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京院士的“老吾老”与“幼吾幼”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5-1-28 陈建

  50岁出头的程京身材瘦削、相貌俊朗,看上去外表年轻的他有着显赫的头衔:中国工程院院士、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博奥生物集团有限公司总裁……

  这位分子生物学家近来生出了新念头:要为他85岁、做完脑溢血手术后亟需康复治疗的父亲“量身定做”一把椅子。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在日前的一次集体采访中,程京兴致勃勃地给记者们播放以他垂暮之年的父亲当“模特”的视频短片,介绍着那座椅上的各种新潮功能:“这不是给残疾人用的轮椅,它可以调整仰躺角度。椅背上有推手,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只要按动操纵钮,椅背上的推手就能帮老人慢慢站起,好像有人搀扶那样。”

  “老人总是忘记服药时间”,程京为此专为父亲“编程”了一套个人健康管理系统:平时坐在椅子上,能用平板电脑看大片、听音乐;但每到服药时间,系统会自动切换到语音提醒模式:“主人,该服药了”。直到把座椅扶手边上固定位置摆放的药瓶拿起,提示音才会中断。

  早年学工程出身、后投身分子生物学的程京说:新一代座椅增加了行走代步功能,轻轻推拉操纵杆,座椅便可转弯、前行、倒退。座椅的腰部、背部和臀部有按摩功能。扶手处还有心电监护装置,只要一摸扶手,血氧含量、血压、心跳等数据就会被实时记录下来,传送到指定手机上。子女能远程监控父母的身体状况。

  除对父亲的满腔深情,程京的处心积虑和精益求精,还有另一番道理。

  2014年,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有2.12亿,占总人口的15.5%,比2013年增加0.6个百分点。据预测,到202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达2.48亿,老龄化水平将上升到17%。但2014年,每千名中国老年人只拥有养老床位不足26张。

  居家养老,势在必行。于是,程京把“老吾老”推而广之:“必须用全新的技术手段,把家庭武装起来。今年我给自己定了任务:做出两套样板间,把居家养老全部自动化后应该是什么样子,具体呈现出来;还要让老人们体验,听反馈,再提升,然后推广。”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科学有情感,报国靠行动。程京的执着钻研,不仅体现在“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上。

  1999年,他作为清华大学“百人计划”从海外招聘回国的第一人,后长期在北京从事基因芯片、蛋白芯片、细胞芯片和芯片实验室及配套仪器的研究开发,在遗传性耳聋、肿瘤等重大疾病上的早期诊断、预防及个性化治疗方面,开发出70多项产品,有220项发明专利在多国获批,实现了中国生物芯片技术和产品首次向美国的出口转让。

  程京有女儿。身为父亲的他在接受采访时举了一个心酸的例子:“著名舞蹈《千手观音》有一组演员,20个年轻女孩子当中,18人都是小时候打针致聋的。因为孩子和他们的家长不知道,自己的基因发生了突变;医生也不知道,生病时,用了某种抗生素。一针下去,就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孩子听不见了,而且终身听不见。”

  听力障碍是中国第二大出生缺陷疾病,全国现有听力残疾人2054万,其中0-6岁儿童超过80万,每年还新增听力障碍儿童6万多。在7岁以下的中国孩子中,因为不合理使用抗生素造成耳聋的达30万,占聋哑儿童总数的3-4成。

  2009年,程京领导的博奥生物集团成功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张遗传性耳聋检测基因芯片,只需要一滴新生儿的足跟血,就能明确测出遗传病因,为其后预防迟发性耳聋、避免听力损伤提供科学依据。

  程京拿出一张信用卡大小的卡片解释道:“耳聋是100%母性遗传,和爸爸没关系。如果孕前女方查出有问题,无论以后生男生女,孩子无一例外,都会带有显性或隐性的听力基因缺陷。那么,这样的人终身都应当携带一张卡片,上面列明不能用的药物,每次看病时给大夫,大夫就知道,对这些病人要开别的抗生素。这样,小病能治好,听力也不会丧失。” 

  截至2014年底,北京、成都、郑州、长治等12个城市把耳聋基因筛查列入民生工程,80余万人因此受益,其中近两万人将避免因用药导致的耳聋。

2015年01月28日 12:00:2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