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新秀们是如何炼成的?

——记清华大学第十八届“学术新秀”

研通社记者 杜林霏 董丽霞 李 晗

  “实力超群”、”争强好胜”、“专注投入”,这是大部分清华学生对清华“学术新秀”获得者的第一印象。然而,回首学术新秀们一路走来的历程,会发现其实他们和我们中的大部分人一样,经历过初到清华时的迷茫,尝过实验失败后的苦滋味,也体验过加班加点的倦意,更少不了投稿被拒的苦闷。站得越高,跌得越狠——他们对酸楚的品尝甚至比我们更加刻骨铭心。但是,跌倒,让他们懂得了如何爬起并走得更稳、更远。他们左手握着“梦想”,右手握着“坚持”,默默地坚守在科研路上,一步一个脚印,不停地攀爬,这是他们共同谱写的一部“学术大牛炼成记”!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年轻的眸子,装着梦、更装着思想,孤独地走向远方,每一个脚印都坚实且有力量,不论路上经过多少艰辛,总要以一个朝气蓬勃的笑脸迎接清华园每天的第一缕阳光。在我们当中,有这么一批学子,他们朴素勇敢,志存高远,前行的道路上虽然经常踽踽独行、形单影只,但他们从未改变过最初的梦想。

  唐黎阳,经管学院2009级直博生,饱含一腔“经世济民”的朴素爱国情怀,使原本在数理基科班学习的他决定转向经济领域。有着扎实的数理基础和精湛的编程能力的他,没有选择高收入的金融和IT行业,却攻读了偏向基础理论研究的经济学,并选择了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医疗经济作为研究方向,希望将自己所学应用于体制改革的现实问题。

  赵彪,电机工程系2012级普博生,谈及自己的学术梦,不禁回忆起父亲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来到世上走一遭,不能只留下一个坟头或一个木盒,还是得留下点什么让他人铭记”。这句话深深影响了他的价值观,让他在人生道路上有了更高的追求,他梦想能“助力电力网络智能化,让每个人享受绿色和科技主导的现代文明”。也正是因为这份梦想,让他面对少有人涉猎的研究领域勇于尝试,勇于独辟蹊径,勇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坚持不懈,曲折‘弯路’也能通罗马。”他自信地说。

  张金松,物理系2008级直博生,量子反常霍尔效应发现实验的团队成员。回顾其科研道路,从初到实验室时的一片空白,到搭建调试仪器、进行数据采集,经历了无数日日夜夜对近千种样品的测试,里面夹杂着我们常人未知的苦闷、孤独和默默坚持。“实验是一件辛苦而枯燥的工作,尤其是这种需要反复尝试、却鲜有新发现的实验。”他这样回忆他的艰辛科研路。

  科研的道路上荆棘丛生,但“学术新秀”们在品尽苦闷与孤独之后,依然选择默默坚持;有的人明知前路未卜却依旧风雨无阻,有的人放弃阳关大道却选择崎岖山路,虽然他们选择的路极少有人涉足,但在他们看来,这里“荒草萋萋、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实验上千次的失败、过程中的彷徨与迷茫,都是这些“学术大牛”生活中的“常客”。然而,面对困难,他们选择的是“绝不轻言放弃”、坚定科研继续千测万试。对科研的浓厚兴趣和执着信念,顽强的意志力以及平和淡然的心态,促使他们坚持不懈地进行学术探索,而他们的“蜕变”,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悄然发生。

  王宇航,土木工程系2008级直博生,在一年级时就接触了“钢板-混凝土组合加固梁的疲劳特性”的研究工作。由于疲劳试验的特殊性,每个试件需要反复加载的数量以万计数。为了获得更为全面的数据,需要提高数据的采集频率,因此每天凌晨1点到7点,两个小时采集一次数据成为王宇航科研生活的主旋律。面对困难和挑战,王宇航没有退缩,坚持既定的试验方案,并“破釜沉舟”,将宿舍的被褥拿到试验室,每天晚上都在疲劳加载机旁听着轰隆的振动声入睡,借助闹钟定时醒来采集数据。经过两个月的持续奋战,他终于顺利完成了8个试件的测试工作,为后续的研究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党尚宇,生命学院2009级直博生,在从事岩藻糖转运蛋白的研究中需要获得其蛋白质结构;由于X光对蛋白质晶体的衍射效果非常不好,因此如何获得高品质的蛋白质晶体一度成为他最头疼的事。为此,他和团队其他成员尝试了各种不同的方法,然而实验中的种种失败让他们深受打击,晚上离开时总是失声叹气。然而,面对长时间毫无进展的窘境,党尚宇和他的团队从未轻言放弃,同事们经常互相鼓励,不论打击多么沉重,第二天早上总能满怀希望、精神抖擞地来到实验室继续工作。施一公老师也经常激励他们:“国际上各个科研团队竞争激烈的时候,谁先放弃谁就失败了,只要不放弃就有赢的可能。”导师的指引加上团队的鼓励,党尚宇在这种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鼓舞下一步步走向成功。

  在博士生涯前三年,张金松一直对极低温环境下拓扑绝缘体的磁电阻和其反常霍尔效应进行精密测量。虽然经历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对近千种的样品的测试,却依然无法达到量子霍尔效应的特征值——约25800欧姆。直到2012年下半年,一次偶然的比对测试,张金松和同事发现样品表面不放置任何保护膜时得到的结果反而更好,于是赶快按这一方法重复之前的实验。终于,2012年10月的一个晚上,量子反常霍尔效应这个“幽灵般的神奇现象”终于出现了。历史将这一时刻定格,在美国物理学家霍尔1880年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130多年后,人类终于实现了其量子化!

  学术新秀的“炼成”,是一个厚积薄发、慢热积累的连续过程。这其中,需要的是披星戴月、不辞辛劳并长久坚持的强大执行力;需要的是在巨大的科研压力下,面对自己潮起潮落的不同心境而收放自如的人生境界;需要的是在科学研究方法指引下,从点滴细微之处发现机遇、寻找突破并大胆尝试、小心求证的积极态度。科研目标最终实现的那一刹那,如同蝴蝶破茧而出一般,曾经的宏伟蓝图在一步步的踏实努力中逐渐变得清晰,曾经的孤独和汗水都在这一刻体现出了应有的价值。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每一只毛毛虫都有个化蝶梦。它们经历了漫长的煎熬与等待,层层蜕变,尝尽了撕心裂肺的痛苦,最终破茧成蝶,嬉戏于姹紫嫣红中,享受着飞翔的自由。人生也不外乎这个道理,总是要有坚持的力量和经历风雨之后的沧桑。科研亦是一场没有结束的开始,学术新秀们将继续怀揣着心中最初的梦想,向着有更广阔的学术空间的未来前进。

  有着浓厚“经世济民”情怀的唐黎阳表示,“经世济民”这一理想似乎无比宏伟、高不可攀,但他在探索实践中发现,自己所做的研究让他得以与这个理想不断接近。“我希望能在一个对社会、对普通百姓有实实在在价值的研究领域中,用自己的知识、能力和责任感,学以致用,默默地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们”。在往后的岁月中,他将一如既往地在“经世济民”的经济学研究征程上追随自己的理想,一路前行。

  “我们结构工程研究人员应当具有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为提高我国建筑、桥梁结构抵御重大灾害的能力而不懈努力。”怀揣这一责任感,王宇航毕业后选择去中国铁道科学院工作,从事铁路桥梁和轨道结构的力学性能研究及产品研发。“我准备在工业界先锻炼一下,攒些工程经验,因为土木工程学科需要较强的工程实践,只有拥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才能做出更好的研究成果”。在谈到自己的未来发展时,王宇航表示,“我国高速铁路及重载铁路的抗震技术还受制于外国的垄断,今后在我国铁路发展的大舞台上,我也将始终保持一颗结构工程师的责任心,为我国铁路抗震安全储备的提高和关键技术的突破做出努力”。

  机械系2009级直博生李津津一直恪守着对学术研究的赤诚之心,临近毕业,他决定义无反顾地选择科研这条道路。当然学术的道路的艰巨性也偶尔会让他产生迷茫:5年或10年后的自己会是什么样?能不能走到自己设想的位置?能不能将超滑技术运用在机械制造上?能不能真正合成超滑材料?这些问题已经在他的脑海里“盘旋”多时。“不一定能实现,但这是我未来努力的目标和方向!”

  未来,党尚宇认为把基础科学应用到疾病预防或者治疗上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他仍旧选择从事产业研发。等待他的,或许是困难和未知,但他的坚强和自信,必将变困难与未知为绚烂的学术成果。

  学术新秀们志存高远,在自己的学术道路上寄予“治国平天下”的豪壮胸怀;立足长远,心系大众,学术新秀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给这个世界带来一点点变革而生生不息的奋斗。作为清华人,他们更是继承了低调、踏实、朴素的作风,用自己的默默努力,十年如一日地在自己的科研道路上前进。这其中有过孤独寂寞的无助,有过向左向右的彷徨,也有渺渺无尽的迷茫;然而,坚定的理想是他们前进的动力,在经历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煎熬后,终于迎来了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日子。他们的故事将成为清华最宝贵的财富,相信未来会激励更多的学子在学术道路上扬帆远航。

编辑:范 丽

2013年12月12日 09:25:2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