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大学博物馆讲解团主席柯瑞思做客清华新人文讲座-剑桥大学系列专场

  清华新闻网9月29日电 (学生通讯员  刘隽一 罗天苹)9月23日和24日,剑桥大学Fitzwilliam博物馆讲解团主席柯瑞思(Nicholas Chrimes)做客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剑桥大学系列专场,分别在大礼堂和旧经管报告厅为到场的清华师生阐述了“Fitzwilliam博物馆与大学对民族文化的守护”和“女性对剑桥大学的影响””。

图为柯瑞思做客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剑桥大学系列专场。

  在23日的讲座中,柯瑞思首先用中文表达了他对中国的热爱和对听众的问候。讲座以剑桥大学Fitzwilliam博物馆古文物收藏和展出的传统和历史,说明大学充当着文化守护人的角色,其保留的记录是民族文化“自我认同”的关键。柯瑞思介绍说,英语文化的守护者在公元600年到公元1200年是由寺院和教会来充当的,从公元1200年开始由大学和学院来充当;对于古文物的收藏和保护,1700年到1800年是由私人博物馆来完成,1800年起,才转由国家博物馆来完成这一重任。

  接着,柯瑞思回顾了Fitzwilliam博物馆建馆的历史,从建筑风格的角度解读了Fitzwilliam博物馆的变化和其背后暗藏的文化之间的竞争与融合。据他介绍,Fitzwilliam博物馆的藏品主要分三类:第一类是硬币、插图手抄本、瓷器和雕塑;第二类是绘画;第三类是印刷品、复制品和钟表。除了英国本土的文物以外,还有很多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文物。最后,柯瑞思向大家介绍了剑桥大学特殊的学院建制以及长期以来与中国和中国大学所保留的良好合作关系。

  柯瑞思说,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学院等中国高等学府和研究机构都与之有经常的交流与合作。如果说是徐志摩和“再别康桥”使得剑桥大学在中国家喻户晓,那么剑桥大学也对中国表示了特殊的礼遇,除了每年接纳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学者在剑桥访问学习之外,在剑桥大学的校园里中国人是唯一享有雕像和纪念碑礼遇的外国人,如孔子像、徐志摩纪念碑等。

  据悉,三联书店最新出版了柯瑞斯所著Cambridge - Treasure Island in the Fens 的中译本《泽中宝岛》。这是一本以历史主题为线索,全面介绍剑桥大学800年历史变迁的书。作者此次中国之行是为了结合本书在清华、北大等大学作巡回演讲,并和央视国际频道合作制作一套介绍剑桥大学今昔的专题电视节目。

  9月24日下午,柯瑞思在为到场的400多名同学做“女性对剑桥大学的影响”讲座中,用通俗的语言介绍了女性在剑桥大学历史上的印记,并与中国古代女性的处境进行了对比。他从基督教传统中的性别角色讲起、揭示女性为争取受教育的平等权利所作的抗争和欧洲经典艺术作品中对女性带有成见的描绘。基督教信条的核心与女性息息相关,既有以圣母玛利亚为代表的圣女形象,也有罗马天主教神学对女性的妖魔化,认为女性是原罪的源泉,如米开朗基罗画在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的巨型壁画:《原罪和逐出伊甸园》对夏娃和撒旦的再现。柯瑞思表示,这种观念也同样影响着中世纪的剑桥大学。当时,剑桥大学只招收男学生,教师都是牧师,他们培养的学生也成为了牧师。女性被大学和教堂拒之门外。柯瑞思还把中世纪欧洲女性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的状况与中国古代“女子无才便是德”进行了对比。

  柯瑞思说,尽管女性在中世纪的剑桥大学地位低下,但剑桥大学的一些学院却是由女性创立的,比如Clare学院、Queens’ 学院、Newnham学院等。创立这些学院的女性同时也参与了学院的管理,成为女性知识分子的佼佼者。这些女性是当时社会的例外,如中国东汉时期的班昭。柯瑞思指出,剑桥大学拥有最为保守的文化传统。早期的剑桥大学不接纳女性,甚至指责女性使年轻的男性学者误入歧途。随着时代的发展,女性逐渐可以接受高等教育,但是需要和男性分开进行。1870年,Newnham 学院最早招收了5位女性。此后,虽然女学生的人数有所上升,但总体数目仍然非常小,而且对女学生有着种种行为上的限制。从总体来讲,剑桥是一个“男性”大学,1974年女性教授只占其教授总数的3%,所占教职和领导岗位也远远低于男性。目前女教授的比例是25%,讲座教授90%为男性。但是剑桥拥有不少杰出的女性,如前校长Alison Richard,诺贝尔奖获得者Dorothy Hodgkin, Elizabeth Blackburn,参与发现和展示DNA双螺旋结构的Rosalind Franklin等。

   供稿:文化素质教育基地 编辑:范 丽

2013年09月29日 11:37:5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