课程”受到了广大师生的认可和欢迎,清华附小2013届毕业生李志勃说:“学校为我提供全面的基础的学习内容的同时,也提供丰富多彩的个性课程,比如我最喜爱的竹笛、板球等等,这些课程,开拓了我的视野,锻炼了我的能力,也使我在各个方面全面发展,学有所长。”同时,这种创新育人体系也得到了专家的肯定,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称,“‘1+X课程’强调国家课程的整合,并在这个基础上对校本课程也进行了很好的整合,通过他们的努力一定能够提高小学的办学质量,使我们的孩子更加健康快乐地成长。”

承续清华:培养有责任勇担当的小小少年

作为清华大学的附属学校,附小的发展历程与其紧密相连。天然地受到清华文化的润泽,在主题教学相关实践中,也打上了“清华元素”的烙印。

学校在整体课程,特别是养成教育课程构建上,根据学生的特点和需要,梳理了核心的教育主题,即:一年级,言行得体;二年级,协商互让;三年级,诚实守信;四年级,自律自强;五年级,勇于担当;六年级,尊重感恩。以“主题”为核心词,根据年级特点教育内容不断深入螺旋上升,将有关的德育活动,乃至各种教学活动,都落脚在这个核心词上。

“这些核心词,实际上就是清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精神的多方面延展。我们要通过主题教学,让孩子们从小了解并在实践中加以传承,从而长成有责任、勇担当、拥有前文提到的六大核心素养,成为健康、阳光、乐学的小小少年,进而走向聪慧与高尚的人生。”

体育是附小的核心课程。

体育是附小的核心课程,学校提出“每天体育‘三个一’,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倡议,正是基于实践清华大学“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的教育理念,传承马约翰教授“强迫体育锻炼”的体育精神。在附小,每周五天,天天有体育课,每天早上一个晨练微课堂、上午一个健身大课间。在每周的体育课上,除了常规的达标项目之外,还安排一次体育运动项目自选。体育教师们发挥自己的专长,以项目推进的方式,促进学生爱上体育,轮滑、板球、棒球、足球等十余种项目,供孩子选择。每周在同一时间,学生打破班级限制,根据爱好组成新的班级。每个清华附小学生,至少熟练掌握两个运动项目。学校特意拿出1节课开展足球专项训练。2014年附小举办了自己的“世界杯”,每个班都有自己的足球队,代表一个“国家”参赛。

每周五下午的“创新与实践”课,附小会组织同学们到清华的各个场馆、实验室参观,也会请家长义工代表清华来讲课,从科技前沿、人文经典、经济常识,到清华历史,家长们将自己对于学术、对于清华的情感积淀努力地以儿童容易接受的方式,传递给附小的学生。在面对剑桥大学人类学家艾伦·麦克法兰质疑“清华的孩子是不是会有优越感”时,附小教师说,与其说是优越感,不如说附小传递的是作为清华人的责任感、使命感,是学习父辈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精神,是用自己的努力赢得别人的尊重。“我是清华少年,努力成为健康、阳光、乐学,拥有中国灵魂、国际视野的现代人。”这是附小的学生重复最多的一句话。

对于从事主题教学的教师们而言,清华带来的更多的是一种责任与担当。“我是清华人,努力用敬业、博爱、儒雅成就每一个学生,把每一个学生的成长当作我们的最高荣誉!”这是每一位附小教师铭记并践行的誓词。“附小所有教师,都在用清华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尽管我们和大学教授没法匹敌,但是我们要做‘小学里的大学教授’。”附小老师们说。

“选择了清华,就选择了一生的责任。”窦桂梅和她的教学团队,在主题教学的路上孜孜探索着,期待着通过“花”的事业和“根”的工程,一代代清华少年茁壮成长。


 

 编辑:襄桦

2015年05月09日 19:53:4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