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与公平:创新本科教育的伯克利模式(二)

伯克利加州大学学术委员会主席 克里斯蒂娜·马斯拉奇

我们希望在毕业生身上看到什么?

  另一个我们经常讨论的问题是:当我们的学生毕业离开伯克利的时候,我们希望在他们身上看到什么?我们希望我们提供的教育经历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明确了这些目标,我们就能重新思考我们的教学和其他教育经历能否带给学生我们希望他们得到的东西。我们经常讨论的有:第一,探索新知识、发展新技能的自信——就是希望伯克利给予学生无论何时何地都需要的独立、自信的品格;第二,具备想象力以及完成大型复杂项目或其他任何事所需要的自律;第三,应对挑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虽然学生可能不知道将遇到什么困难以及如何解决,但他们应具备相应的自信和能力;最后,是在日后生活中妥善处理模糊状态、灵活思考、实现智力成长的能力。确定这些培养目标后,我们再回头重新分析课程和我们提供的各式各样的教育经历,重新思考如何才能培养出我们希望看到的那类学生。

管理组织上的安排

  在给大家举一些具体的例子之前,我想稍微提一下伯克利为达成这些培养目标而在管理组织上形成的安排。

  “教学中心”是副教务长办公室(负责教学、学术规划及设施供应等工作)的下设机构,是为教师提供支持的主要来源,在提高教学质量、改进课程设计、探索新鲜想法、资助新课程、将不同技术融入教学等教师有需求的任何教学相关领域提供服务。我们也开发了一个全新的教育技术部门,不仅提供各种教育技术服务,而且帮助教师创造性地运用它们。

  另一个重要部门是“学生学习中心”。它在40多年前成立,负责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学习辅导,同时为来到伯克利的各类学生提供他们各自所需的学习服务。

  “美国文化”项目主任确保该系列课程的开发、完善和良好教授。我们也为学生运动员提供专门的服务,帮助他们在学业上取得同样优异的成绩。在副教务长办公室下面,我们还设置了负责暑期、海外学习和终身学习的部门。我们的许多教学管理机构不仅为本科生服务,也为其他所有学生工作。

  我们还有一个特别的办公室负责监督学术评估过程。稍后我想简要地介绍一下。

  设备科负责所有校园建筑的维护,着重关注教室与其他教学空间,同时思考我们如何用新的方式做这些工作。伯克利不再建造常规的讲堂、研讨室,而是按照教师为实现创新性教学提出的具体需求提供相应资源。

学术计划评估

  我们的学术计划评估是为实现伯克利的教育目标而设计的。简单说,我们对每个系都进行定期的评估工作,大致频率是八九年一次,每年大概有九到十个系接受评估,每次评估过程差不多延续18个月(一年半)。学术评估由很多部分组成。其中,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办公室收集各系在学生、课程、学位、教师等方面的统计数据。各系需要进行自我评估,总结过去几年所做的事,但主要还是以未来为导向的,主要涉及的问题包括:他们面临的挑战有哪些?他们想获得怎样的发展?他们会做什么样的决策?什么是奏效的?什么不奏效?我们有内部评估,同时也会开展外部评估,都有专门的委员会负责。由其他教师进行的同行评议是整个审查过程的核心。外部审查委员会通常包括该领域非常著名的学者,他们来访问某个院系并反馈他们的意见。此外,由伯克利教师组成的学术评议会参与学校管理,是伯克利创立时就规定的分权管理的一部分,学术评议会在招生、课程、学位等方面拥有控制权。学术评议会相关委员会分别负责审查各系的本科生项目、研究生项目、教师队伍、新研究方向等各方面情况。所以,最后我们会得到来自各个内部及外部委员会作出的有关被评估系的报告,得出对该系今后几年发展的一些建议。这个“同行评议”的过程一直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重点。

创新教学的努力

  现在,让我们回到之前有关学生培养目标以及如何实现它们的话题。我们确实在如何改进教学以使学生达到培养目标方面作了很多努力。我们所提供的课程具有基于探索、主动性强、跨学科等特征。也就是说,与“填鸭式”提供信息的教学方式不同,我们为学生提供更多“走出去”的机会,鼓励他们进行探索、研究、分析和汇报。他们必须非常主动,并进行学科交叉。

  我们对教室作了相关调整,使它们变得更为灵活。教室不再有固定的座位,师生可以根据具体需求灵活布置教室,使其符合合作化教学所需的条件。学生能够在小组中合作学习,成为某些小组的领导者。根据我们从一些机构、公司得到的对伯克利毕业生的反馈来看,这些技能正是他们最看重的。因此,我们必须确保学生在学校得到相应的培养。

  我们鼓励教师不断完善教学。在伯克利,对教师在评职称、加薪等环节进行的同行评议包含三个方面:教学、研究和服务。所以,每位教师必须确保自己在三个方面都表现出色。只要有其中一个方面做得不够好,教师就得不到自己渴望的回报。如果你教学不够好的话,我们有“教学中心”来帮助提升自己的教学水平,提供咨询意见,协助你调整课程以达到更好的教学效果。我们为新的教学方式提供很多实验机会,帮助教师找到最有效的方式。教师必须始终意识到教学的重要性。虽然伯克利是一所研究型大学,但教学和服务也同样重要。我们还为教师提供“学术伙伴(academic partners)”以帮助提升教学质量。例如,我们聘请更多在图书馆工作的人员,帮助教师利用图书馆资源设计新的教学内容和作业。通过图书馆和教师的合作,学生可能拿到旧金山的中文报纸,作为一手资料开展他们的研究或课程项目。我们也有专长于教学技术的工作人员,为教师提供技术支持。目前我们可以为教师提供丰富的资源。

  最后,各系要对他们下设各专业学生的学习效果负责。我已经说过了在整个学校层面我们想培养怎样的人才,各个系也应该对他们各自的学生在毕业时应具备哪些素质有明确的认识。我想各系共同的目标之一就是毕业生必须是优秀的研究者,能够阅读、分析、批判已有研究并利用不同研究方法做自己的研究。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我们提供的课程中是否包含了使学生获得这些能力的机会?我们是否需要改变教学方法?我们是否应该采用不一样的作业、考试形式或课程项目?(未完待续。本文根据马斯拉奇9月26日在我校第24次教育工作讨论会上所作的特邀报告速记稿编辑整理。编译整理/马莹

   来源:新清华 2013-12-27

2014年01月03日 16:45:1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