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陆军第54集团军某师“红一连”连长楚科纬

来源:新华网 2013-7-7 蔡晖 梅世雄 梁申虎

  6年前,21岁的清华才子楚科纬放弃在北京大机关工作的机会,到54集团军“铁军师”当了一名基层连队的排长。

  6年后,已经当了2年多连长的楚科纬,成为“全军学习成才标兵”“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全军优秀基层干部”,2次荣立二等功、1次荣立三等功,并当选为党的十八大代表。

当兵就要当最好的兵

  2007年,为练战车驾驶,刚到部队报到没几天、打小晕车的楚科纬一头扎进驾驶室。

  盛夏的战车里就像“蒸笼”,不一会,脸色苍白的楚科纬就爬出车呕吐不止,吐完后他上车接着练。最多时,他一上午连吐3次,喝掉8瓶矿泉水,“陪练”骨干也换了5个。

  连队第一次进行车辆过顶爆破训练,楚科纬第一个上场示范。连换了3个驾驶员,都脚底发软不敢踩油门。最老的驾驶员陈楷成上车,还是一样。

  楚科纬火了:“怕什么!把我当敌人,踩油门,冲!”陈楷成牙一咬,脚一蹬,战车朝着楚科纬冲了过去。瞬间,楚科纬一招“铁板桥”仰倒在地,车刚从头上飞过,一个爆破筒就被他稳稳地抛上了装甲车顶。

  一旦胸膛里翻滚的、血脉里激荡的都是“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血性,许多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楚科纬很快成为“金牌连长”:

  双杠一练习,他一气做360个,抵一个班;武装泅渡,他全团名列前茅;全团指挥军官岗位练兵比武,他一人取得射击、驾驶、通信三大专业2个第一、1个第二。

  近两年,“红一连”先后完成军区步兵作战理论创新试点、连霍高速义昌大桥坍塌救援、灵宝山火救援等急难险重任务。战士们说,没有血性的人不配做军人,连长就像火镰,点燃了大家的血性。

当兵就要当能打仗的兵

  一次拉动演练,楚科纬发现一班长鹿志方针线筒里只有线没有针。

  见鹿志方不以为然,楚科纬脸色一沉:“如果真上战场,衣服破了没法缝、自救互救搞不成。3大3小共6根,一根不能少。”

  拉动结束,鹿志方偷偷把楚科纬的背囊打开,针线筒里果然6根针。从那以后,战士们的背囊再也没有缺三少四。

  “如果真上战场”“如果真是打仗”,提起楚科纬的口头禅,每个战士都能讲出不少故事。

  楚科纬的电影库存有300多部军事大片,火爆场面一闪现,战士们就兴奋,楚科纬常问:“在这样的战场上,你还能生存,还能打赢吗?”

  一瓢冷水浇熄了亢奋的虚火,更激起了战士们精武的豪情。

  对楚科纬而言,当兵打仗从不是空话。就连腕上从“淘宝”淘来的手表也兼具测向、测温等功能,最让他满意的是,这块表的夜光是冷光,“上了战场,夜间看表就不会被敌人红外侦测到”。

  就像一簇火把,楚科纬引领战士当兵打仗、练兵打仗,使得“向打赢看齐”深植每名战士脑海。

当兵就要当最有智慧的兵

  比起“武”来,楚科纬的“文”更让一班列兵严乐乐钦佩。

  手榴弹投掷53米的成绩,曾让严乐乐引以为豪。可下连不久,连队却要求手榴弹投掷为30米,少了不行,多了也不行。这让严乐乐想不通。

  这天,严乐乐出手又是50米。一旁的楚科纬叫住他:手榴弹爆炸时间是3至4秒,爆炸半径15米,进攻战斗中,你离敌堑壕30米时投弹,3秒左右手榴弹爆炸,此时敌人被炸得晕头转向,而你已运动至距敌15米,这样既不会被弹片所伤,又是最佳攻击时间。听得严乐乐心服口服。

  大学生士兵张烨也遭遇类似疑惑。看惯了美国大片的他,感觉当前部队400米障碍跑等基础训练离打仗太远。

  “步枪的有效射程大多为400米,所以敌人把障碍设置长度定为400米,当你缓慢通过障碍物时他对你有效杀伤……”

  楚科纬的一番讲解让张烨意识到:我们的训练是紧贴实战的,可以打胜仗!

  “文”的背后,是楚科纬6年如一日坚持学军事的写照,而在打赢信念作用下,腹中知识又很快转变为战斗力。

  读研究外军的书,他把负重25公斤奔袭5公里定为连队每周必训课目;看军事杂志,他拆了十几辆玩具遥控车,把感应器装在头盔上,成了遥控“震动指挥器”;他和战士一起编练出30余种战场手语,精准表达各种战场信息;他开始琢磨巷战,抬高连队实弹射击门槛,5发子弹命中35环,才能算及格……

  凭借练就的“十八般武艺”,在一次实兵对抗演习中,“红一连”官兵仅用一半时间、不到半数弹药就实现了预期战果。

  楚科纬还开发出“射击成绩综合分析数据库”,通过对每个射手弹着点的偏差方向、偏弹范围进行计量分析,生成射击偏差修订表,开展针对性训练。

  看似不起眼的小软件,让连队射击优秀率一下提高12个百分点,当年就有22名射手被师评定为“神射手”。去年底一次演习中,参演的30名官兵个个枪响靶落,观摩的军区领导赞叹不已:“红一连”的兵能打仗! 

 

2013年07月08日 17:07:04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