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积跬步,无以“驶”千里

——访2013年清华大学本科生特等奖学金获得者任东生任东生

学通社记者 徐迟馨 李赞

  任东生,汽车系2010级本科生。2013年本科生特等奖学金得主。其参与的作品《V-stroke——可变冲程发动机的设计》获得第十三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二等奖。曾任汽车系学生科协主席,任期内率领汽车系勇夺清华大学第31届“挑战杯”团体第一名。他还是清华大学紫荆花节能车队发动机组的技术骨干,随队在第七届中国节能竞技大赛上获得了车队历史最好成绩。

  一身红色卫衣,高高瘦瘦,架副黑框眼镜,交流起来侃侃而谈,时不时地笑眯了眼睛,面前的这位特等奖学金得主——汽车系的任东生,不但有着工科男的细致严谨,也有邻家哥哥的开朗风趣。“踏实”、“平和”、“性格特别好”,这些都是与他认识三年的同伴对他的评价。和许多男孩一样,任东生也爱汽车,但更爱发动机。

学习这门良心活

  学分绩全年级第一名,59个学分的成绩全在95分以上,包揽发动机领域课程全部的年级第一……如果光是听到这些,也许难以想象:任东生刚刚踏进清华园的时候,也和所有新生一样,一张薄薄的录取通知书、沉甸甸的行李箱、还有满腔的兴奋与迷茫。

  大一班会上,辅导员这样说:“学习完全是良心活,成绩不是唯一目标,但你要做的是让自己满意,不要让成绩成为自己未来路上的绊脚石。”任东生听进去了,进入大学的第一个学期,他没干别的,心无旁骛地汲取着知识,“上课勤做笔记,理解老师说的东西,下了课再看书,明白了之后才开始写作业,作业写完了再针对比较有趣的课后题做一做”。没有传说中的题海战术,也没有神秘的应试秘籍,谈及学习,任东生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勤奋踏实,以及个人爱好——他对发动机的浓厚兴趣,这让他在这些课程中更主动地探讨问题,更深入地思考问题,为学而学,并非为考而学,自然地取得了好成绩。

青春睡在展板上

  作为一名工科生,任东生认为不能仅仅满足于理论学习,也应当学会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作品。大二下学期,任东生入选了汽车系首届“因材施教”培养计划,在帅石金老师的指导下,与其他几位同学一同完成了作品《V-stroke-可变冲程发动机的设计》,此作品被评为第31届清华大学“挑战杯”特等奖,并一路斩获了“挑战杯”首都一等奖、全国二等奖,可谓硕果累累。当然,成功背后的辛苦是不言而喻的。

图为任东生在全国“挑战杯”比赛现场。

  普通的发动机一般分为二冲程和四冲程两种,而可变冲程发动机就是将两者结合在一起的一种新型发动机,具有极大的节能优势,但它本身也存在诸多技术难点,国际上仅有英国的Ricardo公司对其进行过研究,后因设计方案成本过高而放弃,国内尚无学者进行过实质性的研究。当时的任东生连发动机原理都没开始学,就敢于挑战这个国际难题,勇气不小,任东生笑着解释说:“当时也没多想,就是对这个方向感兴趣,想去尝试一下,反正都是学习嘛。”

  这一学就是一年多,从参加学校“挑战杯”开始,任东生倾注了大量的时间学习全新的专业软件进行发动机数值模拟分析;要加工零件,他就一连7天跑到昌平的加工厂去;暑假队友还没回校,他便独自进行发动机首次点火实验;学校没有合适的实验仪器,他就和队友扛着50公斤重的发动机坐火车到山东大学,从早晨7点一直站着干到晚上12点,就这么花了两天的时间把机器调试完,紧接着便要赶去苏州进行全国“挑战杯”的答辩……这一路下来,经历的酸甜苦辣说不完,“的确会很辛苦,”任东生摆弄着手里的纸杯,笑道,“但因为喜欢,所以从来不问自己值不值得。”

  任东生与发动机的缘分还不止于此,在大二上学期,他就是紫荆花节能车队的一员了,负责核心的发动机改装和设计工作,大三时又提前担任了车队的技术总监,“任东生是我们车队的台柱子,我们都亲切的称他为‘任爸爸’,”紫荆花节能车队的王通这样评价任东生,“他永远是发动机组最卖力的一个,只要车库的门开着,那么他就一定会在里面。对于他来说,发动机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发动机上的每一个零件他都抚摸过、清洗过,他不仅是车队的技术骨干,更是车队的精神领袖,在他的指导下,车队不仅在本田赛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团队的管理上也有很大进步。”

  提到第七届中国节能竞技大赛中紫荆花车队的不俗表现,任东生谦逊地说道:“但其实还没达到我们的预期目标,仍需努力!”回忆起在车队的日子,任东生想起的便是车库和紫荆操场,比赛临近时,几个人常常在车库工作到下半夜,就直接将用于展示的展板搁在地上,和衣躺在上面小憩一会儿,清晨6点又爬起来,趁着紫荆操场人少的时候试车测数据。“我们都说,进了车队就别想找女朋友了,”这个一笑起来就特别温暖的阳光大男孩这样说道,“原来有个学长是有女朋友的,但因为一进车库就忙得回不了短信,然后过了一年就没有‘然后’了”。

        除了钻研发动机,任东生也爱打篮球和看书,“平时睡前会看半个小时的小说”,关于生活作息,任东生谈道,除却不得已的熬夜,自己基本会在12点前睡觉,7个小时后起床,“我不赞成通宵,这样第二天整个就浪费了,所以就算睡在展板上,也还是会睡一下的”。

乐做集体的脊梁

  任东生称自己为一个“比较偏执的集体主义者”,比起一个人奋斗,他更希望能成为集体的脊梁,和大家一同进步。大一下学期,他就加入了汽车系学生科协,从懵懵懂懂的干事,到独当一面的科协主席,从跟着学长打打下手,到一年举办20多场科技活动,大到汽车风采设计大赛,小到培训如何运用软件来处理实验报告数据,旨在能令更多的同学从中受益,在他的努力下,全系同学参与科技竞赛比例提高了,在2013年的校“挑战杯”赛场上,汽车系更是一举拿下5个特等奖中的2个,夺得团体第一名。

        除却车队和科协,还有一个集体对任东生而言是不得不提的,那就是他的班级,“汽03班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班级,能和大家一同成长是我最大的幸运”,一谈到汽03,任东生就滔滔不绝起来,满满的自豪掩饰不了,班级氛围和睦融洽,仅有的两名女生更是与大家打成一片。“大家在学习上彼此之间都乐于分享,如果谁得到了一套题,就会做完后群发给其他人,汽车系学习部的复习资料都是我们班整理的!”

        大一时,任东生曾担任班级的学习委员,在考试周组织全班集体自习,汽03同学这样回忆道:“每到考试的时候,我们班人就分成两拨,一拨在六教,另一拨在图书馆老馆,而任东生作为学习委员,每天7点多就到老馆去了。”其实任东生不仅每天早起为同学占座,到了晚上还会跑到各个寝室“巡视”,将窝在房里懒得出门的同学拉出去自习以提高效率,而同学们显然都很买他的帐,在考试周要找汽03班的学生,不在六教的话,那就一定在图书馆老馆,就这么坚持了3年。“论学习、科研还是社工,全年级都没有班能比得过我们。”任东生骄傲地说。

        班级,科协和车队,任东生都一样热爱,他认为,正是有这3个如此温暖的集体的陪伴,他才能走到现在。

“我喜欢科研,就这么一条路走到底吧”

        任东生来自于广东省粤西山区的小县信宜,家在农村,中学放假的时候还会在家干农活,上了大学之后课业繁重,回家的日子也少了许多。获本科生特等奖学金之后,任东生激动不已:“答辩会一结束,我就马上给妈妈打了电话报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特奖”带来的兴奋感也逐渐平息,任东生知道,获得这个荣誉,是对从前的自己的肯定与鼓励,将来的自己,更需好好地努力。“我觉得他得没得特奖人都没有变,还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任东生的好友补充道。

        谈及未来,任东生不禁回忆起第一次来清华的时候,那天偏巧朦胧细雨,他拖着行李箱走在长长的主干道上,“有一种走不到尽头的感觉”,庆幸的是,三年的大学生活,让最初一片迷茫的路逐渐有了方向,“我喜欢科研,就这么一条路走到底吧”。

        如今大四的任东生选择了系内直博,加入了欧阳明高老师的动力总程控制课题组(Powertrain Control Group)。“在选择课题组之前,我有去听各个组的组会,一圈下来发现最喜欢这个组的方向与氛围,主要就是研究电池”。被问及是不是有一个“做出中国人自己的新一代汽车”这样的梦想时,任东生略显羞涩地摆了摆手说:“其实我没有想得那么高远啦,主要还是期待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做出自己的一点贡献吧,比如降低电动车的价格,现在电动车成本太高,续航又太短,所以要研究电池的问题呀,这就是我们整个课题组的任务啦,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可能50年也搞不定,现在还是一步步来,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

        如今任东生的生活就是专业课、车队和实验室,充实又踏实,他迈出的每一步,都离继承清华红色工程师的传统,做新时代卓越的汽车人的梦,又近了一些。

  供稿:校团委  编辑:范 丽

2014年01月14日 19:29:2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