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燕玲:尕数学,我们想你了
——记清华大学第15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刘燕玲

校研会新闻中心记者 石 怡 邢 平  潘正道 

尕(gǎ)是青海方言中“小”的意思,青海湟中一中的孩子们用这样亲昵的语气表达他们对支教老师的喜欢。教语文的就叫“尕语文”,教物理的就叫“尕物理”。

刘燕玲支教这一年教数学,就叫尕数学。

离开同学们已经九个月了,刘燕玲依然时常接到家长们的电话,收到孩子们的消息。电话那头一句“尕数学,我们想你了”,让她回忆起离别前的场景,依旧感动。

那是去年的4月,一次外部采访要求模拟燕玲支教的最后一天。虽然已经事先通知了学生这只是配合视频需要的“假离别”,推开教室门准备和同学们“说再见”的燕玲还是被惊呆了。

孩子们都站起来,捧着蛋糕,耳边响起了张震岳的《再见》。“他们知道这是假的,但我早晚要走却是真的,孩子们哭得特别伤心”。燕玲见状,又想哭又想笑。她没法一个个地安慰,只好也抹着眼泪,“嗔怪”孩子们:“你看你们哭得,这节自习课又上不成了。”

然而“尕数学”的故事,并不能从支教讲起。

“我其实是一个温暖而倔强的人”

如果非要给刘燕玲这个姑娘贴上标签,应该不是“青海省高考第三名”,不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第33届学生会主席”,更不要说在“学生会主席”前面还要加上“清华大学历史上第一位藏族”、“女”这样的字眼。

“是,我是挺女汉子的。”燕玲并不排斥这个词,“但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其实是一个温暖而倔强的人。”

东操的跑鞋与暖水瓶

又是一年校庆,又是一年“马约翰杯”。

一场等待了12个月的盛大狂欢。这些日子每个下午的三四点钟,放下书本和代码的同学取出衣柜里的运动鞋和护膝,摇身一变成为运动好手,为“马杯”流汗训练——这早已成为清华人精神信仰般的仪式体现。

三年前的某个下午,同样阳光正酣,有个身材娇小的女孩正骑车去东操,车把和后座都挂满了跑鞋。

她仔细地寻找东操草地上阳光最好的地方,然后摆好跑鞋,静静地看着它们沐浴阳光。

当运动员穿好温暖舒适的鞋子开始训练,她又拎起两个暖水瓶奔向游泳馆,准备给参加游泳比赛的同学们冲热奶茶和姜汤补充体力。

那时的刘燕玲在经管学生会主管体育工作。每一个可能的细节处,她都用心为同学服务着;比起自己在赛道奔跑,给比赛的兄弟姐妹们声嘶力竭地鼓劲,是另一种享受。

后来在一段竞选学生会主席的视频中,同学们对她的评价最多的两个词就是:热情,踏实。

刘燕玲竞选经管学院第33届学生会主席。

做自己人生选择的舵手

在清华,和体育相爱是一件如此普通而自然的事。这份爱,甚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选择。

大三时,燕玲加入了学校赛艇队,同舟共济是对赛艇比赛最形象的诠释。作为舵手,她的工作不是奋力划桨,而是把握队伍前进的方向。“八名桨手都背对终点,将力量交付在对你的信任上。”

为了这份信任,燕玲甘愿放弃许多。

2012年秋,赛艇队正积极备战“国际名校赛艇挑战赛”。全部的精力倾注于终点的舵手,却遇到了一件不得不分散她心思的事情——免试推研开始了。同学们都在劝说燕玲回来准备推研,她犹豫了一下,狠心咬牙:错过就错过了。

2013年,毕业季。燕玲的大四并没有许多人那么轻松潇洒。学生会的工作,支教团的紧张培训,赛艇队的新赛季。日程表让人应接不暇。

六月的园子里,穿着学士服四处奔走拍照的准毕业生们热得大汗淋漓却兴奋不已。

而这时,燕玲也在感受另一种炎热。在集训基地的赛艇上,她的皮肤被晒得黝黑。教练心疼地对她说:“不然你回去几天(参加毕业典礼)吧”。

她咬咬牙,选择留队坚持训练。

那一年的清华赛艇队,夺得了新津站冠军和武汉站亚军;上一年,他们拿了两个亚军。

其实,早在放弃推研的时候,燕玲的内心深处早已有了另一个规划:去参加研究生支教团!因为在这不久前,她听一位学长讲了去年支教的故事。学长支教的地方,就是燕玲的家乡青海湟中。“回家乡去做点什么”,这个想法几乎没有经过太多犹豫。最终,她得偿所愿。

忘记提的一点是,当年竞选学生会主席的视频中,同学们对她评价最多的还有第三个词:执着倔强。

在赛艇队担任舵手的刘燕玲。

清华赛艇队载誉归来(你找到唯一的姑娘了吗)。

一年选择,一生无悔

对于燕玲来说,支教不是远方,更像是回家。

在青海出生、长大的她,对故乡有着深深的眷恋。即使是以一个老师的身份再回去,她最初的期待里,自己应该会很快适应节奏。

但家乡似乎要考验考验这个倔强的“刘老师”。

初到湟中一中,她教的是英语。三天后,教导主任来敲门,对正在上课的她说:“刘老师,我们缺数学老师,你可不可以教数学?”就这样,燕玲半路“改行”教起了数学。

湟中一中是一所省重点高中,同学们的学业负担和升学压力都比较大。然而许多孩子并不很听话,经常还有不听讲、不交作业的情况。“一次大家都不交作业,我特别生气,觉得好伤心,上课的时候就哭了。”燕玲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情绪失控,让孩子们懂事了不少,同学们当天下午都交上了作业,每一个人还在作业了后面写了“刘老师,对不起”。

刘燕玲在辅导学生功课。

然而作为一名要对学生负责的教师,光凭脆弱唤起学生的“懂事”是不够的。为此,她“变凶了很多”。“第二学期,我第一节课就写了一黑板的课堂规矩,告诉他们第一次作业就是抄一遍规矩,必须遵守。如果不交作业,我有时还会打他们的手心。” 在她的“严管”下,班级整体的学习风气有了提升,连一些几乎从不提问、不爱听课的孩子,也开始举手了。

尕数学,我们想你了

刘老师,燕玲老师,燕玲姐,一年支教下来,刘燕玲有了许许多多的称呼。

然而,她最钟爱的还是“尕数学”这个外号。

刘燕玲的班上有一个性格叛逆的男孩。来自单亲家庭的他,不爱学习,上学打架,时常和妈妈吵架。然而,每当孩子回家与母亲谈到“尕数学今天说了……”,他的语气态度就会一下子温和下来。

母亲经常跑到学校来和燕玲倾诉,或者在电话里一聊就是一个小时。“后来我与男孩认真谈了心,也严肃批评了他。”直到现在,燕玲依然与这个家庭保持联系。透过电话,“尕数学今天说”的每一句话,依然帮助着几千里外的这对母子,化解矛盾,一点点改善关系。

可是“尕数学“终究是要和孩子们离别的。

"我觉得我好对不起你们,我总是批评你们,没能看到你们的优点,但我也没有跟你们道歉。你们永远不会理解如果一个老师一生只有一批学生,她会有多么想做到完美。”

上个寒假,燕玲回家的时候,走在路上经常会有人喊她:刘老师。

燕玲说,她怕影响孩子们学习,不允许孩子们玩手机。不过,在和家长通话时,她经常可以在电话那头听到孩子们大喊:尕数学!我们想你了!

“这一年的支教,是我迄今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燕玲这样总结。

心有家乡,眼望远方

结束青海支教工作不到一年的燕玲,现在踏着和其他一年级研究生同样平淡但紧张的节奏:上课、小组讨论、展示、论文、实习,当然还有一年一度的“马杯”训练。

“本科同学有的正在工作,有的读研并拿到工作offer了。”而当问起她今后的规划,她只是淡淡地说“不确定啦”。

有人听说她前一段时间在银行实习,惊讶地问:你以后不去“当干部”了吗?仿佛她的简历告诉别人:这样的轨迹才合理。

但她觉得,这个问法让她很是惊讶,同时对未来也有了更深的思考。

在青海,一顿6、7块钱的饭和一顿几十块钱的饭,对她而言幸福感是一样的。

“如果有机会,我还是希望为家乡做点事情。”她说,“比起‘锦上添花’,她更希望‘雪中送炭’。”

2013年12月,第十五届支教团刘燕玲(前排右1)等于青海湟中组织“携手同行,温暖一冬”爱心公益活动。

北京,青海。 一个给予了她外面的世界,一个承载了她内心的寄托。

青海是她的故乡,她的家人依旧生活在湟水之畔,她的童年还在“西陲安宁”处被小心地珍藏。

北京是她的舞台,这里有她的青春和梦想,也叩问着她内心的选择。

而现在,她只打算认真地完成研究生的学业,活出自己的轨迹,随遇而安地迎接未来。

(清华新闻网4月28日电)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清华大学小研在线”

供稿:校研究生会 学生编辑:小洁

 

2015年04月28日 15:13:0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