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叔礼做客清华新人文讲座 解析李白与杜甫其诗其人

  清华新闻网10月29日电(学生通讯员 周院强 袁杰)台湾知名作家、文化学者、台湾日月书院讲座主持人马叔礼先生做客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之文学专场,于10月24日晚和26日晚分别在清华大学三教和旧经管报告厅,为1200余名同学带来题为《李白——谪仙访唐、迷花谢君、醉染黃河、笑摘星辰》和《杜甫——风卷茅屋、大庇寒士、捣烂山河、吟成诗句》的讲座。

  在“李白——谪仙访唐、迷花谢君、醉染黃河、笑摘星辰”讲座中,马叔礼选取各个时期“诗仙”李白代表性诗作,围绕李白饮者、游侠、隐士、仙人的文化特质,层层剖析,为同学们勾画出了堪称世界诗坛巨擘的李白在盛唐转折时期、宦途挫折前后的文化形象。

图为马叔礼做客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之文学专场。

  马叔礼沿着李白的文字生涯,将其诗作分为法贤出新、静观山水、壮志入京、得宠奉诏、失宠离京、永王逼官、夜郎赦还、好友往还、心驰侠义、亲月酒趣、游山修仙、志绍孔圣等片段,依托大唐由盛转衰的历史文化背景,选取李白经典诗作,娓娓道来,点出了李白诗作天真浪漫、匠心独运、狂放不羁的文学特点,同时为同学们梳理了入京前后李白文学创作的变化,重点围绕李白入京后豪情壮志不得实现,而后放浪于形骸之外这一历史脉络,饱满地再现了李白这一文化巨子可爱、可叹、可敬的一生。

  马叔礼认为,《独坐敬亭山》、《望庐山瀑布》等作品体现了李白写景诗的清新奇异;《南陵别儿童入京》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表明了李白仕宦之志;《清平调》三首展现了诗仙的天纵之才。《行路难》则表现出李白虽郁郁不得志却仍然乐观豁达的性情;《雪谗诗赠友人》从侧面反映了天宝年间政在小人、李白失宠的历史背景;《下江陵》中的“轻舟已过万重山”则勾勒出了李白被贬夜郎中途被赦的喜悦心情。通过赏析李白代表作品,马先生指出,遭遇仕途挫折之后的李白处世态度发生转变,开始远离政治,重回诗酒生活,与好友往还,游山玩水,访道修仙。

  马叔礼以《月下独酌》、《宣州谢朓楼饯别》、《将进酒》、《侠客行》等作品为例,强调指出,李白最突出的仍是醉舞狂歌、放荡不羁、重情重义的风格。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李白后期作品思想内容存在显著变化。此突出表现在李白对儒家圣贤孔子的态度变化上,在《古风?其一》中李白写出了“我志在删述,垂辉映千春。希圣如有立,绝笔于获麟”意欲追迹孔子的诗文,这在以往是极少见的。由此马叔礼得出结论,李白其人已知天命,他的诗作通天达道,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中难以逾越的高峰。

  马叔礼不单单停留在对李白的文学鉴赏批评上,而是上引《诗经》风雅颂,下及北宋文坛第一才子之诗词,其间处处闪现的古典文学典故,令人回味悠长,同时也进一步肯定了李白承前启后的文学史地位,揭示了我国古代文学的渊源之深远,生命力之强劲。

  整场讲座历时3个小时,通过贯穿诗仙李白一生的文学解读与赏析,马叔礼再现了中国古代文学中不能忘怀、难以超越的文学高峰李白的诗酒人生,引领到场的同学们徜徉其中。

  在近三个小时的“杜甫——风卷茅屋、大庇寒士、捣烂山河、吟成诗句”讲座中,马叔礼以他亲手书写的杜甫诗句为背景,带领到场师生走进了一代“诗圣”杜甫颠沛流离而又忧国忧民的一生;同时辅以古今中外的现象事例,为大家逐字逐句地讲析了高产诗人、杰出文学家杜甫的经典名作。

  马叔礼以一个颇有新意的问题开始了他正式的演讲:流芳千古的两位唐朝大诗人——“诗仙”李白与“诗圣”杜甫,而且他们还是好朋友,李白与杜甫谁更有创造力呢?一般人通常认为,写出“白发三千丈”、“飞流自下三千尺”与“黄河之水天上来”等豪放名句的李白显然更有创造力。但是马叔礼认为,其实杜甫更具有创造力,原因有二:一是杜甫一生留下了一千多首诗句,不仅高产而且质量也高,《唐诗三百首》中收录的杜甫诗作达到三十多首,无人能出其右;二是杜甫在唐诗格律的创立中起了主要的作用,并且身体力行以自己的诗作印证了唐诗格律的形式之大美。此外,马叔礼还结合《易经》与阴阳调和,为唐诗偶数句奇数言(五言七言)的形式提供了独特的理解。

  在总体评价杜甫之后,马叔礼循着杜甫跌宕起伏的人生轨迹,从早期作品到晚期作品进行了精彩的解析。杜甫年轻时想要为国平外患而作《前出塞》,其中“擒贼先擒王”更是成为脍炙人口的成语;马叔礼认为这首诗道尽了战争的要领,包括武器的运用、战术的选择以及战后不占别国领土的原则等。从名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所出自的《望岳》,到咏怀王昭君与诸葛孔明的几首《咏怀古迹》;从将以物喻人手法用到极致的《古柏行》到把旅夜写到情景交融的《旅夜书怀》;从思念诗人朋友的《梦李白》到写二十年后再见的老朋友《赠卫八处士》;从空谷中遇见的绝代《佳人》到写尽人间疾苦的“三吏三别”;从《月夜》思念妻子、《羌村》终见妻子到《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时一扫以往阴郁的轻松明快;从《江村》的草堂《堂成》到“茅屋为秋风所破”,马叔礼为大家梳理了杜甫晚年的贫病疾苦生活状况。

  马叔礼指出,杜甫的一生起起伏伏,唯一不变的是他那颗忧国忧民的赤诚之心。李白丰富的想象力后人难以企及,杜甫炼句用词的精准后人也许能够学得来,但是后人很难达到杜甫“字字写泪”的“真感情”。

  最后,马叔礼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千古名句结束了他的演讲,并以“士”、“仕”、“志”、“廷”与“吉”等字的意义关联概括了中国千年古代文人的家国情怀。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隽雪艳和中文系副教授杨民分别主持和讲评两场讲座。

  马叔礼,1949年出生,淡江大学中文系毕业,台湾知名作家、文化学者。现任台湾日月书院讲座主持人、慈晖文教基金会讲座主持人,长期担任汉声电台、台北电台、《国语日报》等专栏主持人,多次荣获《联合报》、《中国时报》、《中华日报》等小说、散文奖。

     马叔礼自幼喜好文史、艺术,近30余年神交古圣先贤,潜心治学,格物致知,破解《易经》大结构之谜。长期从事写作、创作,已出版《文明之剑》、《火车乘著天涯来》、《下午茶时间》、《有龙来仪》、《火车乘著天涯来》、《大哉孔子》、《壮哉三国》、《方块字的灵魂》等理论类、散文、小说、诗集类书籍;此外,马叔礼还有《老子的智慧——推开二十一世纪的大门》等有声书,在台湾及海外有广泛影响。

    供稿: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 编辑:范 丽

2013年10月29日 09:12:32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