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员的旗帜高高飘扬

——访清华大学党委原副书记、首批学生政治辅导员黄圣伦

学生通讯员 贾曌

  黄圣伦,男,1934年生。1950年考入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1953年初担任首批学生政治辅导员。曾任清华大学化工系党委书记,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长,党委组织部长,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

恰同学少年

  黄圣伦1950年考入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那时的他只有16岁。虽然年龄比同一届的学生普遍小一些,但是黄圣伦较为丰富的生活经验和阅历使得他比同龄人更为成熟。

  他出生在上海,父亲开了一家制药厂,制造鱼肝油丸。鱼肝油丸在那个年代基本只有国外才能生产。黄圣伦印象特别深的是制造鱼肝油丸的一个关键是把油包在一个膜里面形成胶囊,但就是这个看似简单的技术当时国内仅此一家工厂能够做到。所以年幼的黄圣伦从小就感受到了中外科技水平的巨大差距。

  中学时期的黄圣伦思想进步活跃,他很早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中学时就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他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在1950年3月正式入党的,所以1950年9月进入清华大学之前黄圣伦就已经是共产党员了。因为在新中国成立前就已经参加了革命工作,所以黄圣伦退休后拿到的不是“退休证”而是“离休证”,虽然待遇上其实并没有多大区别,但是这是对参与革命工作的一种肯定,所以黄圣伦还是很自豪地向我们展示了他的“离休证”。

  提到当年建立学生政治辅导员制度的过程,黄圣伦回忆说,当时许多高校负责学生思想教育工作的是转业的地方干部,虽然这些干部社会经验丰富,思想觉悟高,但是很多干部受教育程度有限,且和学生年龄差距较大,很难真正和学生融为一体。蒋南翔校长认为清华的辅导员不仅需要较高的思想政治素质,也需要有较高的教育水平和较强的业务能力,清华需要自己培养干部。

  1953年蒋南翔校长亲自参与挑选了清华大学第一批学生政治辅导员。当时在校的学生中,1950年入学的学生是年级最高的,所以便从他们中间选取。黄圣伦虽然年纪最小,但他成绩优异、入党早,思想政治觉悟高,社会工作经验多、能力强,在1952年夏天担任团总支书记,所以被学校选中,得到了蒋南翔校长的认可,光荣地成为了第一批清华大学学生政治辅导员。直到今天,黄圣伦还清晰地记得他们25个人在蒋南翔校长家召开成立会时的场景。

  黄圣伦十分感激这段做辅导员的经历,这段宝贵的经历使他收获,他总结为一个提高和三个锻炼。一个提高是指提高了自己的政治思想水平。蒋南翔校长是一个理论知识十分丰富的人,他也很重视学生辅导员的思想理论的培养,他认为不能只让辅导员一味地工作,更应当注重对辅导员同学的培养。黄圣伦回忆说:“蒋南翔校长经常对大家讲:‘年轻人学点马克思主义将终身获益。’他推荐大家看《实践论》、《矛盾论》等经典理论著作,并鼓励大家学以致用。”在这种氛围下黄圣伦学习了很多马克思主义理论,对他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从《实践论》、《矛盾论》中学到的思想方法也在实际工作中对他有很大的帮助。

  三个锻炼,一是锻炼了调查、研究、分析问题的能力。因为做辅导员需要时刻明白学生在想什么,这样才能及时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种能力的锻炼为他今后在工作中处理问题奠定了很好的能力基础。二是锻炼了联系、团结、组织群众的能力。无论是在学校团结师生,还是在工作中团结工人、群众,这种能力都是必不可少的。三是锻炼了做好政治思想工作的能力。清华人的业务能力往往是比较强的,但是做好政治思想工作的能力就不一定每个人都有,而做辅导员的经历给了黄圣伦一个锻炼这种能力的机会。

  作为第一批辅导员,黄圣伦学长一直很关心清华辅导员制度的发展,他曾统计过,在1953—1966年间(也就是从辅导员制度建立至“文化大革命”前)一共有682名辅导员。他发自心底地认可清华的“双肩挑”辅导员制度,但他也实事求是地说我们的辅导员制度走过一些弯路。在1958年至1960年间,学校选取低年级学生担任辅导员,但低年级学生自己的思想和能力的发展都还有限,所以效果不是很好。学校及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后来的学生政治辅导员都是从高年级学生中选拨,发展到今天,辅导员队伍以研究生为主体。

沉潜以蓄势

  在清华大学石油系(1952年化工系改为石油系)做了半年辅导员后,全国高校院系调整,1953年秋在清华大学石油系的基础上成立了北京石油学院,黄圣伦担任了石油学院的团委书记。

  在那里黄圣伦面临了很多未曾经历过的问题,但他没有退缩,而是迎难而上想方设法解决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学生思想问题多、思想不稳定。黄圣伦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是低年级的学生还不了解石油化工行业及其在我国的发展前景,于是他请厂矿技术人员来介绍,让学生们真正了解石油化工,了解国家在石油化工行业我们面临的问题和机遇,这样大部分同学开始真正喜欢上了自己的专业。

  第二个问题是石油学院的学生来自不同高校,有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天津大学等学校,促进各学校之间学生的交流,使大家尽快团结起来也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黄圣伦带领大家积极组织班级活动,在活动中激发大家的集体荣誉感和归属感,使大家很快形成一个新的、团结的集体。

  第三个问题是生活上的问题。清华大学石油系的学生们1953年9月23日搬到石油大院上课学习生活,但是那时石油学院新校区的公共设施还没有完全建成,食堂、教学楼都没有建好,都是临时建筑,更别说公共浴室了,所以学生们要走到清华去洗澡。黄圣伦回忆说,当时一到晚上,大家就呼朋唤友地招呼好多人一起走去清华洗澡,虽然辛苦但是好处就是锻炼了大家的身体。

  黄圣伦一面在石油学院补毕业设计,一面认真学习研究生课程,同时还担任辅导员。但是因为是在石油学院做完的毕业设计,所以最开始黄圣伦并没有拿到清华大学的毕业证书,只有北京石油学院的毕业证书。直到改革开放后清华大学的老师得知他当年并没有拿到清华大学的毕业证书才向学校申请为他补发了清华大学的毕业证书。

  后来,黄圣伦在北京石油学院先后担任过系党总支书记、党委宣传部副部长。不过,他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很快就遇到了挫折——他在石油学院1959年“反右倾”中受到批判,并被开除党籍(后甄别,恢复党籍),但他并没有因此消沉。在“文革”期间黄圣伦也遭到不公平的待遇,被分配到山东华东石油学院炼油厂,负责采购建厂的材料和设备。后来他凭借自己的优异表现担任了厂生产组组长。在他担任生产组组长前这个厂子曾发生过三次火灾,损失严重。黄圣伦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安全隐患,经过调研,他发现,这个厂子没有什么明确的操作规章制度,这样很容易导致安全事故,所以他立刻组织制定了安全规定55条,要求每一位工人严格执行。在他担任生产组长期间,不仅没有发生大的安全事故,生产状况也大幅扭转。也许有人觉得一个清华的高材生在一线当工人当技术员是埋没人才,但黄圣伦并没有这样认为,他利用在一线工作的时间设计并亲自参与建设了一套精制柴油装置,从画装置图开始,到装置建设,到装置开车,全部自己亲力亲为,最终一次性开车成功。这套装置直到1993年他回去参观时还在正常运转,他看到后也十分高兴地和装置合影留念。讲到这里的时候黄圣伦很开心地拿出那张合影的照片给笔者看。

重返清华园

  1978年黄圣伦回到清华大学,学校领导很看重他的才能,让他担任化工系党委副书记,两年之后担任化工系党委书记,又经过两年担任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1983年担任清华大学党委组织部部长。1984年后担任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党委常务副书记,1995年后退居二线。

  多年的辅导员经历和工厂里的工作经验让黄圣伦做事情的时候习惯考虑仔细周全。他还记得在1993年学校打算提出“在建校100周年时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大学”,这个口号听起来十分鼓舞人心,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但是黄圣伦提出应该在口号里加上“争取”二字,因为当时“一流大学”的定义也不明确,学校的各方面建设情况也不均衡,经费也很有限,所以不能十拿九稳地保证到建校100年时一定就建成了世界公认的一流大学,但学校要为此尽全力,所以加上“争取”两字既表明了态度,也留有了余地。

  辅导员的工作经历也教会了黄圣伦工作要走群众路线。他在化工系工作时就十分注重联系群众。当时年轻的教师思想上出现了一种倾向,就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想出国。黄圣伦认为不应该一上来就简单地去批判这种思想,而是应该仔细分析这种思想产生的原因。他深入教师群众中了解后认识到,教师们想出国并不是一种思想上的问题,相反,这正是老师们要求上进的一种表现;并不是不爱国,只是渴望学习更先进的知识和技术。所以黄圣伦提出有计划地公开派出部分老师出国学习,这样老师们满足了自己对知识的渴求,同时学成归来后又可以将国外先进的知识和技术传授给学生。从那时起,化工系开始有计划地定期派部分优秀教师出国学习。黄圣伦又意识到,想出国不仅仅是学校支持并且自己愿意就可以,还需要攻克语言难关,不然即使出去了,短时期内也很难学到大量的知识和技能。所以他亲自为化工系要出国的教师们联系参加校外一位清华校友举办的英语培训班,还在系里设了语音教室,尽一切可能帮助大家在出国前解决语言问题。这些举措收效明显,在教育部统一举行的出国教师外语水平考试中,化工系的教师考试通过率在校内屡次名列前茅。

  黄圣伦丰富的人生阅历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年近80岁的他还依然时时刻刻关心学校关心国家,现在也依旧保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好习惯,也经常参加校内的各项活动。他在2003年还出了本书《党的旗帜高高飘扬——中国共产党清华大学基层组织的奋斗历程》。从这位第一届辅导员的经历中我们看到了清华辅导员最初的精神,就像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引导着一批批辅导员前进。

清华新闻网12月10日电

编辑:襄桦

2013年12月10日 09:39:5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