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转土地 留住希望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赴广西象州县土地流转与规模化、集约化经营情况调研

学生通讯员 狄 迪

  2013年暑假,8名来自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学生,组成赴广西象州南方丘陵地区土地整治背景下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情况调研支队,带着对于农村土地流转未来的疑惑和思考,展开了十天的田野调查。4镇、8村、120户农家,同学们用脚步丈量乡土,通过调查研究尝试回答这个关乎农村土地流转将如何发展的命题。

  2013年7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武汉农村综合产权交易所时强调:“土地流转是有益探索,要好好研究。”2008年,十七大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允许农民以多种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广东、江浙、天津等较发达地区的农村建设用地使用权流转,则早在2004年就开始了局部试点。而地处南部边陲的广西壮族自治区象州县,土地流转以及土地规模化、集约化经营也在近年开始逐步推进。从人人耕作、阡陌纵横到机器轰鸣、稻浪连绵的转变,似乎已成为必然的“明天”。

图为支队全体同学在田间调研。 韩 天

农村劳动力困局

  “唉,年轻人哪个还回来种地哟!”覃大爷放下耙子,擦擦额上的汗,无奈地对调查队员说。

  住在象州县罗秀镇礼村的覃家共有4口人,只有60岁的覃大爷与57岁的妻子还在务农。在中午的烈阳下,覃家只有头发花白的覃大爷在辛苦地晒谷子。而整个村子里,也鲜少见到务农的年轻人。

  这样的情况,不单出现在礼村。

  据象州县副县长介绍,在总人口中,有来自8万户农户的外出务工劳动力,共计13万~15万人。为理清象州县农村劳动力年龄结构,了解象州县农村劳动力转移情况,同学们入户调研了120户农家,并对调研资料进行了整理。调查数据显示,45~60岁和60岁以上的老龄化农村劳动力占统计总数的66%,是象州县务农人口的中坚力量;而45岁~60岁、30岁~45岁、30岁以下劳动力呈递减趋势。这些数据,已经帮我们描绘了象州县的未来。

  那么,出路何在呢?

甘蔗集约化的启发

  调查支队同学发现,劳动力锐减对于劳动密集型农业而言,最大的影响即是人工成本增长导致的务农成本增加。以象州县三大农业支柱产业之首的甘蔗产业所面临的困境为例。近年来产业形势的变化,使得种植面积少的个体农户很难有较大利润空间。对于他们而言,甘蔗产业与其它产业相比,已经成为铁定的“赔本生意”。

  尽管甘蔗种植时境艰难,但罗秀镇罗秀村的陈积全却把这笔“生意”做成了!尽管市场不景气,但在甘蔗这一项上,陈家每年依然可以获得十几万元的纯收入。

  在逐步深入地交谈中,陈积全道出了他的种蔗致富经:政策支持与产业优惠是外部条件,而规模化的种植与经营则是内在的核心。在规模化经营的基础上,以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为根本对经营诸要素重组,实现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投资回报,从而形成了集约化模式。而这种集约化的模式正是土地流转所带来的好处。

  推广土地流转和规模化种植,原本利润微薄的甘蔗产业也能做成“赚钱生意”。而在象州,以砂糖橘为代表的其它农业产业的规模化经营也已开始启动。罗秀镇政府正在积极推广砂糖橘苗圃和农作物规模化种植的经验。

  土地流转和规模化集约化经营,已经在象州的实践中逐步显现了自己的优势,并给当地的农业发展以更大的希望。

合作社与家庭农场的探索

  除了政府牵头的大型企业集中流转土地、种植经济作物,由农民自发组织的合作社也是土地流转、规模化种植的另一个模式。

  象州镇绿丰园农业合作社的理事长黄小龙,是象州县农民致富的标志人物。

  同学们去他的家里调研,黄小龙笑着捧出一箱西瓜,正方形的盒子分成了四格,每格中各放了一只小西瓜。一边切开西瓜热情地招呼同学们品尝,一边介绍:“我们这个西瓜是‘礼品西瓜’,主打的就是‘有机’这个概念。主要的销售地都是广东、香港这些地方,销量很好的。”“有机水果”已经在中高端市场打开了局面。这正是他2011年有胆识地个人承包土地整治项目的丰厚回报,大面积集中化的经营模式确实打开了市场。

  此外,他进一步计划在象州县的各个村镇,寻找农户与绿丰园合作。绿丰园将在技术、资金等各个方面扶持合作农户开办家庭有机农场,其产品可与绿丰园生产基地的农产品同样贴牌销售。这种模式在当地被称为“合作社+基地+农户”模式,一旦大规模铺开,将会产生极大的辐射带动效应。

“融资难”的瓶颈

  虽然“聚沙成塔”是可行的,但由经济能人和农民自发组织的合作社毕竟还是家底薄,发展过程中资金缺乏成了象州县几乎所有合作社的发展瓶颈。事实上,农业贷款难问题也正是近年来我国农业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直接制约了土地流转和现代化农业的发展。同学们看到,尽管象州县政府也出台了优惠政策,但是现行的鼓励措施相对于农业产业发展,尤其是土地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的对资本的需求而言,却还远远不够。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抵押物的缺失,或者更深入地讲,在于产权法律法规限制。

  因此,在土地流转向纵深发展的关键时期,大家期待国家能够在法律和政策层面,将顶层设计与基层实践结合,释放改革红利,以改革促发展,以创新谋进步。

  总而言之,虽然土地流转和规模化生产的推行面临着自然环境、土地租金、保守意识等诸多问题的阻挠,但农业规模化生产为应对农村劳动力困局和现代农业发展需求所作出的贡献已经十分突出。

  象州县一地的调研告诉让调研的同学们知道:土地流转与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的已经成为一个潮流。

清华新闻网11月5日电

供稿:校团委实践部 编辑:范 丽

2013年11月05日 11:23:3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