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个强大的梦

——记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红一连”连长楚科纬

来源:人民日报 2013-7-14 冯春梅 梁申虎 孟成真

  从2013年起,全国征兵时间由冬季调整到夏秋季。这是自从实行冬季征兵23年来首次调整征兵时间。这一调整,刚好对接大学生毕业时间。随着这一政策的推行,大学生势必越来越多地走进军营。

  大学生入伍究竟对军营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红一连”连长楚科纬的故事能让你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近日,记者走进培养他的军营,一探究竟。

——编  者 

  初见楚科纬,握手的一瞬间,记者就明白了一个事实:千锤百炼始成钢。

  因为,这双手上满是大块的老茧,还有一道道伤疤!从一个大学生到一个优秀军官,这双手记录着不平凡的历程。

  2003年9月,这个读过无数遍楚汉传奇故事的青年,以陕西省汉中市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当上了一名国防生。毕业后他来到了有着“中国铁军”美喻的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家乡的父老乡亲都说:“这娃生来就是个武将!”

  从2007年7月毕业到今天,满打满算也就是6年时间。可楚科纬却走出了精彩绝伦的6大步:熟悉基层岗位、训练比武夺魁、带一个先进连队、学习成才当标兵、荣立二等功两次、光荣当选党的十八大代表。

  楚科纬并不喜欢讲述自己的清华经历和种种荣誉。他更享受的是变得强大与彪悍:“驾驭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这才是我梦想的生活!”

“基层是追梦人生最好的起点”

  楚科纬一直都有一个从军梦。但到了大学,睁大眼睛看世界的他,知道了自己的差距、中国军队的差距:“军人强悍,军队才强大。我觉得我的体质、气势、形象,都有很多不足。所以,我就千方百计地训练自己。”

  进入清华大学不久,楚科纬就给自己订了个详细的锻炼计划。每周一、三、五练俯卧撑,二、四、六练长跑,不论刮风下雨,雷打不动。刚入校时个子不高、身体不壮、一脸秀气的楚科纬,到大三时,已经成为身体素质出众、人人羡慕的“肌肉男”。

  大二那年,楚科纬又加入了清华武术协会。刚入会时与老会员一比试,吃了几次亏。但绝不服输的楚科纬,开始了更密集的训练。大学宿舍楼下面有一排石墩,是学生们休息时用来当凳子用的。为了进行力量练习,楚科纬把它们一一搬到五楼,每天晚上练习举石墩。

  到毕业时,楚科纬凭着坚韧毅力,不仅课业取得优异成绩,还成为武术协会的副会长,在学校“马约翰杯”65公斤级散打中一举夺魁!

  毕业分配,更大的考验来了。清华园里,不乏大企业、高收入、好单位的诱惑。但楚科纬没有动心。他断然选择了自己魂牵梦萦的地方:“铁军”部队的基层单位。

  事实证明他选对了。“基层是追梦人生最好的起点。”楚科纬说。

  说归说,做归做。他明白,任何成就都来自艰苦奋斗。

  刚到部队,打小晕车的楚科纬就面临装甲车驾驶训练这道难关。盛夏的战车里就像“蒸笼”,不一会,脸色苍白的楚科纬就爬出车呕吐不止,可吐完后他转身上车接着练。最多时,他一上午连吐三次。

  2009年6月,团队海训,可“旱鸭子”楚科纬怕水,不管岸上动作练得多好,一下水全给忘得一干二净。“别人能趟过的河,我就是把河水抽干,也要过去。”为了克服恐水,这天,楚科纬找到安全员:只要淹不死就不要管我!说完直接跳进深水区。

  楚科纬有时会“比较愣”。连队第一次进行车辆过顶爆破训练,楚科纬第一个上场做示范。连换了3个驾驶员,都脚底发软不敢踩油门。最老的驾驶员陈楷城上车,还是一样。楚科纬火了:“怕什么!把我当敌人,踩油门,冲!”陈楷城牙一咬,脚一蹬,战车朝着楚科纬冲了过去。瞬间,楚科纬一招“铁板桥”仰倒在地,车刚从头上飞过,一个爆破筒就被他稳稳地抛上了装甲车顶。

  自强不息的楚科纬,很快在比武场上赢得了强者的荣耀:武装泅渡,他冲在全团最前列;全团指挥军官岗位练兵比武,他一人取得射击、驾驶、通信三大专业两个第一、一个第二!

“你能事事带头,就能带好兵”

  一个大学生军官,怎样才能尽快适应带兵的岗位?楚科纬向一位老班长请教。“你能事事带头,就能带好兵。”班长说得直接,楚科纬听得真切。

  楚科纬所在的部队,前身是“叶挺独立团”。楚科纬所带的连队,是全军闻名的“红一连”。在这样的部队干,没几把硬“刷子”是打不开局面的。

  楚科纬的一个特点就是敢于比试、敢于较劲。

  2012年10月的一天下午,楚科纬看到10多名战士搞双杠训练松松散散,热情不高,就主动走过去“下战书”:“同志们的训练热情不高啊,看来大家都练得很过硬了。咱们比试下如何?我一个单挑你们,敢不敢?”

  咋?一个人要挑战我们10多人?太瞧不起人了吧?“好啊,比!”比武开始,一副双杠,这头是楚科纬,那边是10多名官兵。不同的是,楚科纬始终是一个人,另一边则是车轮战术。结果难分高低。心服口服的战士们,“老实”地扎进了训练之中。

  二班上等兵吴金全,迷彩服的膝盖处有两个大窟窿,很是显眼。衣服怎么烂成这样了?“爬战术回连队,在地上磨烂的。”吴金全有点不好意思。

  原来,2013年1月,连里组织实弹射击考核。一向对训练不上心的小吴5发子弹全部脱靶,稀里糊涂地打了个“光头”,成绩全连垫底。

  楚科纬走到小吴跟前说:“爬战术回连队!”一连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实弹射击成绩垫底者,要从射击场爬战术回营区,而射击场离营区足足有1100米,且全是水泥路。

  小吴不以为然,认为是连长在“整”他。就在他气呼呼地向着营区爬去时,猛听到后面也有人在爬战术,回头一看竟然是连长。楚科纬说:“连长抓训练不得力,我陪你一起爬!”

  冬天组织高射机枪分解结合训练,楚科纬总是第一个钻进车舱。天冷,手容易冻裂。高射机枪构件棱角分明,练得快容易夹着手擦破皮,每次训练楚科纬的手总是鲜血直流。战士心疼地劝连长,可楚科纬总是一句话:“训练不流血不流汗,不像是搞训练。”

  2012年7月,团里组织武装泅渡考核。为了取得好成绩,连里有人建议借人帮忙,楚科纬坚决不干。最后,连队全员参考,拼了全力只取得了第十六名。

  “红一连”要的是真刀真枪、真血真汗的战斗力!楚科纬立刻组织官兵开展海训“大反攻”。那段时间,他始终带头钻进海水里强化训练,不达目标绝不罢休。半个月后,团里组织500米武装泅渡考核验收,全连官兵奋勇拼搏,夺得全团第二名,合格率达94%。

“连长有勇有谋,好样的”

  21世纪,我们怎样打胜仗?每当有人提出这个问题,楚科纬总会坚定回答:“科学信念、科学知识、科学方法,对建设一个信息时代的强大军队来说,一个都不能少!”

  这些年,楚科纬以科学知识练兵、育人、建设连队的故事,在部队传为美谈。

  他凭着过硬的科学素质,在两天内熟记600多道军事、政治、装备理论考核题,第一次参加全团考试就表现优异。他在连队网络上建立讨论空间,引导大家学科学、用科学,交流科学知识。他热情、耐心地向官兵传播自己在大学学到的信息化知识,把连队变成了官兵们心目中的“小清华”。

  在装甲车某新型电台训练中,他把科学认知与强化训练结合起来,以过硬成绩获得集团军颁发的装甲通信特级证书。

  他借鉴外军经验,把负重25公斤奔袭5公里定为连队每周必训科目,还让战士们背着背囊练S形跑;他利用玩具遥控车上的传感器,改装头盔,做成了遥控“震动指挥器”。他和战士一起编练出30余种战场手语,精准表达多种战场信息。

  为练就打胜仗的“绝招”,他以一款网络对抗游戏为“蓝本”,植入战场环境、连属武器装备等要素,成功开发“装甲步兵连山地进攻战斗模拟对抗系统”;他潜心钻研,开发出“射击成绩综合分析数据库”,使射击训练效率大增,全连优秀率提高12个百分点,当年就有22名射手被上级评定为“神射手”。在年底的演习中,30名官兵个个枪响靶落,引得观摩的领导赞叹不已!

  2013年3月6日,河南灵宝县突发山林大火,楚科纬带领连队前往救灾。

  出发前,一向勇猛、急切的楚科纬突然“磨叽”起来:所有人必须携带牙膏、水壶、毛巾这3样东西,水壶里必须装满水。在火灾现场,一条超过三千米的过火地带,把前期赶来救火的当地民兵压制在半山腰。眼看大火正吞噬第三个山头,二班长王康急红了眼,抓起鼓风机就要往上冲,却被楚科纬一把拦住!

  “这支队伍不敢上嘛……”山脚下围观的群众有人窃窃私语。

  只见楚科纬带着3名班长迅速沿着山腰进行考察,测试了风向、风速后,从容作出部署:一组带上鼓风机正面向山顶推进;二组带上铁锹沿山脊线阻燃,减少过火面积;三组重点控制山谷火势。

  15分钟后,风势突变,“上山火”变成了“下山火”!楚科纬大吼一声:“机会到了,用毛巾蘸水护住口鼻,跟我来!”说罢拿上鼓风机,带着第一组冲了上去。

  经过一个多小时奋战,山火被扑灭。官兵中只有少数几个被火星灼伤。当连队列队撤出时,群众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连长有勇有谋,好样的!”

2013年07月15日 11:58:3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