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路:人民共和国的现代化之路

——专访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

来源:新华网 2014-4-28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最近出版的《道路自信:中国为什么能》一书,通过作者玛雅与十几位著名专家学者的对话,从不同角度探讨总结了中国的发展道路和发展经验,对“中国为什么能”这一叩问做出了响亮回答。《参考消息》从28日起连续摘发该书主要内容,以飨读者。

  玛雅:提出中国之路这个命题要回答什么问题?这些问题是不是共产党的领导人在60多年来的发展道路上努力寻求解决的问题?

  胡鞍钢:我们提出中国之路这个命题是要回答三个问题:第一,有没有中国之路这样一条道路?第二,中国之路的含义是什么?它是怎么形成的?它的历史动因和发展轨迹是什么?第三,未来的中国之路走向哪里?又如何继续走出一条崭新之路?这三个问题,纵观新中国6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国之路的开创者和领导者们一直都在试图回答这些问题。

  中国之路这个命题是由毛泽东首先提出的。他在1956年就指出:“照抄别国的经验是要吃亏的,照抄是一定会上当的。这是一条重要的国际经验。”最经典的中国之路的倡导者是邓小平。他在1982年党的十二大开幕式上提出:“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照抄照搬别国经验、别国模式,从来不能获得成功。”他在1987年再次强调指出:“我们既不能照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做法,也不能照搬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做法,更不能丢掉我们制度的优越性。”

  这里,邓小平首先继承了毛泽东提出的“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同时创造性地提出了“解放思想”的基本思路。30多年来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实践证明,在坚持实事求是的同时大胆解放思想,是十分智慧的政治思维。这也十分清楚地反映出中国之路的基本经验。

  玛雅:作为一名当代中国问题的研究者,你对中国之路如何理解?如何定义?

  胡鞍钢:我对中国之路的定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化之路”。这条道路的发展包括三个基本因素,是一个不断增加并相互作用的过程。第一是不断增加现代化因素,第二是不断增加社会主义因素,第三是不断增加中国文化因素。中国社会发展的逻辑一定是,现代化因素越强,社会主义因素就需要越强;中国越是现代化,越需要社会主义的现代化,两者缺一不可。这也是中国既不同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也不同于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之所在。

  玛雅:有人说,“共同富裕是亡国之道”。如果不坚持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中国会不会偏离社会主义道路?

  胡鞍钢:中国的现代化道路不仅要使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更要使全体人民、全部地区共同富裕起来。共同富裕是十几亿中国人的民心所向,也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目标、执政纲领和政策的基点。这是中国真正的主流。所谓“亡国之道”的说法从来都不是主流,也上不了台面,而将在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历史潮流中被唾弃,被淹没。

  玛雅:邓小平改革的底线是不照搬西方政治体制,这在今天仍然是中国改革不可动摇的原则。但是现在鼓吹西方“普世价值”的不乏其人。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胡鞍钢:中国从改革开放一开始,就面临三条道路的选择:一条是“老路”,突出表现为“两个凡是”。这在1982年党的十二大召开之前就被否定了。另一条是“新路”,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这就是我们过去30多年的历程。还有一条是“邪路”,就是转向资本主义道路,也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历史轨迹。2012年我曾与俄罗斯科学院院士、远东研究所所长季塔连科谈论中国道路的话题,他特别强调说,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开辟出社会主义道路。这条社会主义的中国之路,我称之为“人间正道”。

  玛雅:应该如何回应这种“普世价值”思潮?中国为什么不能实行西式民主?

  胡鞍钢:中国为什么不能实行西式民主?这既是一个新问题,也是一个老问题。早在1949年毛泽东就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把西方和中国的关系称为“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他说,帝国主义的侵略打破了中国人学西方的迷梦,很纳闷,为什么先生老是侵略学生呢?他还说,一切别的东西,中国都试过了,都失败了。西方资产阶级文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案,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一起破了产。为此,毛泽东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创立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创立了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政治协商制度,创立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建立了多民族的统一的单一制国家。中国因此就成为独特的现代国家,具有独特的现代政党和现代社会的基本制度。

  改革开放后,邓小平拒绝采用西方式民主制度,重建、恢复和改革毛泽东所建立的基本制度。他在1980年创造性地提出“邓小平标准”:“我们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要在经济上赶上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政治上创造比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更高更切实的民主,并且造就比这些国家更多更优秀的人才……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大国,我们能够也必须达到。”

  我为什么称之为“邓小平标准”呢?就是针对许多人讨论中国问题,特别是政治制度问题,基本上是鹦鹉学舌,以为可以把西方标准作为世界的唯一标准。其实没有那回事。中国的改革是开放式的改革,中国的创新是开放式的创新,的确要学习世界经验,包括西方的经验,也要吸取西方的教训;但是更重要的,我们是自主性的改革、自主性的创新。因为我们不仅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世界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还是世界唯一的创新、历史继承、不断再创新并持续延传下来的中华文明的国家。这三个基本属性决定了,中国在向世界开放的过程中,在融入世界的过程中,在大规模影响世界的过程中,需要中国自觉、中国自信和中国标准。

2014年04月29日 13:44:1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